533 初一篇:小黑霸气英雄救美(欢欢乐乐会客串12000+)

    533 初一篇:小黑霸气英雄救美(欢欢乐乐会客串12000+)    她何德何能能够拥有他唯一的爱,她已经知足了。翘起来的嘴角弧度更大,她不断笑着。

    像是看出陆温彦眼里的决绝,初一冲着他大吼一声,“陆温彦,不行,你不能那么做,我不要你为了我成为罪人,放弃我吧!”

    闻言,陆温彦立刻大吼,“不,没有你的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既然都要死,我又何必去管别人怎么看我,大不了就一起死呗!”

    裴寒轩早放下电脑溜出来看热闹了,听着他们说情话,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还是挺羡慕的。

    红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虽然他有过不少的女人,可是真正爱他,他也爱的基本上是没有的。

    现在看到陆温彦和初一这样,感觉自己这些年过得也挺空虚的,是该找个人好好爱一次了。

    虽然这时候氛围非常紧张,可裴寒轩仍旧乱七八糟想着其它的事,好似根本就不把这些放在眼里。

    顾安之幽幽看着,拿出手机摁着,样子看着比之前清闲了不少。低下的眼帘不知在什么,他神色轻松。

    既然那个人要来,当然他的女人就得留着他去救,他只要在一旁看热闹就好。

    只不过,顾安之转头看了一眼陆温彦,考虑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呢?想了想,不说也没关系,反正现在也挺无聊的,就让老五继续深情表演一番也好,正好还可以转移皮特的注意力。

    这时便听到陆温彦又大叫了一声,“不,我宁可没了全世界也不愿意没了你。”

    顾安之打了一个哆嗦,老五还真是有演琼瑶剧的潜质啊,他记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对若若说过这么肉麻的情话吧。

    顾安之甚至怀疑,都用不着那个人出现,老五就可以用这肉麻的情话把皮特给恶心死。

    不过,不同的话听在不同的人耳中,感觉当然就不一样了。初一听着陆温彦的深情表白,温暖蔓延了全身,笑得更加灿烂了。

    在她临死之前能听到这么悦耳的情话,她此生无憾。

    此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恍然她明白了这句话的真谛,不需要大富大贵,只要她在他身边就好。

    只是现目前的情况经受不住这样浓厚的爱情,她必须要有个取舍。

    其实很明显,她早就已经做下了决定,她转头扭向皮特,“你杀了我吧。”

    “初一,你这个傻丫头!”这时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从初一的侧面传出。

    此人正是原本昏迷的温晴,可现在哪有一点昏迷的迹象。

    守着她的两个黑手党的人都被她悄然的解决掉,此刻她走到皮特的面前,“有我在,你觉得你还能用初一去威胁陆温彦吗?识相的赶紧把初一放了,否则……”

    温晴回头看了一眼她身后,死相并不怎么美的两个男人,“他们就是你的下场。”

    “哈哈哈,看来我还真是低估你了。初一,你居然有这么厉害的朋友。不过,你们以为我会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跑到这里来吗?”

    皮特疯狂的大笑着,这里可是弑盟在m国的总部,他既然敢来这里,当然不可能什么准备都不做。

    “从一开始与陆温彦为敌我就没有想过活着,不过就算我死我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之前我是想拉着陆温彦一起死,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让陆温彦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死在他面前,还有你,温晴,你也得死。”

    “笑话,你说我得死我就要死吗?你算个什么东西!”她都还没有嫁给厉枫殇,怎么可能舍得去死。

    皮特也不反驳,而是直接索性放开初一,从衣服兜里拿出一个只有拇指大的小型遥控器,道:“继续嘴硬吧,反正你们也说不了几句了。”

    初一一被放开,温晴便上前,两姐妹并肩而站,“你什么意思?”

    “初一,我刚刚就告诉过你,你以为前几天我会那么轻易的让陆温彦带你走,没有一点准备吗?初一老师,你还是那么善良,我怎么会那么好心呢。”

    此时的陆温彦距离他们并不远,但不敢轻举枉动,他得知道皮特那个遥控器到底控制的是什么,才能做下一步行动。

    “皮特,你不要在这里故弄玄虚,你以为我们会怕你吗?”温晴的身手比初一好,此时就像一个大姐大一样将初一护在身后。

    “皮特,你有什么就针对我来,别这么cheap,对付女人算什么本事。”陆温彦很清楚皮特的为人,他刚刚的话并不像是故意说来吓他们而已。

    皮特的嘴角微微一勾,“不怕是吗?那要不要试试呢?”

    说完,皮特按下遥控器上的左键。

    在皮特按下的瞬间,初一和温晴觉得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像是有什么虫子在钻,痛得无法站立,两人均蹲在地上一会抱着头,一会紧紧拥着自己的身子,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痛得钻心,每一条神经都像被人拉扯着……

    “皮特,你对她们做了什么,别停下来,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我承认我输了,你快停下来,别再折磨她们。”

    陆温彦已经拉开了门,走到了皮特的对面,两人的距离还有五十米左右,他还想往前走,却被皮特呵止。

    “别过来,如果你想试试她们被炸成肉酱的效果,那就继续。”

    皮特此时已经结束了初一和温晴的第一轮折磨,歼笑的看着陆温彦轻描淡写的说着。

    “陆温彦,你别听他胡说,他要是有这个本事的话,还会在这里废话吗?”温晴根本就不信皮特的话,身体的痛处一消失,她就扶起初一想要离开。

    “是不是胡说陆温彦应该最清楚,这东西的原型可还是陆温彦研究出来的,我只不过是改良了一下。”

    听他这么一说,陆温彦瞬间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想起了那个他早年研究着玩的药剂,那时候他还是哈弗的新生,只不过是研究着玩玩。当时他还开玩笑说如果把里面的原料换成硫的话,后来觉得效果太吓人,就没有再继续。

    难道,皮特把那个完成了?

    所以说……温晴和初一现在的血液里……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皮特的话一点都不夸张,只是他居然完成了吗,当时他的一句话,其实要真正完成到那个效果其实并不容易。

    但,他哪里敢用初一和温晴的命来赌呢,万一真的完成了呢,初一和温晴岂不是真的要死无全尸。

    陆温彦从未像现在这样恐慌,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只要皮特轻轻一按,就什么都结束了,他不敢再刺激他。

    “哈哈哈,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想起来了吧。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我把你未完成的杰作给完成了,还用你最爱的人来做实验,你想知道这个实验的效果吗?要不要我们现在就试试啊!”

    皮特笑得极其的张狂。

    初一和温晴对视了一眼,也没有说话。

    从初一的眼神中,温晴读懂了一些东西,知道今天可能她俩都在劫难逃了,温晴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内心是崩溃的,她不想现在就死,她好不容易和厉枫殇在一起,还没有结婚,还没有为他生宝宝,她怎么能死呢。

    好吧好吧,她不那么贪心,她只想再见厉枫殇最后一面,就一面就好。“老天爷,你就行行好吧,就让我再见他最后一面。”

    温晴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其实她也是有私心的,因为她知道只要厉枫殇出现,那她肯定就死不了了,她对他的能力有一百二十分的信心。

    不知道是不是温晴的祈祷真的被老天听到了,就在她刚刚想完,就听到上方传来了一阵轰鸣声。

    温晴抬起头入眼的便是直升机上的寒鹰标志。

    是他吗?真的是他来了吗?

    陆温彦和初一当然也看到了这个标志,初一也同样庆幸厉枫殇的及时赶到,这样至少她不会害自己最好的朋友因为她而莫名奇妙的离开这个世界。

    只是,皮特哪会让他们如愿,在直升机距离他们还有很高一段距离的时候,他左手紧握遥控器,做好了与温晴和初一同归于尽的准备。

    只要轻轻一按,温晴和初一就会被炸得血肉模糊,而他因为距离她俩太近,肯定也活不了。

    皮特原本的计划很完美,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扯上寒鹰,他之前当然知道初一和温晴是暗门的杀手,可是一个组织那么多的杀手,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更不会有人来找他报仇。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温晴是寒鹰老大的女人,他没想到会惹到那个传闻中最恐怖的男人。

    既然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带着那两个女人一起死。

    于是,手轻轻的按向遥控器……

    就在皮特按下遥控器的瞬间,一阵飓风袭来,皮特微愣的看着从直升机上飞下来的一个黑影。

    没错,就是飞下来,并不是降落伞,也不是直升机降落,而是一个人就这么从直升机上飞了下来。

    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微愣,他忘记了按下爆炸启动按扭,而他也再没有那个机会按了。

    一把匕首直直的从上方挥下,非常利落的一刀削掉了皮特的手腕,他的手和遥控器一起落下,而就在遥控器落地的瞬间,厉枫殇已经稳稳的站在了皮特的面前,并弯腰接住了遥控器。

    “炸我的女人,经过我同意了吗?”厉枫殇冷冷的声音从那张薄唇慢悠悠的发出。

    “你……你……怪物!你是怪物!”

    由于厉枫殇的下手快狠准,皮特此刻都还没有发觉到自己的手痛,又或者是痛到了极致,已经麻木了。

    而他也算幸运,没有真正尝过厉枫殇折磨人的手段,就在他意识到自己的手腕已断的下一秒,厉枫殇的手发出钢铁的咔咔响,然后一个快步擒住皮特的脖子,直接拧断。

    “杰……”温晴开心的扑到厉枫殇的怀里,手抚在他的胸上,撅嘴撒娇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这样小女人的一面,也只有在厉枫殇面前才会显现出来。

    厉枫殇一只手揽在她的腰间,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宠溺的说道,“傻女人。”

    如果不是霍北在墨澄那里听说温晴有事急忙通知了他,恐怕他还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再次拥她入怀感觉倍加珍惜。

    “你怎么会来的?”她记得他出任务了啊,而且据说是对寒鹰相当重要的任务,除了霍北暂时被分派去陪墨澄之外,霍东霍南霍西都和他一起去执行这项神秘任务,那么……

    “直升机上是谁啊?”

    厉枫殇没有回答她,而是转身微微抬头,看了对面城堡上的顾安之一眼,这才回头看向她,轻声说了句,“上去你就知道了。”

    说着,厉枫殇朝上面做了一个手势,便立刻抛下来一根绳梯。

    这时,检查完初一身上有没有其他伤的陆温彦,见厉枫殇要带温晴离开,拉着初一急忙阻止道:“温晴,你不能走,你身体里还有毒没有清除,随时都会有危险。”

    “我的女人我会负责,你管好自己的女人就可以了,不要有下次。”

    虽然话没有说完,但陆温彦却明白,他说的不要有下次指的什么,陆温彦也庆幸温晴暂时没事,否则恐怕整个弑盟又要迎来一场硬仗,厉枫殇可不比皮特,只是纸老虎。况且他本就与老大有些恩怨,到时候新老恩怨一起算的话,恐怕弑盟只有被毁的份。

    当温晴爬上直升机看到机舱里的欢欢乐乐时,惊喜的张大了嘴,她没想到欢欢乐乐也来了。

    温晴回头看着随着直升机越来越高,下面城堡阳台处越来越小的那抹身影,突然有些感慨,顾安之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还有儿女活在世上,而且此刻距离他还如此的近。

    本来想开口告诉欢欢乐乐,但看到厉枫殇想了想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

    手术室里,初一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而为她动手术的正是她在哈弗的老师,也是诺贝尔医学奖得奖人的克里斯琴.克尔。

    此刻要做的是初一的换血手术,因为她体内的生物炸弹溶入了她的血液,清除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全部换血。

    同一时间,在寒鹰岛的温晴也同样在接受这个手术,只是为她主刀的是霍杰的好友约翰。

    初一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到陆温彦全身是血,可他的手还拥着她,还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了浅浅的吻,连那冰凉的触感都那么真实。

    “彦,你不要有事,你不要离开我。”

    睡梦中,一双手轻轻的抚过她的脸颊,替她擦拭泪滴。

    “彦,我想你,我以后再也不推开你了,你别离开我,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好吗?”她伸手拥抱梦中的他,哭诉着。

    她的坚强不容许她在外人面前掉眼泪,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再苦她也只会自己往肚子里吞,无法诉说。

    而在梦里,她将所有情绪宣泄,泪滴不断掉落。

    陆温彦叹息,轻轻把她抱起来,拥入怀中,顺着她的背。

    “初一,我不会离开你,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我,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她不停宣泄着,终于泪滴越来越少了,最后安稳睡了过去。

    清晨,阳光明媚,她在某人怀中醒过来。

    被人拥在怀中的怪异感觉让她猛然一惊,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陆温彦俊逸的脸庞。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的?”这个手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了,也不是每个医生都做得了的。

    如果是初一主刀,他不会有丝毫的担心,他知道初一的实力,可偏偏中这种毒的人是她,她要由主刀者变成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个,不管是初一还是陆温彦都很不适应。

    初一现在还不能有太多的动静,手背依然挂着点滴,只是能醒来再次看到陆温彦,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只是这样看着他,她都觉得好幸福。

    声音虽然依然冰冷,可声线却增加了几分温柔的说道:“我很好,别担心。”

    对于像弑盟暗门这样组织的人来说,平静的日子总是很短暂。

    皮特死了之后,也是时间与黑手党的算一算之前的总帐,把该了结的恩怨了结了。

    于是,半个月后的一天清晨,在众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一条震惊国内外的消息从m国的l市流传出来。

    黑手党盗用弑盟武器,强杀各大帮派组织,嫁祸弑盟。

    这条消息刚一流出,就以光速飞到了黑手党的总部y国。

    闻言,梅西的脸彻底阴沉了下去,立刻下命令攻打弑盟。

    弑盟这边当然也做好了准备,事先就把战火拉到了弑盟所拥有的一个荒岛上去,在暗门的帮助之下,对黑手党的进行了反击。

    梅西没有料到暗门会出手相助,当然,没多少人知道暗门门主墨澄的干妈墨兰,与顾安之的亲密关系。当然也就联想不到暗门与弑盟是那种在生死关头,可以互助的关系。

    陆温彦仍旧处于炮火的后方,源源不断的把他研究的武器传送出来,消灭着一拨又一波的敌人。

    梅西也不个吃素的主儿。

    针对药粉式的武器,他让所有兄弟都躲到柱子后面去,同时弄来了风力极大的动力机,把药粉都往陆温彦他们那边吹。

    见此状的裴寒轩,低声咒骂一句,矫健的身姿跳跃着,每在一个地方停留就开一枪,每枪必中那机器的电源,这样几分钟之后很快就挽回了局势。

    而初一在医学方面的天赋就用在了针剂上,快速注入针水,调好一支就立刻瞄准,迅速消灭敌人。

    顾安之站在高台指挥,从容不迫,穆昊焱则是一直站在他身旁,护他周全。

    狼烟四起的岛屿,多少人处在笑颜之中,没有枪林弹雨,有的只是源源不断的化学武器。

    梅西那边虽然没有初一和陆温彦这样的化学医学奇才,但当初他们和皮特合作的时候,陆温彦有不少生化武器都落到了梅西的手中,于是他立刻命令人马上利用起那些武器。

    战争一触即发,凶险异常。

    梅西紧紧盯住在一旁落单的初一,举起了手枪。

    梅西找准了时机,趁初一正蹲在地上拾掇工具的时候,扣动扳机。

    通过望远镜,站在不远处的陆温彦看到躲在暗处的梅西,发现他手枪竟然指的是……初一!

    陆温彦大骇,赶紧把初一拉开。

    与此同时,那枚子弹直直向初一飞奔而来。

    砰一声,鲜血直流。

    打中的是初一的肩膀。

    幸亏陆温彦发现得及时,不然初一就死定了。

    “你没事吧,快到后面我给你包扎一下。”陆温彦关心地问道。

    初一咬牙,摇头,“没事儿,我还能坚持。”

    该死的,居然敢打初一,看他怎么收拾他!

    生气的陆温彦和受伤的初一此时都没有发现,初一流出来的血居然是红色!红色!红色!

    陆温彦拿出他设计的小型手枪瞄准梅西,扭头看向裴寒轩说,“老四,你来掩护我,我搞定梅西。”

    受伤的初一,撕下衣服上的布料,绑在受伤的地方,她咬牙继续坚持蹲在地上调整所需要的武器的数量。

    “人分两批,一批去收拾陆温彦,一批去把顾安之给我毙了。”梅西如是吩咐道。

    顾安之是弑盟的老大,只要他一死,弑盟自然就很容易毁掉。

    他则专心收拾躲在暗处的人。

    在梅西瞄准陆温彦的时候,陆温彦也同样在瞄准梅西。

    初一借助周围的遮挡物,暂时没人能伤到她。

    通过瞄准后,陆温彦和梅西同时射出一颗子弹。

    陆温彦没打中,梅西打中他的胳膊。血液流淌下来,初一让他蹲下,强烈麻醉剂注射,钳子,镊子消毒水等一应俱全,初一对他小伤口进行处理。

    短短一分钟,初一就取出了子弹,熟稔缝合。

    陆温彦看着她熟练的样子,唇忍不住扬出笑容,“有你在真好。”

    初一没有说话,只是回了他一抹温柔的微笑,初一什么本事没有,偏偏在医学领域的成就可以说无人能及,面对医学难题,快准狠一招致命。

    什么刀伤,枪伤,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该怎么处理那就怎么处理,短短半分钟她就能将别人几小时弄不少的东西给弄好。

    就像现在,才一分钟,他的伤口就已经不疼了。

    “我这仅是紧急处理,等下来后,还是要重新再处理一下。”

    陆温彦无所谓笑笑,“有你在身边真好,等我解决了梅西,你再帮我处理一下就好了。”

    说完,他继续瞄准梅西。这个人他势必亲手杀死。

    梅西所要的武器运了过来了,他手一挥,刹那间雾霭沉沉,看不见对方。

    “赶快冲过去。”

    顾安之见此情形,转头对穆昊焱说了句,“老三,你掩护我。”

    顾安之的枪法极准,绝不浪费一颗子弹。

    下面的梅西了解得一清二楚,皱了皱眉头,他瞄准顾安之。

    顾安之执起手枪,微眯眼睛对准梅西身边掩护他的一个手下,一枪致命。

    这场硬杖局势变化得很快,刚刚处于优势的黑手党又很快处于劣势。

    他们的炸药对弑盟杀伤力虽然很大,但弑盟更不是吃素的。在顾安之从容有力的指挥下和陆温彦和初一的特制武器助攻下,很快就化解了梅西的进攻。

    等局面终于被控制住,陆温彦终于有时间偷个小懒,检查了一下初一的伤口。

    伤口拍了拍他的手,“别紧张,不过就是小伤而已,不碍事的。”

    陆温彦狠狠瞪了她一眼,“就这样还叫小伤啊?”子弹都打进肉里面了,鲜红的血液还在不停往外面流着,如果这都不叫严重的话,那他就真不知道什么才叫做严重了。

    刚刚因为上面的局势太紧张,他都没有好好的看她的伤口,如果知道伤这么重,他早就把她押到后面去休息了。

    被人关心的滋味很好,即便处于危险境地中,初一也笑了出来,很温暖的笑容。

    “彦,等所有的一切过去了,我们就结婚吧。”初一勾了勾嘴角,很随意的说道。

    孤孤单单了那么多年,心从来没有此刻的满足。陆温彦真的给了她太多太多的意外,太多太多的温暖。

    细细想起来,应该在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她就已经喜欢上了她,所以他无怨无悔的付出她都接受,所以他跟随了那么多年从未彻彻底底拒绝过。

    激动的眸子冒出星光,陆温彦紧紧握住她的手,“初一,你说真的吗?真的吗?你愿意嫁给我了啊!”

    虽然有些羞涩,但是她还是点头。

    她莫名期待将要来临的生活。

    “啧啧啧,都什么时候啦,你们居然还有心情谈情说爱。”裴寒轩鄙夷的目光降临,成功打破沉浸在对未来憧憬里面的两人。

    红晕浮上脸颊,初一有些不好意思的弯了嘴角倒在他怀中。

    他的胸膛很温暖,很温暖,值得她依靠一辈子。

    陆温彦不耐烦挥手,一脸的唾弃,“你就羡慕嫉妒恨吧,随便你恨,反正我现在很幸福。”满满的幸福。

    裴寒轩朝着他吐舌头,“看我哪天不找个人来秀恩爱嘚瑟死你。”

    最受不了的就是陆温彦了,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在这里秀恩爱,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啊,真想剁死他们。

    孤家寡人的苦别人不会懂。

    裴寒轩心塞,以前他怎么就没觉得找一个人认真的爱一场,也挺好的啊!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他为了她放弃整片森林,那应该也是一种幸福吧。

    不想再看这对恩爱情侣,裴寒轩重新回到了战场上去。

    “梅西,你已经彻底地败了,认输吧。”顾安之勾起嘴角,稍稍呼气口气。

    这张战争差不多要结束了,总算是要结束了。

    梅西扬唇笑,“我凭什么要认输,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

    梅西冷哼,“你当真以为你赢了?”

    顾安之耸了耸肩,“事实就在眼前,你还是认了吧。”

    眯眼冷哼,梅西冷冷扫过众人,“你们觉得我像那种轻易认输的人嘛?我告诉你们,不到最后一刻,我绝对不会认输。”

    顾安之冷笑一声,扯开的弧度很迷人,“随便你,反正黑手党也无法跳起来了。”

    失败已经在眼前,他居然不相信,妄想翻身,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跳得起来跳不起来,那是我说了算的。”

    梅西高举手枪,声音铿锵有力,“兄弟们啊,给我冲,不成功便成仁。”

    战火重燃,弑盟迅速做好防御准备,梅西用的是不要命的打法,不少兄弟自身绑上炸药,抓住弑盟的人就死不放手,轰隆隆爆炸声响彻云霄。

    顾安之眉头紧拧,吩咐裴寒轩和穆昊焱,让他们保住众兄弟。

    初一又接着去折腾她那些药水,这时候,麻醉针剂就起了极大的作用。轻松打中人,就避免了人员的伤亡。

    梅西现在知道把初一和陆温彦解决才是重中之中,于是吸取了刚刚的教训,先是锁定了初一为攻击目标。

    这时站在她身边的顾安之正关心着另一边的情况,没有注意到梅西的枪口对准了初一。

    屏气凝神,梅西紧紧盯住那纤细的身子,扣动扳机。

    千钧一发之际,陆温彦扑过来护住初一,自己却挨了那一枚子弹。

    初一根本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扑到,压着自己的是熟悉的怀抱。

    初一皱眉,推了推陆温彦。

    陆温彦却拉住她的手,摇头,“我现在很痛,你等我缓一下。”

    初一点头,关切询问:“打到了什么地方,让我看看。”

    陆温彦只是笑,大掌握住她细嫩的手,沉默着。

    大掌温润,安抚了她那颗焦急的心。

    “该死的,居然用这种打法,老五,赶紧去用液体和电源。”

    裴寒轩低低咒骂一声,做出防备姿势,他从另一面过来并没有注意到陆温彦已经受伤。

    闻言,陆温彦咬咬牙,从地上翻身起来。

    初一这才看都陆温彦背后被血彻底染红了,当即就黑了脸。

    从工具箱中找出工具,她让他趴在地上。麻醉,消毒水消毒,初一动作快捷地将打在陆温彦身后的子弹给取了出来。这才拍了他的背,示意他可以起来了。

    初一和陆温彦再一次投入到战斗中去……

    终于在二十分钟后,顾安之趁梅西被穆昊焱的枪火引去注意力的时候,扣动扳机,直击他的心脏,当场死亡。

    随后,裴寒轩立刻叫停——你们的老大已经死了,赶快投降吧。

    初一张开双手,“这一切总算是结束了。”

    陆温彦点头,“对,这一切总算是结束了。我们可以去过我们想过的生活了。”

    一场恶战结束之后,应裴寒轩的要求,在穆昊焱的家里又办了一场party。

    晚上,金色大厅,水晶灯垂饰,映射出奢华的光彩,大理石地板,香槟美酒糕点通通上场,这个会场温馨到了极点。

    最先出来的是穆昊焱夫妇。

    穆昊焱意大利手工西装加身,黑色领带,牵着穿粉紫色长礼服盈盈笑的唐菱一出场就成为了焦点。

    众人纷纷围了上来。

    紧接着到来的是裴寒轩和他的女伴。

    裴寒轩秉承着一贯不穿黑色西服的他进入穿了一件绿色西装,领带则是红色的,下身正常的紧身西裤和黑色皮鞋。

    两种完全不搭调的颜色却在裴寒轩铁板身材的衬托下和谐起来,有种说不出的美意。

    他身边的女伴又不知道是在哪里骗来的,看上去很小,嗯怎么说呢,不太像是他平常喜欢的型,小巧可人,看上去很单纯的样子。

    最后到场的是陆温彦和初一。

    深蓝色晚礼服衬托身身姿,发型凌乱,有种凌乱的美。他旁边的初一则是雪纺长裙,清纯可人。

    顾安之则是一向不参加这种晚会,所以也就没有来,晚会由穆昊焱主导。他看了看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于是宣布庆祝party开始,原本是他和唐菱开舞。

    不过这一次,穆昊焱却把这机会让给了陆温彦。灯光全暗了,大屏幕上播放着的是两人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

    本来在身边的男人,不知不觉不在了,初一感觉今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我的追寻,你的逃跑,岁月长河中,我们在同一跑道上用同样的速度奔跑。我加快速度,你必定加快速度。”沉厚嗓音袭来,一束亮光照在了陆温彦身上。

    他嘴角擎着笑,手执话筒。

    “我一直追寻,你一直逃跑,拒绝,甚至不惜伤害我,而我却从未失去希望停止追寻。终于,出现了转机,你答应了我。可是接踵而至的灾难让我们又远去了。还好,我们都走过来,走过大风大浪,最终归于平静。”

    陆温彦边说边朝着初一走过来,初一有强烈的预感——他是在跟自己求婚,履行当初的承诺。

    “你曾说你迫不及待想要幸福,而我的答案是,我比你更想要幸福,今天就是对的时候,让我牵着你的手,从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说到此处,陆温彦跪在初一面前,手中抱有一束玫瑰花。

    “初一,请你答应我,我会一生一世爱你。”

    诚恳的目光让初一不忍心拒绝,她捂住嘴巴,生怕自己会哭出来。

    她真的很开心,很幸福,能得到他一生的承诺,这个时候的初一就像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哪里还能看到一点冰山女神的迹象。

    孤单几载,她最渴望就是幸福,最害怕的也是幸福。到了如今她才知,幸福永远都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只有你细心一点,定会发现的。

    “这十一朵玫瑰花来自十一个地方,十一种颜色是我给你的承诺一生一世的爱情,一生一世不同的温暖。”

    说罢,他把手里的玫瑰花递了出去。

    “初一,嫁给我吧!”

    泪水,终于忍不住掉落下来,她点头答应。

    这一生一世的幸福是多么难得,她必定好好珍惜。

    在她点头以后,陆温彦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套在初一手上。

    细小点点看过去都是玫瑰,不多不少正好十一朵金色玫瑰,这十一朵金色玫瑰又组成一朵大的玫瑰,中间刻有cy两个字母。

    带上戒指后,陆温彦拖着她的下巴,目光炙热。“可以吗?”

    初一没回他,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的亲吻。

    ----------------------------

    一个月以后,陆温彦家中。

    “什么,你要带我去见家长?”初一美眸圆瞪,唇微微嘟起。

    陆温彦宠溺地将她圈在胸膛,“怎么能不见家长呢?不过你不用担心,你的好足以让我爸爸妈妈答应的。”

    他喜欢的女人,即便是他们不同意,他也娶定了。

    时光带走的是青涩稚嫩,积淀的是他对初一的感情,他必定会好好对她的。

    许你一世幸福,碧海蓝天。

    低下眼帘,初一瞅着腰上的那双手,暖暖的心泛起些许犹豫。

    她知道答应了嫁给陆温彦,就肯定会有见家长这一步,可是她还没有准备好,没想过那么快。

    “放松一点,和平常一样那就好了。”他宠溺的低沉的嗓音在她身后想起,唇瓣勾勒的弧度那般美好。

    初一摇头,折身玩着他衬衫扣子,“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快啊。”

    “不必担心的,就像平时就好了。况且哪里快了呀,我都追你五年多了,还从来没让我爸妈见过你呢,现在我俩要结婚了,总不能儿子结婚了,我爸妈还连儿媳妇都没见过一次吧!你别担心,只要是我喜欢的,我爸妈都会喜欢。”他看着她的眸,满满都是爱。

    此时,天空很蓝,云朵很美。

    “如果他们不喜欢我怎么办。”心下犹豫不决,要知道她并非完美,身上还有着一大堆的毛病,如果他父母介意她特别的体质该怎么办。

    愁容渐渐在脸上晕开,初一转了眼,盯着外面的天空。

    她这小模样让他爱惨了。陆温彦将她圈得更紧,“别想了,你放心我父母肯定会满意的。”

    他的事情早已在亲朋好友间传开了,守得云开见月明,谁人会不高兴呢?况且他父母又不是古板。只要是他喜欢的女孩,缺陷如何,他们照样疼爱。

    “可是我的身子。”虽说没什么大问题,但若是生出的孩子有问题那她就真的对不起他了。

    不能给一个完整的家庭,将会是她毕生最大的遗憾。

    陆温彦无所谓笑笑摇头,“你不用想得这么复杂,我铁定爸爸妈妈会同意的。”

    听他这么说了,自己再说下去就多余了。

    算了,不要再想了,既然选择跟他在一起,即便狂风暴雨她也断然不会放手。

    陆温彦家在z国,从这里过去要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

    一路上,陆温彦都在跟她讲述她错过的陆温彦,听得是初一眉开眼笑的。

    在陆温彦家路边下车的时候,初一又有些犹豫了。这么快就要见家长了,她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啊。

    陆温彦把行礼从车上拿下来,淡淡的笑容挂在脸上。

    有多少年没有回这个家了,因为初一的关系,她在哪里他就在哪,所以基本上每年都是爸妈去m国看他,他很少回来。这次回来,心下坦然自若,还可以大声告诉亲朋好友他要结婚啦。

    结婚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

    拉了初一的手,紧紧含在掌心,他搬过她身子落下轻柔一吻,“不要害怕,不要紧张,我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的。”他贴着她唇瓣,温柔地说。

    敲门到家,两人均带笑容。

    陆温彦父亲陆焕来开的门,见到门外两道身影时,立即咧开了笑容,向初一伸手,“欢迎你成为我家的一员。”

    初一呆愣,这是在演哪出?

    呆愣归呆愣,她还是伸出手跟陆焕握了下。“伯父,您好。”

    陆焕立刻摆手,“叫什么伯父啊,直接叫爸,我知道你已经答应了我家温彦的求婚,那现在你就是我们陆家的儿媳妇,当然得跟着这小子一样叫我爸了。”

    陆焕望这一天望得脖子都长了,看到穆老幺的孙子早就可以打酱油了,而他这个不争气的臭小子追个老婆都追五年了还没追到手,看得他那个急啊,恨不得亲自去帮儿子追老婆去。

    现在终于听到了好消息,陆老爷子还不激动啊。

    只不过,完全没料到会是这种状况的初一,额头冒出了三条黑线,初一扭头看向旁边也同样呆滞的陆温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