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 初一篇:为了她,舍弃全世界(7000+)

    532 初一篇:为了她,舍弃全世界(7000+)    现下比较危急的是初一,陆温彦想也不想冲了进去。

    眼前的人儿已经将自己折腾得不像样了,鲜红的液体流落在地上,也流落在他的心上,心疼极了。

    抱过她纤细身子护在怀中,陆温彦疼惜的看着她。

    初一刚碰到陆温彦,就像火山找到了清泉一般,拼命往他身上凑,不停的摩擦着。

    陆温彦本就是血气方刚的男人,更是爱了初一这么多年的男人,初一这么凑上来,他觉得他的血液都在沸腾了。

    可是初一的身子,还有她的意愿。

    不论是她清醒的时候,还是昏迷的时候,他都谨记一点,按照初一的意愿来,如果她不愿意的话,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动她。

    她是那般美好纯洁,活在他现实里,也活在他记忆中,她神圣又不可侵犯,她做的任何决定他都会接受。

    “我要……我要……”媚眼如丝的她薄唇轻启,吐出让人血脉喷张的话。

    那滚烫的小手伸到了他衣服里面,毫无章法的逗弄。

    陆温彦红着一张脸,迅速把她带离此处。

    索性这里离他的家不算远,他把她给带回了家里。

    想把她放在床上的,但是想了想,床上无法解除她的燥热,所以他直接把人给抬到了浴缸里面。

    把她放在浴缸中,开了闸阀,凉水瞬间浇下来,他密切注视着初一的举动。

    皮特下的药燥热的不是身体,而是心,又是特意根据初一体质来研究的,怎么会轻易就被解除了呢?

    燥热还在继续,初一的玉手四处挥舞着,迫切想抓住什么。

    看着她那可怜的小模样,陆温彦于心不忍,不想看着她受苦的同时又不想给她留下坏的印象。

    “热,好热,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初一欲哭无泪,浑身燥热,非常不舒服,迫切想找个清凉的办法,驱除浑身的燥热。

    哎,那模样看得陆温彦阵阵心疼。

    附上前来,把她从水中捞出。

    在水里泡的时间长了,会感冒,她体质那么特殊,一般的医院敢收吗?

    拦腰抱起她,从浴室出来,路过客厅的时候,他忽然又想起一个重要的事情,她身上的衣服是湿的。

    如果想把她放在床上的话,势必就要脱了她的湿衣服,可是这样真的好吗?他怕他会忍不住要了她的。

    整个人浑浑噩噩,迫切想找寻凉爽地方的她不知自己身处何处,只知道此处不停的摸索。

    终于,让她找到了凉快的地方,她毫不客气把自己贴上去,呼着体内的热气,也寻找让她感受凉快的地方。

    不停扭动的身子让陆温彦控制不住,脸色也爆红起来。

    真不想伤害她,可这般,他不伤害也只能伤害了。

    医院也没什么可去的意义,初一体质特殊,搞不定弄出什么问题,所以啊,他只好用自己的身子给她解毒了。

    浑身浴火被她搞得要喷涌而出,他也不敢保证,在这么下去,他不会被弄出什么毛病来。

    对不起,初一,我只能这么做。

    深深闭上眼,再睁开,黑曜石散发点点星光。

    后迅速抱她回房,房间内旖旎一片。

    清晨。

    痛,痛,浑身都是痛的。

    初一咬唇,身子像被碾压过的痛,特别是身下,更是痛得厉害。

    她试图动了下身子,随即痛的更加的厉害了。

    额,她碰到了什么?

    初一扭头一看,眸子陡然睁大,为什么她会和一男人睡在一张床上?

    自动脑补昨天的场景,可是从她吃了那一碗饭后就什么都记不起来了,难道那一碗饭出了问题。

    阳光明媚,陆温彦睡得舒服极了,手自动搭上她的腰,横亘腿在她嫩滑的腿上。

    初一呼吸一滞,又发现个严重的问题,她居然什么都没穿!

    神啊,谁来告诉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结合身上的痛以及目前种种现象,初一知道自己一定是被吃干抹净了。

    初一看了一眼身后的陆温彦,心里十分的矛盾,她自己的身子她不是不清楚,之前一直拒绝陆温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能让他有正常的姓生活。

    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关系。

    她不知道陆温彦会不会因此也和她一样,体内开始发生变化,变得和她一样异于常人。

    越想越觉得对不起陆温彦,初一直接翻身下床,无法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可脚落地站起来瞬间,酸软无力感传来,初一又华丽丽的倒了回去。

    幸亏陆温彦在这时候醒来,稳稳接住了她。昨夜怎么要都要不够,还真是难为了她了。

    陆温彦低头啄啄她的唇,轻声说对不起。初一头一偏,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陆温彦也不恼,扣在她腰上的手顺势把她拖回被窝,用自己的身子压制着,将她整个人都圈在自己怀里,慢慢的给她回忆昨日的事情。

    听完,初一依然面无表情,她当然知道陆温彦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只不过……

    “你有没有想过后果,我体内的毒……要是你中毒了怎么办?”

    “我想不了那么多,只是不想看你再继续痛苦下去。”陆温彦相当诚实的回答道。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为了她,他什么都不怕。要是是别人,可以说是因为他不知道后果多严重,只想着眼前的欲望,可陆温彦不是,他清楚的知道后果。

    他的体质和初一不一样,和初一发生关系后,也许他会变得和初一一样,也许他会直接被初一体内的剧毒毒死,都有可能。

    可他为了她,根本就没有去在意这些危险,他把她放在生命最重要的位置,用心去呵护,只希望她能过得好一点。

    初一的心甜甜的,她觉得自己被泡在了糖罐子里面。

    陆温彦温柔笑,“为了你,就算是用我的命去换,那又有什么关系。”

    初一心里满满的,甜甜对他笑了,并没有说话。

    “昨晚累坏了,好好休息一下。”

    手圈上她,他闭眼睡觉。

    陆温彦睡了,初一却睡不安稳。

    她已经是他的人了,那么她的毒是不是也传到了他身上?他会不会遭受和自己同样的痛苦?如果是这样的话该怎么办?

    初一想着,心下越是不安。

    又睡了一觉,陆温彦清清爽爽地醒了过来,眨也不眨地看着怀里的人儿,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他知道她已经醒了,于是道:“初一,认识你也已经五年多了,我对你的爱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我们一定会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见初一没有回答,便知道她在想什么,陆温彦拉着她的手覆在自己的心脏处。

    “初一,你是我在这世上见过最厉害的医生,现在你感觉到的心跳强而有力。”说着,又把初一的手拉到他的手腕处,让她感受他的脉搏跳动,“我身体有没有异常,从心跳和脉搏你应该就能清楚的知道,我没事,真的没事,你不要再胡思乱想。”

    初一终于开心的扬了扬嘴角,没错,陆温彦和她发生关系后似乎真的没事。这么说,他们以后就可以当一对最普通的情侣了吗?

    初一点头,虽然不曾说出爱,可是爱已经在心中深刻无比了。

    不是不说出,那就不叫爱情。

    “从前都是我口头承诺,说我会给你幸福,我一直按照我的诺言来做事,却不曾让你感到心安,从而依赖于我。今天我就用手中的戒指向你证明,我陆温彦心从一而终,永远不变。”

    陆温彦手上的戒指是一枚男戒,戴在初一的大拇指刚刚好。

    他的目光特别真诚,他的目光慢慢的流露着爱意,把初一融化在爱情中。

    笑容,已不能表达她此刻的心情。初一掩嘴笑得开怀,同时泪滴滚落。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谁这般珍视她,也不会有谁如他一样追寻她的步伐多年,只为她倾心一笑。

    她喜极而泣,看着自己右手大拇指,很有型的戒指。

    陆温彦更是高兴,终于守的云开见月明,他可以将她拥在怀里向世界宣布,她是他的了。

    起初,初一还是的担心的,密切关注着陆温彦的动静,可观察了几天下来,陆温彦都没有任何异常状况出现。

    或许,是皮特这几次对她的下毒,阴差阳错间又改变了她的体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皮特就有得哭了。

    他原本对初一下药就是想要借由初一使陆温彦中毒,如果直接中毒死了就更好,可他没想到这反倒是成全了这小两口,让他们的关系彻底的进了一大步。

    ---------------------

    黑手党在暗处躲避多日,终于在近日浮上台面,对弑盟开始展开攻势。

    先是m国的小部落,这下居然跑来攻击总部了。

    顾安之亲自坐镇,裴寒轩和穆昊焱辅助,陆温彦也拿来最新研究的武器,面对他们的进攻,他们防守严实。

    总部的城堡之外,皮特悠悠哉哉坐上小弟为他抬上来的凳子,慵懒翘起二郎腿,手放在后脑勺上,他仰头看向城堡里的众人,不屑撇唇,“你们居然就那么一点能耐,实在是对不起我这个敌人啊。”

    陆温彦朝他眯眼微笑,“谁输谁赢还说不一定呢,不过很快就会有答案了,希望你可以笑到最后。”

    皮特耸耸肩无所谓笑了笑,虽然陆温彦没有因为初一中毒,反倒是让他得了甜头,不过皮特也并不气恼,他一直坚信到最后陆温彦总会死在他的手里。

    “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的组织吧,倘若真的不在了,你也好找人重建啊。”

    陆温彦轻笑,“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等我研究的最新型武器用上来,看你是投降呢,还是投降呢,还是投降呢。”

    陆温彦连用三个投降,狂傲不言而喻。

    皮特同陆温彦做了对手这么些年,他有什么手段,他怎么也能猜到一半,不知这次会不会是这样,皮特拭目以待。

    顿时,雾霭阵阵。

    战斗中,所使用的都是高技能的东西,最主要的就是没声音,枪林弹雨中,只有没入身体的痛是真实的,其他的看起来都像是一场梦。

    随即陆温彦走到临时搭建起来的小实验室中翻弄着,裴寒轩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着,手不停敲击键盘。

    皮特,你注定要输,不再会有被挽回的境地。

    顾安之悠悠看着,时不时拧紧眉头,时不时通过无线电和陆温彦交谈两句。

    武器被源源不断地运上来,有陆温彦这个化学天才在这里,他根本就不用担心这场仗会打不赢。

    皮特注视着上面的情况,从容指挥,同时也通过无线电给黑手党汇报情况。

    黑手党大部分的人都在这里,只有几个主要掌权人在总部留守。这场仗不见得一定要赢,但必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损耗他们大量人力物力。

    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目的可能达不到了。

    这次陆温彦使用的武器没什么杀伤力,可巨大的烟雾散发出来,不少的人都倒地不起。弑盟那边没受到损伤,尽是黑手党损伤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皮特脑子迅速转动,低沉瞬间主意就出来了,他抬起头看着城楼上的顾安之,薄唇轻扬,“温晴还在我手上,你们有本事就来啊。”

    顾安之巍然不动,一双隐藏情绪的黑眸悠悠看着他,似乎是在辨别他话中的真假。

    “你不清楚,陆温彦肯定清楚。”说完,他顿了顿,手指着研究室里的人,“希望你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力,我也不知道我究竟会用什么bt的手段去对付她。”

    “陆温彦,你给我出来,我知道温晴可能对你的意义不大,可是对初一的意义却很大哦,如果温晴因为你受到什么伤害的话,你还有脸面对初一吗?”

    陆温彦在研究室里忘我研究,外面发生何事,他根本就不知道。

    裴寒轩通过无线路由器查到皮特接收信号的那一端,进行监听。

    想想,突然觉得皮特很可怕,有时候能查得到他的位置,查得到他在和什么人通话,有些时候又什么都查不到。且,恰好能监听的都是一些无用的消息,这让他非常的无奈。

    或许,这本就是皮特事先安排好了的,不然不可能做的这么天衣无缝。

    顾安之扶了扶额头,淡淡说,“你知道温晴是什么人吗?你抓她会是你最错误的决定,要是你想杀她就杀吧,到时候你只会输得更惨。”

    得罪了一个弑盟,也许他们还有活路,可是抓了温晴,就意味着同时得罪了暗门和寒鹰这两个最大的佣兵组织,皮特这做法完全就与自杀无异。

    闻言,皮特笑得灿烂,“原来你们弑盟也一样,根本就不把别人的命放在眼里啊,那又何必装什么老大?不过一群喽啰而已。”

    他顾安之性子好,皮特几句话还不会让他发怒,拖过一旁的凳子,他坐下来,十指相扣,睨着他的眸,有巨大的压力。

    皮特也不以为意,耸了肩,叫人把温晴给抓上来。

    手掐住温晴细嫩的脖子,嘴角邪魅一笑,“是她重要呢?还是把我打败更加重要?”

    就在这时候初一正好来总部看陆温彦,没想到就看到皮特掐着温晴的脖子,她微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从后面靠近皮特,试图要救下温晴。

    而顾安之也在初一刚一出现的时候就发现了她,一边派人去通知陆温彦,一边吸引皮特的注意让他不那么容易发现初一。

    可就在初一快靠近他,也已经拿出了药粉的时候,皮特突然一把将依然昏迷的温晴扔给一旁的手下扶着,转而朝身后的初一洒了一些不知名的粉末。

    闻言赶到的陆温彦正好看到初一被抓的情景。

    皮特没想到本以为他就快输了的时候,还送那么珍贵的礼物给他,当即便放声大笑,略微阳光的面容之上尽是得逞的笑意。

    落入陆温彦眼中,竟是那般的可恶,可恶到想将他碎尸万段。

    “温晴在你们眼中或许没那么重要,那我手上的这个人呢?你们若是再敢反抗一下,我就立刻了结了初一的性命。”薄凉之唇翘得很高,皮特脸上尽是得意的光芒。

    虽无法看见他神态,但从声音就能辨别他笑得有多么嚣张。

    被定住了身子无法行动的初一仰着脸冷笑道:“皮特,亏我之前还把你当朋友,是我看错人了。”

    本来皮特对初一的印象并不差,当初做助教的时候他就很佩服初一,只不过陆温彦所拥有的东西,他势必要毁坏。

    忽又想起那日给初一下的药,他附上她的耳朵,轻声询问,“那东西的滋味如何?那是我特意为你研制的东西,无药可解。虽然无药可解,不过你和陆温彦应该很享受吧!”

    闻言,初一脸色一顿,那日的记忆全部汹涌而来,起初的异常难受,再到后来的旖旎风光。

    这几日一直不曾细细想过这个问题,只以为是因为皮特的药把她的体质改变了,原本她和陆温彦都错了,都中了皮特的计,一提起来她就全明白了。

    “想起来了吗?那日的滋味怕是你今生都没有尝过的吧,相信很难忘。”皮特控制她粉脖,笑得开怀。

    他笑,初一故作镇定也跟着笑,“你真当我懦弱无能?”

    皮特点头。

    于是,初一笑得更高兴了,“你枉自了解陆温彦,却一点都不了解我。”

    挑眉,皮特手上用力,面目仍旧是微笑,“你再说一句,我就立刻让你死在这里。”

    从前一个人了无牵挂,活着与死去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现在有陆温彦,她不能轻生。

    看见被皮特桎梏手中,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初一,陆温彦分外着急。

    可下面两个人就像没事儿一样,带笑交谈,初一眉目间无任何褶皱,一派平和。让他猜不透她是不害怕,还是很害怕。

    “陆温彦,我要你马上退出这里,把你所有研究品拿出来。”不再同初一废话,皮特盯着上面的人一字一顿地说。

    闻言,陆温彦立刻转身,却被顾安之拉住了。

    悠悠的眼神望着他,他薄唇轻启,“千万不要。”

    陆温彦不解,皱眉问道:“这是为什么?”在他心目中初一是最重要的,如果没了初一,这所有的一切都没了意义。

    顾安之只是摇头,“那些生化武器的威力可以毁掉一个国家,危害极为严重。”

    只要给了皮特,别说弑盟,世界上任何一个组织下场都是一样的。到时候,皮特最大,不知有多少平民会遭殃。

    被着急冲昏了头脑的陆温彦清醒过来,猛烈呼吸间压下心头狂躁和不安,转身怒瞪皮特,“你要是敢伤害初一一根头发,我必定要你用命来偿!”

    对于陆温彦的威胁,皮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微眯眸,他重新坐下来,向身后下属挥了手,凑在耳边吩咐两句,他又抬头来高处的人。

    “能达到我的要求,我立刻放人,如果达不到,别怪我对初一不客气。”下属拿来了绳子,他让他们把初一绑起来,不短不长的绳子捏在手中,手拿着枪指着初一。

    “我的耐心有限,半个小时。半小时后,你达不到我的要求,我立刻杀了初一。”吹吹枪,反手朝下给了初一膝盖一枪。

    当即陆温彦双目爆红,怒吼,“皮特,你不是人。”

    勾唇,他满意扬起弧度,点头,看向他眸子尽是得意,“是啊,我不是人,可是你又能算什么?”

    蚀骨的痛在心中蔓延,陆温彦无力极了,“你有什么朝着我来,别伤害一个女人,就算是我求你可以了吗?”

    交出他的所有研究成果对弑盟的影响他不是不知,但皮特手上捏着的是他此生唯一爱的女人,他说好要护她周全,现在全成了空话。

    说好的给她幸福只是让她受苦,他根本就不配做她的男朋友。

    陆温彦的犹豫和痛苦初一当然明白,强忍着痛,她朝他微微笑,并且摇头。

    现下情况已经不在控制范围以内了,他们还有很长的未来却不得不在此止步,为了更多的人,牺牲她一个又算得了什么。

    本来就是一名孤儿的她何必多奢求什么,只希望他能好好活下去。

    虽是舍不得,但也必须要离去了。

    她笑得很灿烂,平凡的五官绽放光彩,眉眼间的爱意浓厚,透过阻碍将他围困。

    透明的墙,不透明的爱,他望着她,撕心裂肺的痛。

    他知道,她已经做了选择,为了其他无辜的人,她甘愿牺牲自己。

    原以为她是一个有人死在面前都不会看一眼的无心之人,其实她的血很热,只不过一向被冰冷的外表所掩藏。

    那么多年的守护,才换取她在身边的日子,可又那么短暂,最后离开自己。

    他的心很小,只能装下初一一个,若没了她,他的世界就会崩塌。他可不可以自私一下,付出全部,只为留她在身边?

    他在看她的同时,初一也在看他。

    她何德何能能够拥有他唯一的爱,她已经知足了。翘起来的嘴角弧度更大,她不断笑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