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 初一篇:用初一的特殊体质来做实验(7000+)

    531 初一篇:用初一的特殊体质来做实验(7000+)    记忆回到她被绑架的第一天晚上。

    头昏沉沉的,浑身软绵绵的,温晴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只能任由着皮特把她带到了这里。

    来了以后,她就毫不客气睡了一觉,等到她醒来的时候,皮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怒斥他,“疯子,你把我抓来想干什么,你最好不要栽倒我手上,不然我弄死你。”

    皮特只是无所得地耸耸肩,淡然一笑,“随你啊,不过你在被我弄死之前,我要拖一个垫背的来。”

    摸着下巴,皮特想了两秒钟,“你说我让初一来陪你作伴怎么样。”

    温晴当时就怒了,立刻吼回去,“你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儿啊,你现如今保存在记忆中的知识有一半都是初一教给你的,你以为你能对付得了她?况且她身边还有不管什么都强你万倍的陆温彦!”

    皮特嘴角一勾,嘲讽的笑了笑,“就她那点本事,我根本就没在意,你以为我会怕吗?真是笑话!”

    温晴拳头捏得咔咔作响,“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瞧不起初一,丫的,就一彻头彻尾的坏人,认识你的人都倒了八辈子的霉,有本事你别用化学用剂,我们好好的打一场啊!”

    一双厉眼,透过黑暗,他可以清晰的知道温晴在想些什么,嘴角轻轻勾起,他双手背在身后,“朋友嘛,自然是要为她多说情的,不过你没有机会了。初一,陆温彦,裴寒轩,穆昊焱,弑盟的这些人通通都得死,再也没有机会了。”

    发怒的温晴冷静了下来,手环胸,“原来这才是你最后的目的啊,希望你真的能在最后置我们于死地。”

    皮特瞪她,浮现在脸上的微笑渐渐扩大,“你最好是学乖一点,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

    温晴冷笑,稍稍往后退了步,“但愿吧,奢望最后的结局能如你所愿。”

    说完,她接着往角落里退后两步。

    真不想和这样的人说话,很累,很伤脑筋。

    而且头又开始昏昏沉沉的了,她想是药性还没有过去吧。

    皮特不自讨没趣,转身走了。

    第二天清早,她还没有醒,就被两个黑衣人给拖了出去。正想着要如何保全自己的时候,她被绑在了一个凳子上,不远处是一堆的人,一堆将要被用来做实验的人。

    看得温晴是一阵目瞪口呆,扭头望身旁的皮特。

    “不论做什么研究,总会有人要牺牲,而他们的牺牲,将会为国家带来巨大的利益。”皮特无不自豪地说道,“可惜啊,他们都只是普通人,没有特殊的体质,根本就不能提炼出最毒的药物。”

    顿了顿,他接着说,“要想培养一个从小就携带毒性的人真的是太困难了,我几乎找遍全世界,总算找到了一个符合条件的……”

    温晴打断他,着急地问:“那人就是初一,是不是。”

    皮特赏她一个聪明的眼神,“确实如此。”

    他居然无耻到了这境界,打算把初一拿来做实验,初一到底得罪他什么了,她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生活,她过得总比她惬意很多,除了做研究,就再也没任何值得她用心的事情了。

    对于陆温彦的追求,她一直当做没看见,伤了陆温彦那么多次,她自己又何尝不伤。她不是不想接受,是有难言之隐而已。

    想起初一每次做了决定却心痛的时候,她问她后不后悔,她都说的是不后悔。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她失去一切没什么,只要你在世上安好就成。

    也许初一对陆温彦就是这样的一种感情,摇了摇头,温晴望着前面。

    “你现在告诉我这些,又是想要证明什么事情?”温晴微微笑。

    面对那些正在承受痛苦的人,嘴边扯出笑容。

    不是该值得同情,而是他们都是该死的。

    温晴突然淡漠下来,皮特挑了眉,又继续说,“这些人并不是你想的该受这些惩罚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是贫穷老百姓。”

    闻言,温晴青筋暴起。

    丫的,皮特就一bt神经病。

    努力调整呼吸,她不想和他计较。

    “初一也将会在这里进行试验,让极致的痛苦蔓延,带有毒性的血液流出来,不停的流出来,让它为我们的研究贡献一份力量。”

    温晴目不转睛,笑,“你能不能抓到初一还是一个问题。”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既然我能把你抓来,就一定能把初一抓来。”

    说完,他狠狠敲了她后脑勺一下,于是她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她仍旧在这一间小黑屋中。

    听完,初一薄唇扬笑,“也是亏得他了,为了抓我,大费周章。”

    温晴叹气,手蒙在脸上,“若是我当时小心一些就好了,你也不会为了我,身陷囹圄。”

    初一摸索到她的肩膀晃动两下,声音异常平淡,“不要自责了,既然他早有准备,我又怎么能逃得掉呢?不是你,也会因为别人,效果都是一样的。”

    只是她不该不听从陆温彦的劝解。

    如果真的是他来的话,也许所遭受的也就不是这些了,起码他是健康的,不会被用作实验,也不会对社会造成伤害。

    温晴仍是自责,咬了咬唇瓣,心中是说不上来的后悔,“早知道那时候我就该跟你学学这些乱七八糟的药剂,说不定就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皮特给抓来了。”

    想到初一,她就一阵心疼,只有亲身经历过,才是那是怎样的痛苦,就因为她知道自身的毒,所以她宁可独单一世,也不愿意伤害陆温彦。

    “事到如今,在想什么再后悔什么也都没有作用了,想开一点吧。”初一摇摇头,摸索到一旁能睡觉的地方,闭上眼安生睡上一觉。

    逃不过的已经逃不过了,还不如坦然面对。

    温晴想了会儿,也陷入了梦境。

    裴寒轩的能力还是不错,很快就查到了初一的行踪。

    可当陆温彦马不停蹄赶过去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了。

    眼前空荡荡的一切说明了什么问题,他不是不知道,笑和泪同时落下,他呆愣在原地,一时没了主意。

    果然是这样的情况啊,皮特的目的根本就在初一身上,这下好了初一中了他的圈套,可以为所欲为了。

    陆温彦恨自己,为什么在初一决定要去的时候就把她拦住,为什么不打晕她,这下倒是好了,初一被抓了。

    裴寒轩随后赶了过来,看到陆温彦颓然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劝解无奈,裴寒轩拍了拍他的肩,“哥们,你能悲伤的时间不多,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陆温彦点头,“我知道了,你让我一个人静静就成了。”

    好好安静一段时间能把所有乱掉的思绪都重新整理起来,什么都不去想,可以让视线更加开明。

    裴寒轩开始往树林里面走,总觉得这里面很奇怪,却又不知道具体是在什么地方,他只能亲自进去瞧瞧了。

    果不其然,裴寒轩一进丛林就离开跑出来,大口喘气。

    他大爷的,居然在里面放烟雾,不论多强大的人走进去,都只有被迷晕的份儿。

    “难怪初一也逃不了这一关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初一在来的时候防身的工具准备了很多,可是遇上这秘药,通通都没有作用。

    “什么?”沉浸在莫大的痛苦中的陆温彦没有听清裴寒轩在说什么。

    裴寒轩冷哼一声,指着不远处的丛林,“你进去一下就知道了。”

    陆温彦点头,折身往里走。

    一路上他都在想着初一是处在怎样的境地中,初一身边又没有危险,皮特会做呢样对她。以至于他并没有注意林子和平时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而后,他华丽丽地被迷晕了。

    天气有些热,裴寒轩一手做扇,一手叉腰,站在原地等着陆温彦出来,可是等了半天,他还是没出来。

    老五这是怎么了,难不成被迷晕了吧。

    抬脚进去一看,果然被迷晕了。

    裴寒轩低声咒骂,行动上却是拖着陆温彦的脚往外面走。

    “你这死丫的,能不晕吗?平时想你晕的时候,你哪一次没有精神,现在没叫你晕,你到是给我晕了。我不好好收拾你,看来你还真不知道听话这两个字怎么写。”

    大热天的,裴寒轩又是一身西装,没走两步,他就走不动了。

    把陆温彦扔在地上,他掏出手机给穆昊焱打电话。

    现在的情况越来越不受控制了,他真担心会出大问题。

    三个小时后,穆昊焱办公室。

    裴寒轩倚在沙发的最右边,手指不停在电脑上敲击着,表情严肃。

    他左边是两条穿着皮裤修长的腿,腿的主人一手揉着额头,一手撑着沙发慢慢坐起来,视线慢慢聚焦。

    看了下周围的情况,陆温彦立刻站起来,低头道:“老三。”

    穆昊焱头也没抬,一边翻看文件,一边说,“你把你们手上的情况通通汇报给我一下。”

    事情刚刚有些好转,又恶劣起来,转在暗处的陆温彦不得不出现在众人面前,索性之前的栽赃案件他已经处理好了,他再出现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陆温彦点了点头,把大致情况描述了一遍,重点说了皮特和黑手党合作的事情。

    穆昊焱点头,抬头看了眼急速用电脑的裴寒轩。

    裴寒轩知晓,放下笔记本,把他所了解的情况也说了遍,重点讲述了之前在丛林里面遇到的秘药。

    说起秘药,陆温彦这下倒是想起来了,之前他是记得裴寒轩要自己去看什么的,然后他一心放在初一身上,就没注意,醒来就这样了。

    听裴寒轩一说,想起了自己在晕倒前所看到的烟雾,秘药能把他迷倒很正常,可是要能迷倒初一,那……

    “据我猜测,那应该是一种新型毒药,里面分子和人的皮肤比较贴近,除了从鼻腔,口腔等器官进入人体,还可以从皮肤,效果一样显著,而且似乎是针对初一所研究的。”

    虽然陆温彦不希望是这样,因为如果真是这样,就说明皮特的目的就是初一,根本就不是想要用初一来威胁他,那么初一现在的处境就要危险数倍。

    想着,俊逸的眉打上了结。

    陆温彦又再次分析着那个烟雾,和皮肤比较贴近?

    能够让细胞不排斥的东西只能是人体所需要的,而秘药的成分很显然不是皮肤所需要的,既然如此,能够被细胞吸收就只有一个可能。

    眼珠子蓦地睁大,他大吼出声,“他们居然敢用活人做研究。”

    话落,陆温彦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那是人啊,活生生的生命啊,他怎么能那样做。

    声音过于刺耳,听了之后的裴寒轩直接堵上了耳朵,继续他的工作。

    穆昊焱则放下了手中文件,插手问他,“老五,活人做研究这是怎么一回事。”

    陆温彦叹气,坐下来静静讲述。

    细胞有选择吸收性,机体存在免疫细胞,一切有害物质都要被监视。生物上虽能合成,但仍旧不能被细胞所接纳,所以能够从皮肤渗入进去的毒药并不多。

    他所研究的均是通过感觉器官对人体造成伤害,皮肤上的,他从来都没有突破过。

    闻言,裴寒轩反应最激烈,“靠,皮特到底是什么怪物啊,居然用活体做实验,如果被我抓到了,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们一顿。”

    用来做实验的人裴寒轩也能想象到是哪一类人,老年肯定不合适,壮年机理总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而且壮年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相比较青少年是最好下手的,机理也正在处于发育之中,研究意义重大。

    对此,陆温彦无声表示同意。

    “会不会他们抓初一去就是为了研究啊。”穆昊焱略有所思的开口。

    初一体质不一般,自小就带有毒,且年岁也不大,应该是比较好下手的那一类。

    听闻此话后,陆温彦撒腿就跑。

    自责在心口蔓延开来,他很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他为什么没能早一些发现皮特的阴谋,为什么要等到初一被抓了才知道皮特的目的在于她。后悔死了,亦是什么办法都没有。

    这边,皮特坐在大厅中,悠闲地翘起二郎腿,对面巨大屏幕上是黑手党的另一负责人——梅西。

    “我已经把你们想要的人抓到了,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些好处呢?”

    梅西满脸胡茬,倾身在长桌上,“我们付出的已经够多了,你还要什么。”

    自从皮特和他们合作以后,他提的要求他们都无条件支持,只是他实在是有够贪婪了,明明得到了还觉得不够,还要他们付出,天下哪里会有掉馅儿饼的事情,更何况是他们黑手党。

    皮特也不恼,摊了摊手,一脸无奈,“如果你们这样没诚意的话,那么初一我只好私下处理了。”

    面对皮特的威胁,梅西冷哼出声,“如果你私下处理的话,我们就把你所做的事情通通都曝光,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活在世上。”

    眉头微微一皱,他低头捋了捋梳得极为平整的头发,“说说看吧,你们能给我多少?”

    “你先把初一交过来,我看看她的价值再说。”

    梅西也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主,想从他这里拿钱,拿工具,就必须有等量价值的东西来交换。

    阳光的笑容充满阴翳,皮特再次摊手,“让我怎么相信你们呢,如果我先把人交过去,你们又不给我,我想要的东西,到时候我岂不是什么都没了。”

    梅西耸肩,“先把人送给我,不然你休想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抱歉,我不能答应你。”说着,他摇摇头,关掉视频,起身往外走。

    深夜的风凉透心,皮特站在阳台之上,看着下面美丽的风景,逐渐勾起唇角。

    事情啊,终归不在预料之中。

    不在预料之中又能如何,他想得到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

    陆温彦一边请裴寒轩调查两人的位置,自己一边寻找,可去了很多地方仍旧没有找到。

    他不禁着急起来。

    皮特会把人藏在什么地方,他反复想,反复找,却仍旧是在陌生的街头荡漾,丝毫没有头绪。

    正在他反复思量的时候,裴寒轩电话来了。

    声音明显疲惫,“老五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可什么都没有找到。”

    巨大失望蔓延上胸口,这样都找不到的话,那他还有什么办法?网络好用,没信号就全白费了。

    “我怀疑他把信号屏蔽了,我去查了所有信号源,排除有信号的地方,但仍旧找不到皮特藏身的地方,所以,抱歉,我帮不了你了。”

    裴寒轩揉揉发痛的额头,仰躺在床上,多日来的没合眼,他已经异常疲惫了。

    陆温彦嗯了声,叮嘱他好好休息,后挂了电话。

    皮特究竟会把人藏在什么地方?

    人来人往的街头,他选择闭上眼,静静思考,想着遇到皮特后,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缓慢流动时光慢慢,他静下来深思。

    不知不觉,初一和温晴已经被关在这里不少日子了,皮特每天定时定量地送饭,到让温晴觉得除了行动不便外就没什么了,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丝毫不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初一虽没有她那么开朗,心下却是明白的。

    被困在这里,担心还有什么作用,还不如就吃自己的,睡自己的,该做什么那就做什么。

    这日,皮特又来送饭了,不过这次他送完了饭,没有立刻离开,环胸盯着惬意悠闲吃饭的两人。

    看着她们吃完了饭,皮特才不急不慢开口,染上笑意的眼角看起来有些恐怖。

    “好了,吃完了饭,该做事情了。”

    初一,温晴愕然,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两人便有了不同的反应。

    温晴直接晕过去,初一浑身燥热难耐。

    她对自己身体算是了解得比较清楚的,所以她知道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唇角高高扬起,她看着皮特冷笑,“你也不过这点手段。”

    皮特翘着兰花指,悠哉摇头,“你错了,这东西是按照你的体征研究出来的,效果非常的好,定会让你体会到极致的快乐的。”

    燥热难耐,初一咬唇,不发出其他声音的同时,蹒跚走到墙边,用尽全身力气往墙上撞。

    这番举动,皮特只是摇头,“没用的,解除药性的办法只有一个,只要你血液还在流动,它便会一直存在。”

    “你真是卑鄙无耻。”初一咬牙切齿道。

    皮特无所谓地拍拍肩上的灰尘,悠悠哉哉地说,“无论你怎么骂,结果都是这个,所以我劝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安安静静享受接下来的每一刻吧。”

    话落,他扛起温晴就往外面走。

    燥热之感越来越强烈,初一紧咬牙关,同时往墙上撞,流血了,疼痛了,她不在乎,只要燥热之感没消下去,她就一直撞。

    街头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陆温彦想着想着便有了头绪,瞬间睁开眼睛。明亮的眼睛散发迷人的光彩,他往人群中跑。

    他总算想明白为什么一直没有找到皮特落脚点的原因了。

    他根本一直都在模仿自己,所以他很有可能把人藏在一个显而易见的地方。

    想着,陆温彦就闭上眼睛去寻找,果然在自家地下车库的暗房里面找到了初一。

    只是,初一的状况看起来相当的不好,似乎很难受。

    头一下,一下往墙上撞,流血了不在乎,唇瓣咬破了也不在乎,紧紧捏住衣服的手,丝毫没放松……像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而在外面的皮特正饶有兴致瞅着里面旖旎的画面,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初一的忍耐力那么强大,到了这个时间居然还没有完全失控。

    见状,陆温彦眸子爆红,拳头捏紧了又放松,放松了又捏紧,呼吸也是急促了平缓,平缓了又急促。

    如果不是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样做的话,陆温彦早就健步飞上去,剁死皮特了。

    这时候,皮特扭头发现了陆温彦。

    对着里面做了个欢迎的姿势,皮特勾唇笑,“你来看看,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女人,她现在正需要你呢!快去吧,如果你不敢的话,有很多男人都排队等着哦。”

    几句挑衅的话从皮特嘴中吐出,陆温彦终于控制不住,对他大打出手。

    他怎么能这样呢?那是初一啊,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也是他们的老师,皮特怎么能用此等下三滥的手段去对付她,今天他非要把人给剁了!

    陆温彦搏斗力没皮特的好,在两人无任何情绪变化的情况下,肯定是皮特赢。

    幸运的是,今天陆温彦发怒了,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打了几下后,皮特就处于下风,并且逼到了墙角。

    “啊,我好难受,皮特你杀了我吧!”

    药物作用太过于强大,初一用尽浑身解数仍无法缓解,想晕过去又晕不了,头疼欲裂的感觉仍旧无法压下燥热之感,渐渐地,她变得无力。

    终于,抵制不住燥热,大吼出声。

    听闻,陆温彦加快手上的动作,最后一拳直接敲晕了皮特。

    太可恶了。

    现下比较危急的是初一,陆温彦想也不想冲了进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