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第102章

    邵楠不知怎么,看着叶榛那如孩童般不加掩饰的高兴的笑容,竟然有些愣住了,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只见叶榛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邵楠不自在地问:“你看什么?”

    叶榛收回目光,笑着说道:“姐,你记性很好,肯定还记得这栋房子吧。我把原先你住的那层楼给买下来了,每次回来都要住几天。幸好这个小区里住了几家二十几年前的有钱人,如今虽然老了,但家里的资本只多不少,老人们念旧,所以这块也就一直没拆迁。”

    邵楠四岁的时候就搬离这了,对这的印象实在不多,便实话实说道:“我没什么印象了。”

    “是吗?”叶榛也不在意,反而继续如同自言自语般说道:“那你还记得,小时候当你得知我的存在时,有没有恨过我啊?”

    “没有。”邵楠停顿了一会儿说:“那时候我就只有一岁,还不会恨呢。”

    叶榛不甘心地追问,“那后来呢?”

    “叶榛。”邵楠不明白为什么叶榛要追问这些,但她可以感觉得出,自己的答案对叶榛有多么重要。她说:“我不恨你。就算我不喜欢邵凯,不喜欢你妈,你要是没有做之后的这些事,我也不会恨你。你我都是父母婚姻失败的受害者,我恨你干嘛?可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做那些事情?闻静和周萍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害她!”

    “为什么?”叶榛自嘲地笑了笑,悲哀地说道:“姐,我给你说一说我的生活吧!”

    从我一懂事起,就感觉到周围的人都不喜欢我,就算是那些表面上喜欢我的,背地里都偷偷说我是杂种,说我妈是****,我就是那句sonofbitch的代名词。在学校同学说我,小区里的小朋友也都不肯跟我玩。我还天真的以为他们只是嫉妒我,所以才编写话来骂我。直到有一天爸带着我偷偷去到一家很远的幼儿园,那天幼儿园放学,爸就指着你跟我说,“榛榛,来看你姐姐,就是那个长得最漂亮的背着粉红色书包的那个。”就是那时,我终于明白,原来我就是他们口中的人,一生下来就是为了破坏别人家庭的孩子。

    后来,我问我妈,“为什么你要嫁给一个已经结婚了的男人?”我妈听了我的话,只知道哭。我当时不懂她为什么要哭,后来长大了一点,才明白她也后悔了。

    他俩刚结婚的那几年,关系还挺好的,可后来爸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我妈也越来越憔悴。每次只要报纸上有关我爸的报道时,我妈都会把报纸给藏起来,她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每份都看了。

    随着我越来越大,我爸越来越放肆,我就总是在想,我的存在有什么意义?我的存在破坏了别人的幸福,自己得到了什么?他既然不是真心爱我妈,那干嘛要有我?而我妈呢,只知道整天哭,我爸一回家俩人就吵架。我当时就心想,不如跟我爸同归于尽好了,正好我也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个笑话。

    于是我就把我爸的刹车给剪了,我本来都做好打算了,我爸只要这一开车,就算不死也少不了意外。只要警察来问我,我就招了,这样也会给我爸不少打击。可没想到我妈也上了车,更没想到的是,一向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妈,居然把整件事情给压了下来。

    我不怪我妈,因为只有她是真正爱我的。可是没想到的是,那件事之后,我妈居然认为我是怪物!她认为我心理出了问题,带我去看心理医生。还害怕别人说我是个怪物,不敢告诉其他人是我去做心理治疗而不是她!

    我这么做为了谁?我的一切遭遇都因为谁?她凭什么把我当怪物?

    后来心理医生建议让我换个环境,我妈还是担心车祸一事会被暴露,索性给我造了个假身份让我去国外生活了。刚开始她说为了避嫌不跟我去,就让她的一个助理带着我去的国外。后来一年后,她估计是想开了又想过来跟我一起住,可我没同意。

    我本来心理没毛病的,都被她弄出毛病了。去了国外之后,我发现我越来越忍受不了那些对爱情婚姻不忠的人,哪怕那人跟我没关系,可我只要遇到这样的人,心理就会恶心得慌。

    为什么他们都这样自私!只为了自己一时的享受,一点都不替自己未来的孩子考虑吗?为什么他们犯的错要让自己的孩子去承担?!当时我的一个好友出轨了,还整天沾沾自喜地跟我炫耀他是如何脚踏两只船的。

    姐,你知道吗?我真的受不了!只要他跟我说起那些事,我都恨不得杀了他。这样的人活在世上干嘛?!于是愤怒驱使着我在暗中替他女友策划了一起完美的杀人案。

    在那之后,我就觉得自己真的是怪物!我每晚睡觉都梦到我爸和朋友不住地问我,“为什么要害我?”我害怕,我甚至想要是警方能查出我也算是帮我解脱了。可没想到,那女的压根就没供出我。

    后来,我就不敢在国外呆着了,于是就回国。可没想到我一回国就碰到了你,那时候你是从国外旅游回来吧,你跟你表妹一起。我就坐在你后面,当时我既害怕你把我认出来,同时又挺期待的,可你居然一次都没有注意到我。

    那时候我就发现你对你表妹太好了,好得让我嫉妒。明明我才是你弟弟,我跟你流着一样的血脉,可我却连跟你相认的勇气都没有。

    回国后,我总是忍不住去关心你,为了下次见面你能认出我来,我甚至去整了容,可你依旧没注意过我。后来我的经纪人找到我,我就心想,我做了明星,整天出现在电视里,你就该认出我来了吧。可讽刺的是,当时在周萍家见面时,你居然就因为我整容了,就认定我不是你弟弟,其实你只是心底不愿意去认我罢了。

    我不是因为你才接近闻静的,而是很早之前我就认识她了,她是我的铁粉。没想到后来竟然因为闻静,我才有了真正与你见面的机会。我知道要是闻叶成跟周萍离婚的话,他们俩肯定有人会去找你,所以才教唆闻静去让她爸妈离婚的。

    闻叶成跟我爸不同,我看得出来他心里是真的有周萍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放不下外面的情人。我越接触他就越觉得恶心,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这种人比你爸还可恶,他活在世上干嘛?

    我明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可还是一步步布下了这个局。我要让闻叶成好好的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可越是这样去做,我心里越是喘不过气来。我真想死了一了百了,可是我不甘心!我都没能告诉你,我是你弟弟……

    邵楠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心里的震撼了,她颤抖地说道:“所以你就以这样的方式告诉我……”

    “姐……”叶榛害怕地说:“你也觉得我是怪物吗?”

    邵楠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沉默不语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问:“那杨妍和秦墨呢?”

    “杨妍那个纯属意外,因为你的原因,所以我也有留意你妹妹,是知道一点她室友的事,但没有细查。之所以那天会在现场,是因为头天晚上我睡不着……你不知道吧,我在你住的小区也买了一套房子,可以从窗户看到你住的地方。我就站在窗户看着你家发呆,后来看你醒来了准备出门,我才赶紧跟了出去。而秦墨,我只是想帮你教训一下他而已,如果他不来找你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叶榛说完,忐忑不安地看着邵楠。

    邵楠看着一脸讨好地看着自己的叶榛,默默地叹了口气,说:“叶榛,我今天既然敢独自一人前来,就是因为我一直都知道,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但你绝对不会伤害我。这样的你,我怎么会认为你是个怪物?我们每个人都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但完全可以选择如何改变自己的人生。叶榛,跟我去警局自首吧。”

    叶榛轻松地笑了,在烛火微弱的灯光下显得那样的真诚与美丽。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一边把桌旁的信号屏蔽仪关了一边说道:“姐,不急,好歹等我过完生日了来吧。”

    邵楠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好。”

    叶榛兴奋地站了起来,拿起一旁的吉他,开心地说道:“姐,我给你唱首歌吧,你肯定没有听过我的歌。”

    “我听过,我表妹很喜欢你。”

    叶榛更高兴了,“那你也肯定没有听过这首。”

    当他说完邵楠手机就响了,邵楠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将手机调成了静音。

    叶榛假装没有看到邵楠的动作,但是嘴角的笑容却是怎么也藏不住。

    邵楠不懂日文,而叶榛却唱的是一首日文歌,她听不懂叶榛唱的什么,只觉得叶榛唱得很开心。直到很久以后,她再次听到这首歌,才发现,如此悲伤又充满希望的歌曲却被叶榛唱得只剩下了满满的希望。

    中岛美嘉《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ウミネコが桟桥で鸣いたから

    我曾想死是因为,海猫在码头鸣叫

    波の随意に浮かんで消える过去も啄ばんで飞んでいけ

    随着波浪一浮一沉,叼啄着过去飞向远方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诞生日に杏の花が咲いたから

    我曾想死是因为,生日那天杏花开放

    その木漏れ日でうたた寝したら虫の死骸と土になれるかな

    若是在那洒下的阳光里打盹,能否化为虫之死骸和土壤呢

    薄荷饴渔港の灯台锖びたアーチ桥舍てた自転车

    薄荷糖,渔港灯塔,生锈的拱桥,废弃的自行车

    木造の駅のストーブの前でどこにも旅立てない心

    木造车站的暖炉前,无法启程到任何地方的心

    今日はまるで昨日みたいだ明日を変えるなら今日を変えなきゃ

    今日仿若昨日,想要改变明天只能改变今天

    分かってる分かってるけれど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啊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心が空っぽになったから

    我曾想死是因为心中了无牵挂

    満たされな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きっと満たされたいと愿うから

    感到空虚而哭泣。一定是因为想要填满自己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靴纽が解けたから

    我曾想死是因为,鞋带松开了

    结びなおすのは苦手なんだよ人との繋がりもまた然り

    不擅长重新系起,与人的牵绊亦是如此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少年が仆を见つめていたから

    我曾想死是因为,少年凝视着我

    ベッドの上で土下座してるよあの日の仆にごめんなさいと

    在床上下跪,向那天的我说抱歉

    パソコンの薄明かり上阶の部屋の生活音

    屏幕的微光,楼上的声响

    インターフォンのチャイムの音耳を塞ぐ鸟かごの少年

    座机的铃声,塞住耳朵,仿佛鸟笼里的少年

    见えない敌と戦ってる六畳一间のドンキホーテ

    和看不见的敌人在战斗,在这六榻榻米大的地方战斗的唐吉可德

    ゴールはどうせ丑いものさ

    目的终归丑陋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冷たい人と言われたから

    我曾想死是因为,被说成是冷漠的人

    爱されたいと泣いているのは人の温もりを知ってしまったから

    想要被爱而哭泣,是因为感受过人的温暖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あなたが绮丽に笑うから

    我曾想死是因为,有你灿烂的笑容

    死ぬことばかり考えてしまうのはきっと生きる事に真面目すぎるから

    一味想着死的事,一定是因为太过认真地活

    仆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まだあなたに出会ってなかったから

    我曾想死是因为,还未和你相遇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まれた世界を少し好きになったよ

    因为有这样的你在世上,我稍稍喜欢这个世界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きてる世界に少し期待するよ

    因为有这样的你在世上,对这个世界我稍稍有了期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