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100章

    孙凌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接着往路中间走了几步,看了看杨溢摔下车的地方以及邵凯撞下山崖的地方,脑子里突然就有些一个大胆的想法,赶紧招呼乔桥,“乔桥,你快过来!”

    乔桥不明所以,“怎么了?”

    孙凌几大步走到车的副驾驶门口,“快上车,你开车,我们来试试案件重演!”

    “案件重演?!”

    “对!”孙凌无比肯定,“开车,调回上一个弯道处!”

    乔桥开着车问道:“你刚发现了什么?”

    “现在还不确定,但一会儿就有答案了。现在我们在争吵,争吵的话你脾气就会暴躁。”

    “嗯,所以此时车速应该很快。”乔桥默默加快了车速。

    “对。”孙凌看了看前方的距离,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说:“现在我情绪失控要跳车。”

    乔桥赶紧放慢车速,伸手阻止孙凌,“你要干什么?!”

    孙凌看了看乔桥,一时想不起台词,尴尬了两秒钟后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乔桥回头看了看孙凌,赶紧把车往右侧靠着停了下来。迅速下车扶起了孙凌,“你没事吧?”

    孙凌摆了摆手站了起来,看向车,有些得意道:“你看!”

    乔桥看过去,也猛然间明白了。

    “杨溢摔下车的地方与邵凯撞车的地方相差这么远,怎么可能他停不下车?而且这里是弯道,一面是悬崖一面是山,他要停车的话也肯定是往右侧停,怎么可能直直地撞上护栏?!”

    “所以说,当年那场车祸决不可能仅仅只是一场意外而已……”说到这儿,乔桥猛然想到,“这么简单就能看出来的事情……”

    乔桥和孙凌调查到这里,便认定当年那场车祸是与杨溢有关。虽然知道邵凯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此时也有些觉得这个男人也挺可怜的,为了杨溢抛妻弃子,最后却落得个这么下场。

    只能感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祁抒意听完孙凌所说的,便叫他们回警局了,而正当孙凌给他打电话时,周墨也正准备给祁抒意打电话,一听在通话中便打给了同行的白彻。

    白彻挂了电话便迫不及待地说:“你们猜周墨查到什么了?!十五年前并不是杨溢去做的心理治疗,而是杨溢的儿子邵榛。”

    邵楠和祁抒意都觉得有些吃惊,但又觉得这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都说得通了。

    邵凯绝不是死于意外,否则他完全有可能避免这个意外。杨溢也不会跳车,除非她有不得不跳车的理由,而这个理由恰恰就是邵凯车祸的缘由。但如果说凶手是杨溢的话,她不可能会把自己唯一的儿子送去国外十几年都不去探望,也不会打着自己的名义带儿子去心理治疗。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邵凯的死绝对与他的儿子有关。

    只是白彻还是想不通,“照理说那时候邵凯的儿子才十岁啊,一个十岁的孩子哪有那么大的胆子与能力?”

    祁抒意看了看邵楠,不赞同地说:“如果这个人是邵凯的儿子,他就可以做到。”

    邵凯这一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生了这么两个绝顶聪明的孩子,可惜了,其中一个走错了路。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邵楠如今满脑子都是为什么?到底多大的仇恨使得一个十岁的小孩谋害自己的父亲?如果邵榛真的是杀人凶手,那么他为什么要让他们去查当年的真相?还有他做的这一系列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不管她现在有多少的疑问,能做的却只有,“等!”

    “等?”

    “嗯,”白彻说:“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当年的事情与邵榛有关,更加没有证据证明邵榛就是叶榛,而且,我们还无法证明叶榛就是整件事情的背后凶手。现在就只能等,看是我们先找到当年负责车祸案的有关人员与叶榛的真实资料,还是杨溢他们先露出破绽。”

    邵楠其实也清楚,只是觉得无奈罢了,“嗯,我明白。”

    所幸当三人刚回到警局时,就见周墨领着两人匆匆往外走,白彻赶紧上前问:“周墨,你们干嘛去?”

    周墨一看是他们,迅速回道:“曾忆查到了当年那场车祸去到现场的几个交警去处了,最近的一个就在临市,我们现在就赶过去。”

    与周墨告别后,三人便直接去到了曾忆办公室。

    满屋子的显示器,曾忆坐在电脑面前埋头苦干,对于三人的到来仿佛一无所知。

    白彻看了看满屏的代码也是一无所知,“诶,你这都查到了什么?”

    曾忆猛然被白彻这么一下,想也不想就骂道,“卧槽,你怎么进屋都不知道敲个门……祁……祁教授!”

    “你这有什么新线索?”祁抒意问。

    曾忆有些丧气道:“就查到了三个与十五年前车祸案有关的交警,其中两个去到了外地,另外一个近一些就在临市,刚刚周墨他们已经出发去调查了。”

    “那其他的呢?”

    “哎……什么都查不到!”曾忆大吐苦水,“这什么人啊!他的资料一点漏洞都没有,我都快把他爸妈的爸妈的爸妈的祖坟都拔出来了,都找不到一丝漏洞!祁教授,我们真的不是调查错人了吗?”

    “那查邵榛呢?有查到什么吗?”

    曾忆更郁闷了,“没有!他去了美国后就跟死了一样,什么记录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祁抒意笑了笑说:“可他妈刚刚还说邵榛有给她打钱。”

    “啊?”曾忆震惊了,“不是,我真的查遍了都没找到与邵榛有关的记录啊!”

    白彻看着曾忆受挫的样子,不忍的安慰道:“没事,不怪你,都怪对手太强大!”

    曾忆更伤心了。

    当天夜里九点多,市警察局里与此次案件有关的所有人员都没有回去。除了在外调查的周墨,以及在叶榛和杨溢住处外暗中观察的两队警员外,其余的人都守在警察局里等候着他人的消息。

    祁抒意已经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看时间了,眼看着已经快到了夜里十点,但周墨那没有任何消息,守在杨溢和叶榛住处的人也没有消息,而曾忆这传来的消息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前的了,只是杨溢与福利院的院长的简单通话而已。

    杨溢不可能不去联系她儿子,可是她既没有用自己家里的电话,也没有出门,这说不过去啊!

    祁抒意皱眉沉思了几秒钟,突然开口,“白彻,你赶紧叫人去叶榛房里看他在不在。”

    叶榛明天就要举行演唱会,今晚正住在市里的一家宾馆里休养精蓄锐。白彻犹豫了一下,“我们直接去宾馆里面?”

    “对,必须要亲眼见到他本人才算,快去!”

    “是!”白彻不再多问,迅速到一旁打电话吩咐去了。

    不到十分钟那头就有了回复,白彻听完后有些无措地看着祁抒意,毕竟守叶榛的人是他的手下,然而,“叶榛,不见了!”

    “什么?!”孙凌一直在曾忆处等着,此时正好从外面进来。

    祁抒意赶紧问孙凌,“曾忆那查到什么了?”

    孙凌一脸严肃,“不是,是杨溢出门了。”

    祁抒意立即抬头看向墙上的时钟,这都十点过了,杨溢这个时候出门去哪?

    “跟着吗?”祁抒意问。

    “跟着的。”

    “她往哪个方向去了?”

    孙凌拿出手机,“这个是我们跟着她的人的位置……这……这不是往我们这儿来吗?”

    所有人看着孙凌手里的手机都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手机上的小圆点离市警局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突然,一阵刺耳的铃声响了起来。

    孙凌在所有人着急的注视下接通了电话,“头!那女的进警局了!!”

    杨溢在警局门口踌躇犹豫了许久,她不怕牢里的暗无天日,她就怕就算自己进去了留下邵榛一个人,她更怕就算自己自首,事到如今恐怕也于事无补了。

    可除此之外她想不出任何的办法能补救,她自己犯下的错,决不应该让她儿子来承担!

    杨溢本打算在警局门口等着他们来上班,因为她不确定等到天亮了她还有没有勇气来自首了,可当她进了警局大门时,惊讶的发现,一排警察就站在门口等着她,其中还包括早上找过自己的那两位,以及邵楠。

    杨溢见状不敢再犹豫,立马说道:“我是来自首的!”

    说完她没有任何的说谎的紧张感,反而有一种作为母亲的自豪感,以及赎罪的轻松。

    不等他们开口问,她就自己说道:“邵凯是我杀的,当初我再也忍受不了他一次次的出轨,每次榛榛问起我爸爸去哪了,我都说不出口。那时候我接到消息,说他在外面养的情人又怀孕了,我真的忍受不了了,于是便趁他不注意把他车的刹车给弄坏了。但我没有想到他妈突然给他打电话,让他和我回老家。我死活不愿意,可越是这样邵凯越要我跟他一起回去。上车后我就一直想下车,可他一直死死摁住我。我挣脱不了他,也怕他因为这样而出车祸,只好先冷静下来。他看我冷静了,便慢慢地放松了警惕。后来我终于趁他没注意时,跳下了车。后来的事我就不清楚了,我一站起来就看到他掉下了山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