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99章

    时过境迁,十五年过去,当年的心理咨询室已经变成了一家有名的心理咨询所,里面不管是员工还是老板都已经来来往往换了好几拨人了。

    周墨驱车到达的时候,心理咨询所的门卫刚来开门.

    门卫是一位中年大叔,一到工作日便是起早贪黑的干活,总算盼到了周末,可还没怎么休息就又到了周一。门卫大叔怀着无比怨念的心情睡眼朦胧地推开门公司大门,一转身,猛然发现身后居然还站着一个也不知是人还是鬼的东西,大叔还是比较胆大的,至少没有被吓得大声尖叫,就只是站不稳了而已。

    周墨眼见大叔差点摔倒在地,不仅不扶一下,反而一脸的凶神恶煞,“干嘛呢?见鬼啦?站直了说话!”

    大叔心想,这不就是见鬼了吗?可看着眼前这位身上的穿着,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何况这一警察一大早就堵在自家公司门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大叔讨好似得笑着打听道:“警察同志,您这是?”

    周墨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开门见山道:“我找你们公司的杨总。”

    门卫紧跟着周墨往公司里走去,一边迅速地去开灯,一边继续小心打探着,“杨总还有一会儿才能来,警察同志请问您找我们杨总什么事啊?”

    什么事?当然是大事了!

    十五年前公司的员工如今除了这个杨总其余都已经走了,今早分配好任务之后,周墨就押着曾忆潜进了这家心理咨询所的内部网站,把员工资料给他翻了个底朝天,才找出了这么一个或许能熟知当年的事的人。

    如今这个杨总叫杨致,是前杨总的远房亲戚,当初一毕业就跟着老杨总一起在这家公司学习。后来老杨总,也就是杨溢的小姨去世后,老杨总自己的儿女都对她这个半大不小的心理咨询所不感兴趣,于是杨致便自己低价接手了过来。老杨总是两年前去世的,如果说这家公司还有人可能知道当年的事情的,那就只剩下杨致了。

    因此周墨也就一大早找了过来。

    周墨看也不看门卫一眼,径直往大厅的沙发走去,头也不回地说:“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上班!赶紧去通知你们杨总,就说有警察找他调查点事!”

    “哦,好!好!您坐这儿稍等一下!”

    二十分钟后,杨致才紧赶慢赶地赶到了,他很清楚自己没有什么犯法的行为,但是警察怎么就找上门了呢?杨致满腹疑问,一进公司大门就远远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周墨,人未走近就已从口袋里掏出了烟,客气道:“警察同志,我就是杨致,实在抱歉住得有点远,让你久等了!”

    周墨看着杨致递着烟过来,赶紧摆了摆手,“不用了,不抽!”

    “呃,”杨致赶紧收起了烟,礼貌地伸出了右手,与周墨握了握,“警察同志,还没请教你贵姓。”

    “免贵,姓周。”

    “周警官,你好,你好!这里人多,不如去我办公室谈话吧?”

    “好。”

    杨致领着周墨往办公室走去,路过前台时,迅速吩咐了一句,“去泡壶茶进来。”

    待杨致的秘书送完茶离开之后,他才问:“周警官,您今天来是?”

    时间紧迫,周墨也不跟他废话,“我今天前来,是关于十五年前的一件案子,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一下。”

    杨致更不解了,“十五年前?”

    “嗯。”周墨想了想说,“十五年前,你老板的侄女的老公,也就是那时比较有名的SK董事邵凯,出车祸一事。不知你是否有印象。”

    杨致仔细回忆了一下,经周墨这一提醒,他想起来,倒是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只不过他对此事也仅限于知道而已,便老实说道:“有,一点印象。”

    “嗯。”周墨追问:“那你老板的侄女在那场车祸之后来你们这儿做心理治疗,你又知道多少?”

    “啊!这个我倒是知道!”

    周墨刚一喜,就见杨致满脸的疑惑,“怎么了?”

    杨致仔细想了想,说出来的话着实让周墨惊到了。

    “不对啊……当时是老板的侄女的儿子来做的心理治疗啊!虽然是老板的侄女带她儿子一起来的,但不是她做治疗,是她儿子啊!”

    “什么?!”周墨猛地站了起来,“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杨致心知事情的严重性,便把他知道的想得起的都说了出来,“当时给她儿子做治疗的就是我老板,我那时候还是老板的助理。每次都是老板的侄女带着儿子一起来的,因为每次治疗的时间都比较长,所以有好几次我中途给老板送东西进去都见到老板的侄女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你不信我给你查一下!”

    杨致说着就打开电脑调出当年的资料来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他也吓一跳,“这……这,当年明明是她儿子做的心理治疗,怎么会是她呢?”

    周墨此时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心里有了了然,看了看杨致电脑里的那份资料,“你难道不知道这上面档案不是她儿子的吗?”

    “不知道,因为是老板的侄女,所以……”

    “所以什么?”杨致说着说着就走神了,周墨忍不出追问。

    “哦!抱歉!”杨致回过神来,“因为是老板的侄女,所以当时他们的资料都是老板自己亲自弄的。”

    杨致此时才明白过来,就算是自己的亲侄女,自己好歹也算是老板的亲戚,如果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老板为什么要事事都亲力亲为?

    周墨并不知道其他人的进展,眼看他这儿要调查的都已经调查完了,便想着赶快把线索告诉祁抒意,遂匆匆与杨致告别,离开了心理咨询所。

    而与此同时,茶馆里,白彻想来想去也没想通,“如果说,杨溢隐瞒的真相是与她儿子有关的,那她岂不是说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撒谎,可……”这完全不像啊!

    “如果一个人讲一个谎言说了十几年,她自己都信了,你会觉得她是在说谎吗?”祁抒意见白彻还有些犹豫,便继续说道:“还有一点,杨溢的身份是什么?”

    “身份?”白彻不明所以。

    祁抒意看了看邵楠,道:“用现在流行的话,杨溢就是小三上位。她要是没有一点心机的话,怎么可能会嫁给邵凯。自从她跟邵凯结婚后,邵凯在外面养的情人就不计其数。你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跟自己丈夫离婚的女人,是那种会拿自己的生命跟邵凯斗的吗?也许她会拿自己的生命威胁邵凯,但要她真正的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时,她是绝对不会去的。她肯定一直都盼着邵凯比她早死,这样他的所有财产都是杨溢母子的了。这样的人,什么样的理由会让她从一辆正在跑的车上跳下去的?”

    听完祁抒意的分析,白彻恍然大悟,激动得连声说着,“对对对……”

    白彻这一激动,一句话还没说出来时,祁抒意的手机就响了。他拿起一看,却是孙凌打来的。

    比起周墨去调查的心理咨询所,孙凌和曾忆去查的十五年前负责那场车祸的有关人员,困难了不少。

    心理咨询所好歹还有一个十五年前就在的人,而当初负责那场车祸的交警早已经调走的调走,离职的离职,退休的退休。而且因为只是一场车祸,当时的记录也不是那么完整,如今若是要找出那时的知情人,不是找不到,只是需要的时间太长。于是祁抒意便让孙凌先去到十五年前车祸发生的地方调查,而曾忆则继续寻找叶榛的真实资料,和十五年负责车祸的有关人员。

    孙凌是和乔桥一起去的,俩人虽然去的时候都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一大早就赶到案发现场。

    孙凌将车停在路边,俩人下了车,第一时间都观察起了四周的地形。这么多年过去,除了道路翻新了几次外,这里几乎也没什么变化。只是因为这两年新修了一条高速公路,这条盘山路就变成了人们口中的老路,来往的车辆因此少了很多。

    既然叫盘山公路,这里肯定不会少了山。车祸发生的地方正是这座山的半山腰,公路一侧靠着山,一侧则是悬崖。孙凌和乔桥各自拿着几张当年车祸的现场照片,对照着照片上的场景,找寻着车祸发生的几个关键地方。

    孙凌仔细看了看手里关于杨溢跳车时地点的照片,再对照着自己所站的位置,转身看向乔桥,“诶,乔桥,你看看我站的地方就是杨溢跳下车的地方,对吧?”

    关于杨溢跳下车的地点,是后来交警来后,杨溢给交警指出来的,照片上的公路上标记出来的标志早已经没有了,只有根据路的大概比例找出一个大概的位置。

    乔桥看着照片,对着道路的长度和孙凌所站的位置比了比,“你再往前走两步……嗯,就是那……对,现在就差不多了。”

    孙凌扭头看了看自己身后,接着又看向面前公路的转弯处,赞同地点了点头,便拿出粉笔在地上做了个标记。正当他做完标记抬起头时,正好看到乔桥站在车撞坏护栏掉下山的那块护栏处做着标记。

    乔桥转过头时,正好看见孙凌看着自己发着呆,他看了看自己画的那个圆,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圆画得太丑了?有什么好看的?!乔桥纳闷道:“诶,你在看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