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90章

    白彻只觉得心里一惊,随即是不明白了。他先是眉头一皱,张了张嘴,可好几次都到底也没说出个啥,最后憋了许久总算是开了口。“不是,他这啥意思啊?一面跟李强嘱咐不要把人给弄死了,一面又说‘替你把他们给杀了’,这不是互相矛盾吗?难道他所指的不是今天出事的那俩人?”

    周墨也是没能想通,颇有些赞同地看了一眼白彻,“就是,按理说今天出事那俩人就应该是他说的‘他们’,可这……难道是他给邵律师的那句话其实是错的?他不过是想吓一下邵律师,其实根本就没想过要把那俩人杀了。”

    “不对!”祁抒意是觉得事情远非这么简单,他很肯定地否认了周墨和白彻的话,接着顿了顿,似在思考,片刻之后才条理清楚地跟他们解释道:“照李强的说辞,他是很早之前就找上李强了,可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让他行动?秦墨与邵楠六年不见,为什么偏偏今天他一出现在邵楠面前就出事了?很显然,那人是故意的!他一直在观察着秦墨的一切,很清楚他今天会来找邵楠,所以才会安排李强在今天行动。至于他为什么嘱咐李强不要杀人,依他谨慎的性格,绝对是有意而为之,想必必有后手。”

    几人听了祁抒意的分析很是赞同,只不过想了想却没能推测到他的后手是什么?

    “后手?什么后手?”周墨向祁抒意寻求答案。

    白彻紧接着附和,“就是,祁教授您认为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孙凌是这几人中年纪最大的,一向是比较庄重沉稳,此时他倒没有问那样的问题,反而是冷静地想了想说:“不管他接下来有什么行动,都离不开秦墨夫妻俩和邵律师。而他说的那句‘我替你把他们给杀了’,有没有可能他是要自己动手?我们需不需要派人二十四小时守在病房外?”

    白彻其实是个急性子,脑子转得快也就不那么会认真思考,听到孙凌这么一说,立马觉得事情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孙凌话音一落,他就迫不及待地说:“不好!我马上就去派人!”

    众人就见白彻身影随着话音一起消失在了走廊尽头,除了邵楠外其余的人都是见怪不怪了,没觉着有什么奇怪的。

    邵楠算是个大美人,就算众人知道她是祁抒意的女朋友,但爱“美”之心还是人皆有之,之前白彻在她面前好赖都装得像那么一个沉稳的人,可今天被李强给一激得破了攻,索性是破罐子破摔,又恢复了他那风风火火的性格。所以邵楠倒是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白彻,说风就是雨,一点也没有那股子沉稳的劲,倒是让她好生多看了两眼。

    待白彻彻底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之后,孙凌才接着说出他刚刚没说完的话,“祁教授你怎么看的?”

    祁抒意对此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看法,因此也就没什么特别的交代,反倒是突然问起了那三十万的事情,因为照理说他应该会先给李强预付一部分,否则以李强那好酒贪财的性格,是不太可能没见到钱就去办事的。

    周墨一听祁抒意问起,赶紧回道:“李强交代了,那人给他打了十五万,他才动手的。”

    “直接打银行卡里的?”祁抒意再次问道。

    “对啊。”周墨觉着有些奇怪,“怎么?这有什么不对劲吗?我正打算一会儿就去查一查给他打钱的账户。”

    祁抒意很清楚估计这账户肯定也绝非是那人的账户,查了其实也是白查,但终究也什么都没说,想着指不定也能从里面发现些什么。

    邵楠与祁抒意从警局里出来后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了,家里有易筠在,所以俩人也就没有在外面将就着吃晚饭,而是直接从局里回了家。

    以往邵楠和祁抒意出门时,总是会在路上或多或少聊会儿天,就算两人都是不怎么爱讲闲话的人,可这凑一块还是挺能聊的。可今天这回去的一路,两人都十分有默契的缄默不语。

    邵楠倒算是正常,就最近这些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估计没几个还会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她这还算是心态较好的,也得多亏她素日里也算是沉得住气的人,否则这要换成其他女子,不早就觉得受不住了。

    可祁抒意就不太正常了。

    早在好几年前,祁抒意还在警局干事的时候,那时候他才会经常这样缄默不语,因为总是有那么些令他觉得难以接受,可他又不得不接受的事情存在。可这些年,自从他辞了职,当起了教师和顾问后,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是越来越满意,可以让他尽心地去追求他爱好的事情,所以他享受生活,很少会有觉得烦躁的时候,就算是碰到比如今这案子难上太多的案子,他也只会觉得兴奋,就好像是对手越聪明他越是觉得有挑战。可当这些事情发生在了邵楠周围,他就不再觉得是种挑战了,简直就是折磨!

    因此他是每每想起那个背后的人,就巴不得下一秒就把他给揪出来,可目前在他手里的证据仿佛又是一个都没有,可好像凶手就在他心里了,但他就是找不到能够指正他的证据。

    想到这儿,祁抒意突然想起了另一间极为重要的事情,“你当初说过,你爸妈离婚的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你妈发现了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对吗?”

    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也因为秦墨的突然出现,邵楠一直都心绪不宁,思想不知道窜到哪个角落里去了,猛地听到祁抒意这么一问,还给吓了一跳,也就没有因为祁抒意把“那个人”称之为她爸而有稍微的不舒服,只是愣了愣便答道:“对啊,怎么了?”

    “你说,他就比你小一岁是吧?”祁抒意其实从见到叶榛那一刻就有这么个猜想,可一直没跟邵楠提及,一是因为,邵楠的母亲是因为那个女人跟他父亲离了婚;二,就算是同父异母,可也算是她的弟弟。如果不能肯定他是不会轻易提及的,可如今他却是不得不问了。

    邵楠把祁抒意的话仔细一想,很快就明白了他什么意思,说实话她也挺吃惊的,“对啊……你是怀疑……?”

    祁抒意缓缓将车开进车库,熄了火才转过身看着邵楠,慢慢地说道:“今天他们给我交的怀疑人里就有叶榛。说实话我当初见到他,就觉得可疑,难道你就不觉得吗?你俩实在是太像了!如果说叶榛他在没见过你的情况下,整得跟你这么像,这样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邵楠从没有怀疑过叶榛,也就没有想到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身上去,毕竟那是叶榛啊,是闻静最好的朋友,周萍一家对他那么好,他也对周萍挺尊敬的,怎么会下得了手去杀害她呢?!因此听到祁抒意这不是第一次提到了叶榛,她心里挺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我当初见他第一面的时候也有怀疑,可回来一查,他跟我一年的,而且还比我大。我……很肯定那人就两个孩子,不会再有一个哥哥。加上他不整容了吗?所以也就没怀疑了。”

    祁抒意其实也不愿意相信那人是叶榛,因为这样的结果很可能他就是邵楠的弟弟,如果真是这样,那邵楠该多难受。那人和他的母亲已经毁了邵楠她妈妈的生活,如果还要来毁掉邵楠的话,那样对邵楠和易筠未免太过残忍了。

    只是事情的真相从来都不是因为人们不愿意相信就能改变的,它该是什么,就会是什么。

    祁抒意虽然不愿意相信,可事到如今他还是得把这样的可能提前告知于邵楠,这样总比最后才知道来得好,“我们今天查到的资料,叶榛是美籍华人,从小跟着父母在国外长大,生于1988年3月10日。几年前他22岁时,从美国毕业后回国深造,因长相帅气被星探发现,从此走上了演艺之路,这两年又开始涉足歌手行业。在他27岁生日那一天,也就是过几天的三月十号,将在C城举行他的个人首场演唱会,因此最近的一段时间内他都在C城。如果他就是凶手的话,那么以他的能力要伪造这些信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我们正派人去调查他在美国的生活的一切包括他的父母,很快就会知道到底是不是他。我只是想提前跟你说一下。”

    邵楠是明白祁抒意这样做的目的,可是她不明白如果真的是她那个弟弟,那么他做这些的动机在哪?

    “如果……如果真的是我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弟弟,那么他的动机在哪?这都二十多年了,我跟他无冤无仇!他不可能会做这些事情啊?有什么意义呢?”邵楠可谓是百思不得其解。

    祁抒意也是不知道,当然这也算是他今天主动跟邵楠说起这些的目的之一。

    “邵楠,明天我们先把阿姨送回去吧。然后去查一查关于你……们母女离开之后的事情。”祁抒意明白邵楠很恨她爸,但至于是有多恨,他其实是说不准的,所以他本想说的是‘你爸’,但最终还是委婉了。因为他想,如果可以邵楠是一辈子也不想提起她爸的任何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