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88章

    邵楠打来电话的时候,曾忆的话音刚落,祁抒意一看是邵楠的来电,立即接了起来。

    “你那完事……现在什么情况了?报警了吗?救护车呢?好,具体情况一会儿再说,你让那些人千万别去动他们,以免造成二次伤害。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别急,我马上赶过去!”

    祁抒意镇定地吩咐完一切之后,挂了电话,迅速地对众人说道:“又出事了。C记律师事务所几分钟前发生了一起蓄意伤人案。被害的是邵楠的前男友和他妻子。凶手开了一辆摩托车,用球棒击伤了两人。你们去查一查接手这起案子的是哪个队,把案子接过来,我们负责。车牌号是8134,必须以最快速度把人给抓到,我现在赶去医院。周墨你负责安排这边的事……另外,找人去更加详细的查一查叶榛,包括他的父母,都要查。我先过去了。”

    急救室的灯闪闪的亮着,那鲜目的红,在苍白的医院里显得更加的扎眼,邵楠被这鲜艳的红色给刺激得眼都红了。

    长长的走廊里满是消毒水的味道,邵楠如同一头焦虑的困兽一般不住地走来走去,偶尔有一两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从急救室里出来又走进去,每当他们经过邵楠身边时,她都着急地问一句,“里面情况怎么样了?”护士们总是来去匆匆,时间不给他们任何的停留,只留下一句“很好”便急着走开了。

    她就这么着急地没有目的地来回走着,心里一片混乱和迷茫,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紧绷的状态,就像一根紧绷的弦,随时都有可能会断掉。

    直到一双强有力的温暖的手抱住了她。

    当靠在熟悉的胸膛,鼻息间是熟悉的气息时,她那根紧绷的弦才开始慢慢缓和了下来。

    她从来都不曾想过,竟然一个拥抱也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会驱走所有的不安和阴霾。

    也不曾想到,她也会因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没事了。”祁抒意温柔地说道:“我来了。”

    ——

    “阿姨给你打电话是什么时间?”祁抒意听完邵楠的叙述后这样问道。

    “10点多……”邵楠伸手探了探口袋,“我的手机还在车上……完了,我妈肯定急坏了。”

    “你后来没有给阿姨打个电话?”

    邵楠摇摇头,“没……忘了。”

    祁抒意拿出自己的手机,“现在给她打一个吧。”

    “嗯。”邵楠接过手机,拨通了易筠的号码,“妈,是我。”

    易筠可急坏了,“楠楠,出什么事了啊?我刚刚给你打了好多个电话都没人接,你现在在哪啊?还好吧?……”

    “妈,妈!你先别急,我没事!我手机被我丢车上了,没在身上,所以没听到。这是祁抒意的号码,你不用担心,我没事。”

    “没事,我怎么不担心啊?!那个快递是怎么回事啊?我刚给你说了你就没声了,我刚刚听到你那边好像有人喊秦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那个秦墨吗?”

    邵楠不知道要怎么跟易筠说这些事情,她本没打算让她知道的,一时间没有开口。

    易筠等了一会儿,没听到邵楠的回答,急了,催促道:“你倒是说话啊,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是要急死我吗?!”

    “妈!”邵楠深吸了两口气,停顿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妈,最近出了很多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你今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秦墨就站在我车前,突然……我听完你说的,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知道那个人说的‘他们’是谁,脑子里一片混乱,突然就听到一声尖叫。一抬头,就看见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拿了根球棒向秦墨挥去,他老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替他挨了那一棍。我刚一下车,那个人又回来了,给了秦墨一棍……现在我就在医院,秦墨和容肆还在手术室里……”

    “他们没什么大碍吧?”

    “不知道,暂时还不清楚。”

    易筠沉默许久,小心翼翼地问道:“快递上说的‘他们’就是秦墨和……”

    邵楠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嗯。”

    易筠吓得呼吸都变得沉重了,“那……是谁?他是谁?”

    “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谁!”邵楠握紧了手掌,没来得及修剪的指甲扎进了肉里,但她仿佛没有知觉一般。

    突然她手里的手机被祁抒意握住了,而另一只手也被祁抒意轻轻松开。

    “让我给阿姨说几句。”祁抒意在邵楠诧异的眼神中拿过了手机。

    邵楠疑惑,“你要跟她说什么?”

    “等等。”祁抒意向她做了个静音的手势,对着手机说道:“阿姨,我是祁抒意。”

    “小意?”

    “嗯,是我。”祁抒意问:“阿姨,今天是谁给你送的快递?快递单上都有什么?”

    “就是快递员啊。一个个头小小的女孩子,快递单上的电话打不通,她就给我们送到楼上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祁抒意顿了两秒,“阿姨,邵楠跟我在一起的,你放心好了。你跟桑榆今天能不出门就不要出门了,我们晚上就回来了。”

    “那好吧。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早点回来,我跟桑榆不出门了,就在家里的。”

    “怎么了?”祁抒意一挂电话,邵楠就迫不及待地问:“你认为他会亲自去送快递?”

    “只是一种猜想而已。”祁抒意注视着邵楠,想了想说:“我在想,他这次为什么‘失手’了?”

    “失手?”邵楠不理解。

    “嗯。”祁抒意解释道:“他寄给你的快递里写道,‘他们背叛了你,我替你把他们杀了吧。’可事实上却是用的棒球棍。有那么多种方法,他为什么要选择棒球棍?这种非常不容易致死的方法?”

    邵楠震惊,心里有种想法呼之欲出,“你的意思是……”

    “我在想,他这是故意的呢?还是其实是另有其人?也许‘他们’并不一定指,里面那两人。”

    邵楠皱眉,想了想,微微摇了摇头,“可除了他们不会有其他人了啊……”

    祁抒意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太执着于这个问题,“没事,一会儿肇事司机抓到了就会有答案了。”

    “还没抓到吗?”

    “他们还没来消息,应该没有。不过估计快了,要不了多久。”

    “嗯。”邵楠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刚想问他之前说的新线索到底是什么,手术室的门就打开了。

    “医生,他们俩没事吧?”

    中年医生看着邵楠和祁抒意,“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吗?”

    邵楠摇摇头,“不,不是……”

    医生一听立即看向一旁的小护士,“病人家属呢?”

    小护士赶紧答道:“病人家属马上就到。”

    “再催一下,需要马上就动手术!”

    “好!我马上去!”

    “动手术?”邵楠紧张不已,“很严重吗?”

    医生看了她一眼:“你是他们什么人?”

    “我们是警察,这是我的警官证。”医生话音一落,祁抒意就拿出一个像模像样的警官证出来,“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他们二位的伤势如何。”

    医生看了看祁抒意,如实答道:“女的算幸运的,如果再偏一点就会伤到神经中枢,那样可就不是小事了。只是晕过去了,现在已经清醒了。只是男的就比较严重了,肋骨断了一根,压迫到了肺部。需要马上动手术。”

    医生说完又扭头看了一眼小护士,“催了吗?”

    小护士有些被吓到了,哆哆嗦嗦道:“两位病人的父母目前都没在城里……”

    “你不是说快到了吗?”医生怒了。

    小护士险些要哭了,“他们说是打电话让人来,可突然又说那人也不在,正在打电话叫人!”

    “你……!”

    “你不是说那女的醒了吗?他们俩是夫妻,可以让她签字!”邵楠突然想到。

    “是吗?”医生看向小护士。

    小护士一脸懵懂。

    医生双眼一瞪,“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很快,手术室的红灯又再次亮了起来。

    邵楠看了看那红灯,沉默了好久才转身对祁抒意轻声说道:“我们走吧。”

    祁抒意抬头看了一眼‘手术中’三个字,揽着邵楠的肩,用力握了握了,“嗯,走吧。”

    ——

    祁抒意和邵楠从医院出来后就已经快到下午1点了,俩人随便找个地简单用了午饭,还没吃几口就接到了周墨的来电,肇事司机已经抓到了,俩人又火急火燎赶往警局。

    肇事司机是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男人,看上去估计有六十多了,但实际年龄却刚刚五十。整个人都邋遢得完全不修边幅,不用凑近就可以闻到那一股恶臭。因长期沉浸于烟酒和女色,身子十分的薄弱,穿着一件不知从哪来的过大的棉毛,靠坐在椅子上时就跟缩在棉袄里一般。

    邵楠和祁抒意赶到警局的时候,周墨正在审讯室里审问这人。

    “什么情况了?”祁抒意看了看审讯室内的情况,向白彻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