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87章

    秦墨虽然来之前就料到了邵楠会是这样的反应,可还是被她这般冷漠决绝的态度给刺激到了,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语气,就跟一把刀子似的,一下一下刮在他的心上,钻心的疼。而他心里又总有一股怒气,上不来下不去,使得他无比的烦躁。

    心知邵楠绝不会很快下车来,秦墨索性也放松了一下紧绷的神经,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抬头看了一眼邵楠,拿出了一支烟和打火机。

    秦墨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当那残余的气体从他口腔里呼出时,仿佛也带走心里的一丝烦躁,让他好受了许多。

    当摩托车发动时的噪音在宽阔的停车场响起时,他正好将第一口烟呼出,刚放松了一些。听到声音,本能地抬头向声源望去。可当他刚一抬头,还没看清车在哪时,耳旁就传来一声熟悉的惊呼,紧接着就扑了个踉跄,险些被扑到在地。

    事情发生得太快,邵楠刚听到那声尖叫,一抬头就只看见一根明晃晃的棒球棒猛力地砸向扑在秦墨身上,抱着他的那个女子身上。

    时间仿佛在那一瞬间静止了,邵楠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直到手里的手机掉了下来,砸到了她的腿上,才使得她回过神来。

    她紧盯着前方,慌张地伸手去推开车门,试了好几次才开了车门,跌跌撞撞地下了车,撑着身旁另一辆车站稳深吸了一口气,当她再次抬起头时,只见那辆摩托车又朝着秦墨和容肆飞奔而来,丝毫没有给人喘息的机会,仿佛用尽了全力往秦墨背上砸去。

    秦墨正抱着晕过去了的容肆,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更没想到容肆居然就在这儿。当他听到容肆的惊呼时,扭头就看到她向自己飞奔而来,没有给他一丝的反应时间,就感到她扑在了自己身上,紧接着就眼睁睁看着一根球棒砸在了她的身上。

    他就这么眼看着容肆替他挨了那一棍,晕倒在了他怀里,而他根本没有任何时间去做些什么。

    秦墨抱着晕倒的一脸苍白的容肆,脑子里什么也想不起来,抱着她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只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他伸出颤抖的手,想摸一摸容肆苍白的脸颊,想叫一叫她,眼看着马上就要抚摸到她的脸颊,背上猛地一阵疼痛,仿佛五脏六腑都被错位的疼痛袭来,使得他手上一松,容肆一下摔到了地上,他也不可控制地倒在了她身上。

    一股令人恶心的铁锈涌上心头,秦墨嘴里恶心不已。一开口,一股鲜红的液体就喷到了地上,他吃力地用尽力气抬起头,看了一眼那飞奔离去的摩托车。

    邵楠停车的地方就在事务所楼下,这里一般都是提供给客户停车的地方,事务所员工停车的地方则在对面不远处真正的停车场处。只不过今天邵楠就只是来办事,很快就要离开,所以就跟门卫说了声停在了事务所楼下。

    这个点还没不到下班的时间,偌大的地方除了车一眼望去一个人没有。只不过楼下看不到人,楼上可有不少人趴在窗户边看热闹。

    原本这些人只是想看一看邵楠与秦墨,却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当那辆摩托车冲进来把人打了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很快就反应过来,飞本下去,报警的报警,叫救护车的叫救护车。

    他们没想到,当他们赶到楼下时,就那么一会儿工夫,秦墨竟然也受伤。

    一时间所有人都围了过去,有的人叫着要看一看他们的伤势,有的人赶紧制止,唯恐给他们造成了二次伤害。

    邵楠就被这群人挡在了外面,她无力地靠在车上,很想走过去看一看秦墨和容肆的伤势,可双脚却一丝力气都没有,走不过去。

    “他们背叛了你,我替你把他们杀了吧。”

    她猛然想起了这句话,邵楠透过人群看了一眼秦墨和容肆,迅速转身拉开车门拿出手机。

    ——

    “什么情况?”祁抒意一推开会议室的门,看到周墨等人便问。

    “祁教授。”

    曾忆离祁抒意最近,赶紧把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祁教授,你看。”

    祁抒意接过来翻了翻,“四个?”

    “嗯。”周墨说,“只有这四个与我们推断的最相符合。”

    祁抒意快速浏览了一遍手中的资料,翻到第三页那人,问:“178?”

    白彻解释道:“都没有任何一个全都符合的人,这个顾宸除了身高其余都符合。是演员也是歌手,而且与楚沁关系还算不错,合作过好几部戏。两部戏中他都是演的男主,楚沁是女主。学历也高,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奶奶一起长大的。事发这几天,他接了几个商演,都在C城。”

    “不是他。”祁抒意很肯定地说:“除了身高,其余的都可以作假,但身高不会。邵楠是亲眼见过那人,她有175,一个178的男子要穿多高的增高鞋才会让她觉得‘非常高?’所以绝对不可能是他。”

    “……嗯。”孙凌赞同地点了点头,紧接着突然问道:“那叶榛呢?”

    “叶榛?”

    “嗯,就是最后一位。”

    祁抒意一脸沉思的样子,翻到了最后一个人的资料。

    “叶榛,生于1988年3月10日。美籍华人。从小跟着父母在国外长大。22岁时从美国哈佛大学毕业回国,在校时主修电子工程和数学,毕业时已拿到两个系的博士学位。此人智商高达210。在国内工作时被星探发现,开始涉足影视业,没想到在这行业也发展得风生水起,这两年俨然已经成为国内一线明星。同时也是位歌手,过几天,就是这个月十号。他生日这一天将在C城举行他个人的首场演唱会,所以这段时间他都在C城。而且他跟闻叶成一家的关系都非常好,不少八卦报纸都曾报道他与闻叶成的女儿的绯闻,据传两人已经是交往的恋人。”孙凌顿了顿,接着说道:“只不过他父母的婚姻非常幸福,他的身体和心理的各项检查都十分正常,没有任何的心理问题。跟我们推断的生活环境不符,此外,他与楚沁也互相并不认识,俩人没有任何的接触。”

    叶榛。

    祁抒意听完孙凌的叙述久久地没有说话,叶榛?叶榛?为什么是88年?为什么?他的推断不会有问题,那么是哪错了??

    随着祁抒意的沉默,会议室里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气氛,曾忆年纪最小不一会儿就受不住了,翻了翻叶榛的资料,随口说道:“我真的觉得,越看他越像邵律师,俩人这也长得太像了吧!”

    听完曾忆的话,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看向了他,曾忆缩了缩肩,“怎,怎么了?我说错了……?”

    周墨看了他一眼,抬头看向祁抒意,“祁教授……叶榛与邵律师真的长得很像,这不会是巧合吧?”

    祁抒意猛地闭上了双眼,似在寻找什么一般,探索着,几秒之后又突然睁开了双眼,“你们找一找叶榛整容前的照片。”

    “整容?”

    几人面面相觑,“他整过容?”

    “嗯。”

    曾忆一按下搜索,上百条新闻就钻了出来。

    “找到了!”曾忆快速拉动进度条,粗略地看了看,“好多年前的事了,三年前被网友给拔出来了,说是他在毕业前出了车祸,伤到了脸,所以才整的。”

    祁抒意看向电脑屏幕,“有照片吗?”

    “有……不过都是他初中和高中的毕业照。”

    “你能把他弄清晰一些吗?”

    “当然可以。”

    不一会儿一张稚嫩的脸庞就出现在了电脑屏幕上,虽然仍旧有些模糊,但比之前已经清晰了不少。

    照片上的叶榛依旧十分帅气,只不过与现在不同,那时的少年长得是英俊帅气,有着一股阳刚的美。原本的菱形脸变成了瓜子脸,鹰钩鼻变得更加精致高挺笔直,最明显的还是那对眼睛。照片上的少年,有着如鹰眼般犀利的双眼,如今却像是一对狐狸的眼睛,清澈灵动。

    而就算是这样,人们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仍旧会第一时间认出来,这就是叶榛。

    尤其是他左眼角下还有一颗非常引人注目的泪痣。

    泪痣,往往被认为是一颗不吉利的痣,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把它给去掉,更何况是比一般人更加注重脸面的明星。只不过叶榛是个例外,他眼角的那颗泪痣仿佛更是他的标志一般,使得如今的他看上去更加的迷人,有着一种别样的阴柔美。

    祁抒意盯着电脑上的那张照片,非常认真仔细地看着,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在他脑海里晃荡,但他怎么也抓不住。总觉得有哪点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片刻之后,突然的一瞬间,他才猛然发现,“你们觉不觉得,就算是不整容,他跟邵楠其实长得也有几分像。”

    经祁抒意这么一说,这几人也都发现了,曾忆点了点头,“如果说整容后有8分像的话,整容前至少也有4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