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84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绝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只有生与死的距离才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闻叶成轻轻推开那扇厚重的铁门,一阵清新的花香向他铺面而来。

    记忆中好像他从未有认真仔细地观赏过这小花园,甚至于根本就没有回来几次,少有几次的回来都是匆匆回来,又匆匆离去。从未认认真真看过这里的一花一木、一草一树。

    这个小区全面建好也不过两三年前的事,而开始规划却是差不多八年前的事了,中途几经波折历经三四年才建成。

    八年。

    闻叶成想到这儿心里的情绪如浪潮般翻涌而来,八年前,多久远的事了,那时候一切都还是那么幸福。

    Lavie地产的秦总秦晏跟他是从小一起混到大的死党,当时决定在C城建造这样一个别墅群的时候,就说要送他一栋,当做给他和周萍补上的结婚礼物。闻叶成没有要他送这么一栋,只是给了他一张纸,纸上写的就是周萍想要的那么一栋房子。

    “我想要一栋不会很大,就像乡下,家里自己修的两层楼平顶房那么大,要带一个小院子。我可以在里面种点蔬菜,你知道的,我也不会些什么,就种菜还懂得多一点。不用很大,就种一小快地就可以,这样一年四季我们都可以吃上自己种的菜了……虽然估计就只能吃几顿。当然还要种点花,哦,还要一棵树,树下可以挂一个秋千,小时候我还在我们家后面的橘子树上挂根绳子当秋千呢,只不过有一天被小胖给我坐断了,然后还把他胳膊给摔脱臼了,结果爷爷就不让我再挂绳子了。至于房子嘛,坐北朝南最好,这样一整天院子里都会有阳光了……最好的话,屋子外面还有个小池塘……这个我就说着玩的。我们隔壁村有个孩子家后面就是一个池塘,夏天到了,整个池塘都是荷叶荷花,超级漂亮,那时候特别羡慕他们。只不过现在也就想想而已……嘻嘻。最好家里有一个很大很大的书房,客厅这些都可以小,但一定要有一个大一点的书房,里面要放得下至少三个书架,我要一个,你一个,静静一个,这样你再把书弄乱我也不会嫌弃你了!哦,最后,我还想养一只金毛,咱们现在的家太小了,而且还住这么高,我都不敢喂狗,我怕它恐高……一定要是金毛,好可爱!”

    闻叶成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却没想到自己记得这么清楚,记得当时周萍的兴奋,记得她脸上的笑容,记得她眼里的星辰。

    只是最后房子建好了,他却失去了住在这里的勇气。

    院子很漂亮,春天到了,花都开了,放眼看去,这里的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变,一如它们的主人还在的样子。

    仿佛屋子里还住着那个人一样。

    只是,闻叶成知道,清楚地知道,那个人不在了,是真的不在了,如果没有那寥寥的几个人还记得,这个世界仿佛她就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此时的天已经快黑了,小区里、城市里、这个世界都是一片合家欢乐的场面,闻叶成一点都不敢去想象,一点也不敢回头,只要他一回头,周围全都是灯火通明的场景,只有他,只有他是一个人。

    这栋美丽的房子里再也不会有那么一盏灯亮着,再也不会有那么一道菜热着,再也不会有那么一个人等着。留给他的只有冰冷的铁门、冰冷的院子、冰冷的房间。

    闻叶成轻轻抚摸着冰冷的墙壁和家具,双手颤抖,一步步走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房间里。他清楚的知道这个房子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毛孔,每一次心跳,只是少了那个人,它现在已经不会心跳了。

    地上周萍留下的一切痕迹如今已经被完全的清洗干净,仿佛她从来不曾睡在那一般,舒软的羊毛地毯穿梭在他的指尖,黑暗中闻叶成看不清地上是否还留下了她的印迹,但那熟悉的血腥的气息仿佛依旧还固执的残留在这个房间里,一丝丝渗进他的呼吸里,渗进他的毛孔和血液里。

    闻叶成此时觉得他整个人每一份每一秒都是煎熬,这里的一切都让他窒息,可除了这儿,他不知道他还能去哪?只有这儿,只有这儿才会有她生活过的痕迹存在。

    闻叶成独自在这栋房子里待着、沉默着。他不敢开口,甚至连水都不敢喝一口,因为只要他一开口,他觉得自己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可是他怎么会哭呢?他可是闻叶成,什么时候哭过?只是心里有些难受而已。

    更何况,人都没了,她也再不会在意了。

    随着一声巨响,无数绚烂的烟花绽放在了C城的天空,烟花很漂亮,闻叶成坐在桂花树底下的秋千上,仰着头,双目无神地看着这绚丽的烟火。

    一闪而过的光芒照在了他的脸颊上,烟花有多绚丽,光芒有多耀眼,他就有多落寞。

    随着一阵人声鼎沸的欢呼,夜空中五彩斑斓的烟火慢慢聚成了一句,“元宵节快乐”。

    闻叶成盯着这句话,再也忍不住了,踉跄地飞奔离去。

    不一会儿就响起了汽车离去的声音,很快又迅速淹没在了这万家灯火中。

    今晚的月光很亮,月色很美。

    闻叶成借着这美丽的月色,认真地,仔细地,唯恐错过一眼地看着周萍那美丽的面容。

    “今天是元宵节啊,你还记不记得有一年,你包了五个?六个?是六个吧,六个元宝汤圆。我跟你打赌我一定吃到的比你多,你还不信,最后没想到全被我吃到了!你还说我一定作弊了,我说明明都是你自己包的,我怎么可能做得了弊?你还一直不信,我真的没有作弊!那个一点也不好吃,还把我牙给硌疼了!你都不知道有多疼,疼死我了!”

    闻叶成靠着墓碑,扭过头喝了一口酒,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整个陵园都静悄悄的,一点人声也没有。

    闻叶成看了看山下那如银河般的五颜六色的灯光,沉默了一会儿,又猛然想到了什么,兴奋地侧着脑袋,看着周萍的相片,兴冲冲地说:“你记不记得有一次我们去爬尧山?那时候尧山还没有被开发,随时都可以去,不像现在进去还得登记。我记得那天好像是情人节……你说你想看一看夜晚的C城是什么样的,是不是特别的科幻,灯光此起彼伏就跟一张巨大的3D图一样。结果我们两个就大半夜去爬尧山,然后在山上被风吹得,跟两个傻子似的,不到十分钟就灰溜溜地下来了……其实我们应该在上面照张相的,整个城市的夜景给我们当背景……是不是特别的梦幻?”

    回答他的只有无尽的静谧。

    闻叶成却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仍旧只是温柔地看着,轻轻抚摸着那张照片。过了一会儿又自言自语道:“还有一次,我们一起去泰山看日出,你还记得吗?我们把静静丢给了妈,出去玩了小半个月,结果回来她好长时间都不理我们……她,现在也不理我了……”

    闻叶成再也笑不出来了。

    他仍旧紧盯着那张照片,温柔而落寞,孤寂而悲痛。

    “你,怎么……怎么舍得……?怎么舍得?”闻叶成紧紧地握着手里的啤酒,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就像是用尽所有的力气去控制着自己。过了好久他才猛地松开了手,一口喝光了罐子里的啤酒。全身无力地靠在墓碑上,沉默着,双目无神地看着某个地方。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凄哀痛苦的声音在陵园响起,刚开始还只是断断续续的几个不成句的词,渐渐地成了一句话,成了一首歌。

    “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还留住笑着离开的神态/当天整个城市/那样轻快/沿路一起走半里长街/还记得街灯照出一脸黄/还燃亮那份微温的便当/剪影的你轮廓太好看/凝住眼泪才敢细看/忘掉天地仿佛也想不起自己/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就算会与你分离/凄绝的戏/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明日天地只恐怕认不出自己/仍未忘跟你约定假如没有死/就算你壮阔胸膛不敌天气/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第二日,闻叶成是被陵园的清洁工打扫时发现了给叫醒的,醒来时脸上的泪痕都未干透,那人说被他吓了一跳,心惊胆战地走近时,正好一行泪水从他眼角滑落。

    闻叶成道过谢后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便离开了,留给清洁工一个落寞的背影和一地的啤酒罐。

    曲终人散。

    最终还是,待你荣华富贵,红颜已枯骨成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