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83章

    “所以他必然有着一份很得体的工作。如果不是他最近辞职了的话,那么请问,什么样的工作,会使得他给楚沁打电话的时间这么不固定?”祁抒意停了下来,端起水杯喝水,给其他人一点思考的时间,接着才说:“他是一个特别谨慎的人,所以他不可能会在一个不能受他控制的地方,比如说工作的地方,人很多,他是绝对不会在那给楚沁打电话的。所以他绝不可能是一个早九晚五的上班族,也不可能是某个公司的老总之类的,因为就算是他们,时间也不可能这么多变。早晨、上午、下午、中午、凌晨、半夜,这样的休息时间,结合楚沁的工作想一想,最有可能的是,他也是一个演员,而且还是一个声音很有特色的演员,或许他也是一个歌手。”

    白彻点了点头,看了看曾忆,“我跟曾忆去调查与楚沁的好友以及与她有过合作的演员。”

    曾忆附和,“好。”

    周墨和孙凌也对视了一眼,周墨说:“那我跟孙凌去调查闻叶成和周萍。”

    “嗯。这个人很高,纤瘦,但绝不是一般理解的那样瘦。他的身材很好,能一掌劈晕他人的人身体素质不可能差。此外他很有钱,所以至少得是二线以上的明星。他非常聪明,至少我认为比我都聪明,所以他的学历不仅不会太低而且很高。事发这几天他得是在C城的。还有一点,他的家庭关系不会很融洽,他的主要目的是邵楠,而邵楠是一个很有名的离婚律师。不管是上一个案子中的郑乐乐,还是这次事件的周萍和楚沁,事实上都是与第三者插足有关系。或许是他父母婚姻失败,导致他从小的家庭生活环境不幸福,但也有可能是他自己的婚姻不幸福。”祁抒意说到这儿,扭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间,“今天是周萍的葬礼,你们去不太合适,所以我跟邵楠一起去,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线索。”

    邵楠搁下笔,合上文件夹,看了看时间,看向祁抒意,“我们走吧?”

    “嗯。”祁抒意拿起邵楠之前记的笔记,看了看,将文件夹一起给了周墨,“辛苦了,有什么新的线索及时通知我们。”

    ——

    微风携着小雨不声不响地飘洒在空中,冲刷了尘世的喧嚣和浮躁,陵园安静而清新,安静得能清晰地听到闻静若有似无的哭泣声。

    周萍走得突然,墓碑上的遗照用的是她年轻时候闻叶成给她拍的一张照片。岁月掩去了她美丽的容颜,若不是见到这张照片,邵楠绝不会想到她也曾这般美丽动人过,仿佛惊艳了时光。

    春雨如同一个含蓄的美人,悄无声息来到人世间,从墓碑上一滴滴掉了下来,就像一双温柔的手,慢慢地抚摸着周萍的脸颊。闻叶成一手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一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整个人如同被定格成雕塑了一般,默然无语、面无表情地站在墓碑前,双眼紧紧盯着相片上的周萍。

    周萍走得很安静,偌大的陵园里竟然只有不到十个人。

    她这一生应该算是失败的,当她离开这个世间的时候才发现,她没有朋友,仅有的几个能说得上话的人,全是家里的佣人。

    除了闻静,她没有亲人。

    她也没有爱人……

    我们会死于天灾,死于人祸,死于疾病,死于生命的规律,可周萍却是遭受了最痛苦的死法,死于绝望。

    死于对闻叶成的绝望,死于对爱的绝望。

    这才是她一生中最悲哀的事情,她花了她的大半辈子去彻底的爱一个人,大概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她会死于这份深沉的爱。

    这是一场很安静的葬礼,闻叶成没有让任何的人来打扰她,来的人就只有为数不多的真正会关心周萍的人。

    邵楠也被他算作了其中一个,大概是因为她算是周萍身前的最后一个陪伴她的人。

    邵楠本以为闻诚集团的闻总夫人的葬礼,应该会来不少的人,至少C市经济的大半壁江山都会出席,却没有想竟然只有孤零零的几个人。

    除了闻叶成和闻静,就只有闻叶成的助理黎言,周萍的司机王虎,以及叶榛。

    从陵园出来时,闻静几乎是哭晕过去了,最后叶榛只把她背了出来。

    “闻总,我们先走了。”邵楠说。

    闻叶成此时早已不复那天那般崩溃,仿佛又恢复成了那个沉重冷静的商人模样,平静地看着邵楠和祁抒意,“嗯,如果有了结果,请务必告诉我。”

    祁抒意收回视线,对闻叶成点了点头。

    俩人一上车离开,祁抒意就看了看后视镜,问:“那个跟闻静一起的人是谁?”

    邵楠扭头看着祁抒意,“叶榛,你不认识?”

    “我该认识?”祁抒意不解。

    邵楠想了想,以祁抒意的性格,估计就算以前认识也该是忘了,“他这两年挺火的,就算我平时不怎么看电视,我也知道他。他跟闻静关系非常好,还被狗仔拍到过,说闻静是他的绯闻女友。不过周萍说俩个人就是普通的朋友,闻静很喜欢叶榛,跟追星族一样。具体情况不清楚,不过我之前去周萍家时,还见过叶榛,两人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祁抒意沉默了两秒,突然问:“他是演员?”

    “嗯……”邵楠震惊地看着他,“你觉得是他?”

    “我只是问一下。”祁抒意看了看邵楠,“你很震惊,难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

    “没有。”邵楠想了想说:“只是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突然听你这么说,有点惊讶而已。”

    “从来没有?为什么?”

    “他跟周萍一家的关系都非常好,尤其是与闻静……我反正觉得俩人不光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而且他的风评非常好,上次在周萍家碰到真人,接触下来真的觉得他性格挺好的,很绅士,给人感觉很阳光。而且对周萍是真的好,就跟女婿讨好丈母娘差不多的感觉。所以,我没有想过是他,感觉不像是那种心理变态的人。”

    “嗯……”祁抒意扭头仔细看了看邵楠,“你有没有觉得,他跟你长得好像。”

    邵楠点了点头,“不止你这样觉得,基本上见过我的人都这样说。只不过,我是纯天然的,他是人工的。听他说是因为出车祸毁了容,后来医治好后就这样了。我看过他之前的照片,确实是整的。不过他本身也长得挺好看的,比现在的样子man一些,现在反倒有点阴柔的感觉。”

    祁抒意没有再开口,认真盯着前方开着车。

    快到警局时,邵楠猛然想起,“上次去调查王虎的车有什么线索吗?”

    祁抒意想了想,“没有,他住的那片环境太差了,没监控不说,附近就是一个职业技术学院,经常出没些小混混,什么线索都没有。”

    邵楠皱眉。

    虽然祁抒意给出的线索够多了,但同时调查也更麻烦了,人数和内容都多,而且所要查的人大多都是娱乐圈的,比一般的人更注重隐私,查起来不是一般的麻烦。

    这一方面,邵楠和祁抒意都帮不上什么忙,俩人干脆放下心来,在家陪着易筠和秦桑榆好好一起过元宵节。

    晚上吃饭的时候,易筠不知怎的,突然想起来问邵楠,“楠楠啊,上次你回家说的那个官司,结果怎么样了?败诉了吗?”

    邵楠脸上的笑容立即僵住了,怔了片刻,有些不自在地看了一眼易筠,“嗯。”

    易筠有些感伤,“哎。”

    邵楠好不容易有的一点好心情顿时全无了,偏偏秦桑榆与易筠压根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秦桑榆唏嘘不已,看着易筠说:“哎,要是她能像姨你一样想得开就好了。”

    “嗯,哎”易筠摇了摇头,“现在能像她这样想不开的人还真的很少见了,希望她现在能自己看开一点,后面的日子还长呢。”

    祁抒意一直注意着邵楠,赶紧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小榆,你们学校什么时候开学?”

    “这周六周日两天报名。”

    “嗯。”祁抒意想了想说:“我一个朋友也在A大教书……你大四了吧,这学期准备干什么?”

    秦桑榆突然有些难过,“实习……本来上学期期末就该去了。”

    “……”祁抒意又问:“你不考研吗?”

    秦桑榆倒是跟易筠非常像,十分乐观,并没有难过多久,很快就自嘲地说:“我又不像我姐,从小没我姐看着,估计高中读了就出去打工了。终于混完了一个毕业证,这次说什么也不再读了。”

    说完就嘻嘻哈哈笑了起来。

    易筠在旁边佯装生气地瞪了她一眼,“明明是自己心态不好,还怪智商不够。”

    “……大姨,有你这样打击人的吗?”

    “我说的都是事实,怎么叫打击你了?!智商不够,心态不好,还不让别人说了!哎……”

    温暖的灯光照在屋里的每个角落,客厅的电视里传来元宵晚会喜庆的笑声,与饭桌上交谈甚欢的其乐融融的场面相应,一室的温馨在这团圆的节日里上演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而有的人笑着,就必然有人哭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