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第81章

    十多分钟后,祁抒意在邵楠即将爆发之前,终于在沙发缝里翻出了他的银行卡和信用卡,俩人总算是可以出门了。

    祁抒意出门后正好看到邵楠拿出手机,“怎么了?”

    “没事,”邵楠拿着手机往电梯走去,“走吧,我给老板回个电话。”

    祁抒意立即制止,“等等。”

    邵楠回头看着他,不明所以,“怎么了?”

    “你这几天先别去上班了。”

    “……”邵楠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好。”

    “你老板让你周五去?”祁抒意见邵楠挂了电话立即问道。

    邵楠收起手机,“嗯,我手里还有几个案子,他让我休息的话就先拿去交接给其他同事。我自己说的周五去,明天,不是还得去参加葬礼?后天是元宵节,桑榆估计会来了,所以周五再去吧。”

    “桑榆?”祁抒意仔细回忆了一下,想起来这位是邵楠的表妹,“A大什么时候开学?”

    “就这几天吧,估计就这周末,这几年的元宵节,我都是跟桑榆一起过的。”邵楠停顿了两秒,说:“一会儿回去给她打个电话吧。”

    不过这个电话她却没能打出去。

    邵楠与祁抒意吃饭完后,一路边聊边回到了22楼。俩人站在邵楠家门前,邵楠一把钥匙插到钥匙孔里,脸色就变了,“有人来过了。”

    “什么?”祁抒意看着眼前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门,非常不解,“你怎么知道?”

    邵楠没有回答,只是小心翼翼地拧开了锁,正准备一把拉开门时,祁抒意迅速地制止了她。

    “你真的确定有人来过?”祁抒意放低了声音,面无表情询问。

    邵楠看着他点了点头,很肯定地说:“嗯。”

    祁抒意沉默了两秒,伸手轻轻拉开了邵楠的手,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往门后走去,“我来。”

    邵楠也没跟祁抒意挣,在这些事上,她永远选择无条件相信祁抒意。

    祁抒意站在门后,一手握着门柄,停顿了一会儿,一鼓作气一下子拉开了房门。

    随着门的打开,三道熟悉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警察!站住,不许动!举起手来!”

    “哎哟,我靠!吓死我了!”

    “把你手举起来!放在脑后!蹲着!”

    “诶,小榆啊,你姐啥时候弄了只鸟来喂啊?怎么都没跟我们说一声啊!你晓得?”

    “我也不晓得!这鸟……有点丑!”

    “你才丑呢!你全家都丑!你个丑八怪、八婆、男人婆,你看你那内分泌失调的脸,简直吓死本大爷了!像本天神这样鸟见鸟爱,人见人羡,花见花开的美貌,怎么是你这样的凡夫俗子能欣赏得了的?哼,简直庸俗!”

    “……”

    邵楠做梦也没想到秦桑榆招呼不打一声就来了,还把她妈也带来了!这两人绝对是故意的!

    “妈……”

    秦桑榆和易筠还处于震惊中,一时没反应过来,反倒是那个美得“惊为天鸟”的小蓝最先反应过来,扑闪着它的翅膀就往邵楠和祁抒意飞去,“亲爱哒,你回来啦!”

    ——

    邵楠把她妈和桑榆提来的东西捡到了厨房,顺便洗了一些提子出来,“妈,你们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啊?!”

    易筠收回视线,看着邵楠,脸上堆满了掩饰不住的笑容,“那个就是祁教授?”

    祁抒意刚把小蓝关回了笼子,此时正在卧室里给它喂食,邵楠扭头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觉得深深的无奈,“妈……”

    易筠见邵楠不理她,直接把目光转向了正在一旁吃提子的秦桑榆,“小榆啊,那个是不是就是祁教授?”

    秦桑榆嘴里含着一颗又红又大的提子,看了看易筠,再偷偷瞥了一眼邵楠,最后再看向易筠,慢慢点了点头,含糊不清道:“嗯嗯嗯。”

    易筠一听,那别提有多高兴了,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

    邵楠一看到她妈那个高兴的样子,索性不再搭理她,直接问秦桑榆,“你们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秦桑榆指了指易筠,“大姨不让我打,我敢打吗?”

    邵楠皱了皱眉,只觉得自己脑仁疼,她妈这是搞突然袭击呢?只不过,“这都几点了?你们怎么现在才到?”

    “我们想着你要上班,所以坐的下午那班车来的,路上又堵车了,到了城里的时候天就已经黑了。”秦桑榆看了一眼提子,“姐,有饭吗?提子吃不饱啊!”

    邵楠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吃不饱就饿着!”

    “姐……”

    “柜子里有吃的,先等着。”邵楠交代完便不再管她们俩,往厨房走了去,走到一半又折回,在易筠一脸八卦的注视下走向了卧室。

    ——

    “你怎么还没好?”

    祁抒意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给吓到了,扭头看是邵楠才平复了心情,“喂完了。你怎么来了?”

    邵楠倒是没有注意到祁抒意语气中的怪异之处,反而一直盯着鸟笼看,考虑了一会儿,“帮我把鸟笼给挂到书房外面种花的阳台上去吧,现在外面也不是多冷了。”

    “……嗯”

    “你怎么了?”邵楠被祁抒意看得心里有点发毛。

    祁抒意紧盯着邵楠,三秒之后突然笑了。

    邵楠更觉得奇怪了,“怎么了啊你!”

    祁抒意笑得很坦然,“我紧张。”

    “……”

    紧张?

    邵楠反应过来之后,迅速移开了视线,心里跟有猫在拱着自己撒娇一般,脸颊微红,有些害羞和尴尬,“不用紧张,我妈……很好相处的,”

    二十六岁的邵楠和三十岁的祁抒意,俩人都是智商上的巨人,都从小被夸作天才。但两位天才,在遇到见家长一事上,跟其他任何人都没有丝毫的不同。

    只要心里有着对方,都会紧张的。

    邵楠提着鸟笼与祁抒意一起走了出去,刚一出门就被躲在一旁偷听的易筠和秦桑榆给吓了一跳。

    “妈!”邵楠深深地觉得无力,“你干什么呢?”

    易筠这些年来躲在深山老林里,练就得是越发的不要脸了,丝毫没有任何的脸红和尴尬,“没什么啊!看看,不行啊?”

    “……”邵楠深吸了两口气,扭头对祁抒意说:“这我妈,脑子有点不正常,别介意。”

    “诶……”

    邵楠丝毫没有给易筠开口的机会,飞快地对她说:“妈,这是我,男朋友,祁抒意。”

    “阿姨好。”祁抒意迅速地接过话,“我是祁抒意。”

    “祁抒意?”易筠上下打量着祁抒意,满意地直点头,“祁抒意,这个名字好!哪几个字啊?”

    “祁连山的祁,‘濡笔淋漓我兴豪,但恐才薄难抒意’的抒意。”

    “‘濡笔淋漓我兴豪,但恐才薄难抒意’?”易筠重复了一遍祁抒意的话,更加满意了,“名字真好听,不像我们家楠楠,一听就像个男的,还好长得随我,要不然长成个男人婆更加嫁不出去了。”

    邵楠果断地选择无视她的话,“你们聊,你们聊,我去做饭!”

    易筠头也不回地朝她摆了摆手,“去吧,去吧!我最近有点上火,别放太多辣椒啊!”

    “……”

    “小意啊,阿姨这么叫你,可以吧?我们去客厅坐着聊。”

    “嗯,阿姨请。”

    “恩恩……小榆,你去厨房帮你姐吧,别搁这儿占地了。”

    邵楠从书房出来后,就见到秦桑榆手里拿着一串葡萄,坐在餐桌旁等着自己,而她妈和祁抒意则坐在沙发上,相谈甚欢。

    “小意啊,听你口音好像我不是我们这儿的人,你老家在哪啊?”

    “阿姨,我老家在浙江的。”

    “哦……那你爸妈呢?在浙江?”

    ……

    邵楠简单的做了几个菜,端着菜从厨房出来时,易筠和祁抒意已经到了讲邵楠小时候的事情这种程度了。别人都是顶多把人当准女婿,而易筠这态度,仿佛祁抒意就是她女婿了。

    “楠楠脾气真的是太差了,从小就差,不管是什么人,都跟欠了她几百万一样,从不见她主动给人个好脸色。就我们村长,上次来找她外公,家里正好大人都不在,书记就问她跟小榆,你们外公呢?……”

    “妈!几百年前的事了,你不更年期了吗?这都多少年了,你还记得?”

    易筠本来兴致勃勃地不遗余力给祁抒意普及邵楠小时候的事,突然被邵楠这么一打断,顿时就不高兴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好好的话不会好好说啊?什么叫更年期!你妈我现在像是更年期吗?明明我还年轻着呢!”

    “行行行!”邵楠靠在易筠身上,对着祁抒意挤眉弄眼,大有一副‘你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意思,“你年轻,你最年轻,你全家都年轻,行了吧!起来去吃饭吧!不饿吗?这都几点了!”

    “你这死孩子,”易筠起身就给了邵楠一巴掌,“夸人还不忘拐弯抹角夸自己啊!”

    ——

    晚上十点多,在易筠把祁抒意家底都问了个遍,就差要问候人祖宗十八代的时候,邵楠赶紧阻止了这次长达好几个小时的对话,“妈,都十点多了,你不睡觉吗?我们明天还有事呢!”

    “我不……”易筠话锋突然一转,“对,十点多了,是该睡觉了,你们快去睡吧,我也去睡了。”

    邵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