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75章

    “哥,就是这辆,肯定就是这辆!”小的一个拿着个手电筒照在破面包车上,兴奋得手舞足蹈。

    “靠,你TM能不能好好照着,老子看都看不清,拿来!”

    被称为哥的那位一把抢过手电筒,一边照着面包车,一边向他走去,心里也忍不住有些兴奋,“就是这个!TMD这次赚大了!”

    手电筒明晃晃的灯光打在面包车上,俩人脸上都露出了激动的笑容,其中一个拿出手机对着破面包车照了一张。

    “哥,你说这那人怎么拿这么多钱让我们砸这一辆破车?是不是有病啊?”

    那人收起手机,将手电往地上一放,从弟弟手里一把抓过一个铁棍,“我哪知道为什么?让你砸你就砸!快点!TMD冷死了!”

    那人话音一落,扬起铁棍就准备往车上砸去,就在那一瞬间,车门“哐当”一声开了,三个穿着警服的警察一下子从车里钻出来。

    俩人从来没想过车里居然有人,一时间都愣住了,回过神来时已经跑不掉了。

    ——

    邵楠这一晚睡得非常的晚,几乎是到了后半夜才睡着了,做了一夜的梦,在梦里周萍不停地哭,一会儿说她不想离婚,一会儿又说她死得好冤枉。

    当周萍在邵楠面前嚎啕大哭,说她死的冤枉时,邵楠很想跟她说一声对不起,可她就觉得自己喉咙被什么掐住了一般,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邵楠不住地往前奔跑着,可就算她跑得再快再远,周萍的哭声就一直在她身后不远处响起。前面一片黑暗,仿佛没有尽头,邵楠跑啊跑,她一刻也不敢停下来,因为那哭声就在身后不远处,她不敢,她怕,她说不出口,任何对不起在生命面前都显得是那么脆弱。

    邵楠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越到这样进退维谷的境界,她要如何面对周萍,面对周萍的家人?

    身后的哭声一直伴随着她,邵楠听着那肝肠寸断的哭声,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双手使劲捂住自己的耳朵,不要命地往前飞奔而去,一声悲痛的尖叫声盖过了那哭声划破了这无边的黑暗。

    邵楠猛地睁开了双眼,从睡梦中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

    今晚的夜色非常的美。

    C城在中国算是污染不算特别严重的城市,在邵楠住的地方偶尔也是会看到星星和月亮的。

    正如今晚一样。

    自从把小蓝带到她卧室休息后,邵楠便再也没有拉过窗帘,月光穿过玻璃窗照进屋内,角落里熟睡的小蓝的身影也依稀可见。

    邵楠看着地板上的月光,双手紧紧捂了捂脸颊和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把心里的恐慌一起呼了出来,这时她才慢慢从睡梦中平复下来。

    一头的冷汗,邵楠捋了捋头发,撑着脑袋看了看窗外的夜色,直到剧烈的心跳完全的平复下来,才深吸了一口气,扭头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按了按却发现已经关机了。

    邵楠打开了床头的灯,找出充电器把手机给充上电,原本想等着开机后看一看几点了,可低头一看自己这一手的汗,邵楠皱眉几乎没有犹豫地起身拿起浴巾往卫生间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