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

    “所以呢?”楚沁越发的不耐烦,甚至还翻了个白眼,“她是闻叶成老婆,又不是我老婆,你们不去找闻叶成,来找我干嘛?”

    “你……!”周墨捏紧了拳头,深吸了几口气,耐着性子道:“楚小姐,希望您能明白,死者是闻叶成的妻子,而你又是闻叶成的情人……”

    “所以呢?”

    周墨被楚沁这一打断,顿时怒火更甚了,孙凌也是满肚子的火,但脾气稍微比周墨好了一些,赶在周墨发火之前立即说道:“楚小姐,我们只是问你几个问题,了解一下情况,还请您好好地配合我们!如果您还是这种态度的话,我们不得不请您去局里聊一聊。”

    楚沁抽烟的动作顿了顿,双目直视着孙凌,慢慢站直了身子,“这TM什么事啊!他娘的合着你们问什么,我就有义务回什么啊?!靠!一群神经病,滚!”话音一落,当着周墨与孙凌的面“哐当”一声把门给直接给关了。

    周墨与孙凌站在门前,气得耳朵都红了,足足怔了好一会儿,才怒发冲冠地离开了。

    ——

    “我靠!”乔桥瞪大了双眼,满脸的震惊,“她真叫你们滚啊?”

    周墨一脸尴尬,“嗯。”

    乔桥唏嘘不已,“啧……这脾气真是绝了!”

    周墨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

    “没了?”祁抒意问。

    “不,还有!”周墨迅速平复了神色,认真道:“我跟孙凌去查了一下她小区的监控,发现她确实是早上六点过一点回来的,醉得走路都走不稳,要不是门卫眼尖就摔地上了,最后还是门卫扶她回去的。我们问了一下值勤的门卫,门卫说她确实是喝多了,一身的酒味,醉得神志不清。祁教授……会不会……”

    “会不会是我错了?”祁抒意很平静地反问。

    周墨有些尴尬,“我……我之前,听白彻他们说了……”

    祁抒意不待他说完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孙凌呢?”

    “啊?哦,孙凌,他还在继续调查闻叶成的情人,看还有没有其他嫌疑人。”

    “嗯。”祁抒意看了看时间,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往里走去,看着周墨说:“你去给闻叶成打电话,告诉他,若是有人跟他打听案件的进程,就让他说‘警方在他家小区门前那条街的路口监控发现了几辆可疑的车辆,目前正在排查。’他是聪明人,会知道该怎么说的。”

    “是。”周墨迟疑了半秒,“她会回去找那辆车吗?”

    祁抒意毫不犹豫道:“当然会。忙完就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忙一天了。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好。”

    “哦,对了。”祁抒意刚一转身又猛然回过头,“闻叶成的女儿回来了吗?”

    周墨愣了一下,“回来了,怎么了?”

    “没事……”祁抒意本还想再说什么,可他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曾忆打来的。

    与案件有关,祁抒意很自然地按了免提,电话一接通曾忆就迫不及待地说:“祁教授,死者家的监控也有问题。”

    祁抒意一点也不意外,“也没了?”

    “不,不是没了,是压根就没有。”

    “什么意思?”

    “这边小区里的住户基本上在自己家门前都安有监控器,死者家也有,前院和后门处都有一个,只不过院子前铁门处的那个从买来到现在根本就没用过。我本以为他们估计就是做做样子,所以两个都没开。可去查了一下后门的那一个,却发现从安上监控的那一天起,都一直运行着。前院的这一个机器什么都是好的,可就是从来没有用过。”

    祁抒意沉思着,没有说话,乔桥忍不住说:“你确定不是跟小区监控一样,被那人给弄没了?”

    “我确定!绝对不是,就是没有!”

    乔桥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

    “这按理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或许死者就是这样想的,哪个小偷偷东西会从前门走啊!只不过,因那个消失的视频一事,我总觉得吧……或许这又是那个人干的,就跟你们说一声,除此之外没什么发现了。”

    “嗯。”祁抒意说:“辛苦了,你们先回去吧……曾忆,之前跟你说的,让你的人务必要好好守着。”

    “是,放心!”

    祁抒意挂了电话之后,想了想,看着周墨沉思了好一会儿才一脸严肃道:“之前那个号码,你今晚再辛苦一下亲自看着,只要她一打电话立即定位。另外派几个人去楚沁住的小区随时standby,注意一定一定别打草惊蛇,派几个经验丰富的。”

    “是……”周墨非常疑惑,“可……为什么?”

    “为什么?”祁抒意弯了弯嘴角,“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我们先走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邵楠从未真正见识过祁抒意破案,之前虽说有杨妍一案,可那个案子用祁抒意的话来说,太过简单,祁抒意基本上用几句话就给带过了。而这一天下来,她所经历的一切,她不知道像这样一个案子,在一天之内能有这些发现算是一般还是算厉害?总之一天下来,祁抒意在她看来,真的是非常厉害,可是她仍旧不明白,“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祁抒意看了看邵楠,很平静,一点也没有那种或严肃或嘲讽或懒散的语气,只是很平静地说:“当我们遇到与之前的推断相悖时,永远不要急着去否定之前所有的结论,你应该做的是在现有的结论上,去分析新有的线索,一遍不成再分析第二遍,当你尝试了至少三次以上,你那时再回头去看看你的推断也不迟。”

    邵楠听完祁抒意的话,想了想,正试着如他所说般重新去分析一下线索时,祁抒意又说:“这样,我问你,昨晚12点到今早6点,你在哪?有没有什么人可以证明?你会怎么说?”

    “我……”邵楠本想回答,可猛地想起昨晚又住了口。

    祁抒意似压根没想过邵楠回答,直接说道:“一般的人都会这样说,我昨晚在哪哪,有谁可以证明,就算没有人可以证明,你觉得正常的人会说‘你不信可以去查监控’这样的话吗?”

    “啊,对对对!”乔桥恍然大悟,“要是我,我就会说,‘怎么了?’或者‘发生什么事了吗?’她之所以会这样说,就是因为她很肯定监控里她就是一副喝醉了的样!”

    “嗯。”祁抒意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乔桥,反倒是不时地扭头看着邵楠,甚至对她安慰似的笑了笑。

    乔桥看着祁抒意那一闪而过的笑容,在他与邵楠之间来回看了几眼,一脸八卦地调侃,“啧啧啧!所以说我今天其实是沾了邵小姐的光,是吧。”

    邵楠愣了愣,不明白,“什么意思?”

    乔桥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向祁抒意,“你知道要是平时,我们这样问他,他会怎么说吗?”

    邵楠想了想,“怎么说?”

    “咳咳,”乔桥清了清嗓子,学着祁抒意的语气,“我们今天一整天所有的线索都直指楚沁,如果只是因为她的几句话就给全部否定了。只能说,如果都是这样认为的话,那还查什么案,全去演戏好了。”

    “……”

    乔桥似还没调侃够,继续说道:“说着心里还肯定想着‘一群白痴!’”

    邵楠想着那画面,没忍住,笑得十分含蓄。祁抒意分析案子的时候,偶尔说话是有一点点狠,乔桥说的那些,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

    祁抒意余光扫到邵楠嘴角的笑容,没有说话,只专心致志地看着前方的路开着车。

    乔桥见两人都没个什么大的反应,不由得有些无聊,心想着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祁抒意跟邵楠从都不爱说话这点上,还真挺配的,不过,俩人都这样,会不会有点太闷了?

    乔桥脑洞越开越大,回过神来之后,自己都觉得想太多了,赶紧把脑子里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给赶开了,看了看路边的景色没话找话,“我们现在去市警局吗?”

    “嗯。”

    乔桥视线抓获到路边一闪而过的餐馆,有气无力道:“我们午饭都还没吃呢,这都八点了!”

    乔桥不说还好,一说几人都觉得饿得不行了,祁抒意看了看邵楠说:“之前去帮忙去快递的魏警官还在警局等我们,我们过去拿东西,顺便备案。”

    车内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气氛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邵楠面无表情,淡淡地用鼻腔“嗯”了一声。

    乔桥也不再想吃的事情,仔细想了想,脸色沉重地问道:“‘他’,我们至今为止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吗?”

    祁抒意也沉默了良久表情才松动了不少,“马上就会有了。”

    乔桥仔细想了想祁抒意的话,良久之后感慨道:“希望如此吧!……不过……那人的动机到底是什么?邵楠,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一个怀疑人都没?”

    邵楠皱眉,仔细思考了很久,摇了摇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