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54章

    邵楠第二天是被一阵陌生的铃声给吵醒的,头脑刚有点清醒便感觉有些不对劲,身旁有人?!

    她刚一睁开双眼,就看见祁抒意微张着双眼看着自己的手机,估计之前的铃声便是他设定的闹铃。

    “醒了?”祁抒意看着邵楠将手机放回茶几上。

    “嗯。”若说尴尬,邵楠肯定是有的,不过经过昨晚,她已经能够坦然处之了,那点尴尬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反而是一睁眼就看见祁抒意在她身边,心里觉得挺美好的,自从自己懂事后一个人睡觉起,她就再也没有过在一个人怀里苏醒的时候。

    这种感觉美好得太不真实,邵楠觉得自己还没睡醒吧!

    祁抒意侧身抱紧了邵楠,嘟囔了一句,“好困啊,再陪我睡会儿。”

    两人昨晚聊着聊着就睡着了,都穿着厚厚的大衣,邵楠被祁抒意抱在怀里,鼻息间全是属于祁抒意的气息,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身上,祁抒意强有力的心跳声传进邵楠耳朵里。

    邵楠也困,但更多是不愿意破坏这么温馨的气氛,便轻声问了句,“几点了啊?”

    “六点半。”祁抒意没睡醒,鼻音浓重,很简单的一句话,却有些撒娇的味道。

    六点半,还可以再睡一会儿,邵楠用不怎么清醒的脑袋思考了一下,就闭上了双眼,靠在祁抒意身上睡了。

    不一会儿,房间里便只能听到两道微弱的呼吸声。

    3月份的C城处于一种乍暖还寒的时候,尤其是早上出门的时候,最高温度才几度,冷得刺骨。所以都说C城一年到头只有两个季节,夏季和冬季。有个笑话讲的就是,C城的夏季和冬季相恋了,于是它们合伙干掉了春季和冬季。当然笑话只能拿来付之一笑,早起的邵楠却一点都笑不出来,这温度冷得她一阵哆嗦。

    “你别送我去了,这么冷的天,昨晚你也没睡好,回去再睡一觉吧。”

    出门时,祁抒意坚持要送邵楠去法院,邵楠想着反正他也醒了,便随他去了。可一出电梯,邵楠就后悔了,邹着眉头有些不赞同的看着祁抒意。

    “没事,我回去也睡不了了,一会儿还有些事。送你去法院了之后,我就先去办事,很快的,一会儿再去接你。”

    祁抒意拉着邵楠便往车库走去。

    “好吧”还不到开学的时候,邵楠有些好奇,“你一会儿还有什么事啊?又要去警局吗?”

    “嗯,”祁抒意不想邵楠分心,“等你回来之后再跟你细说。”

    邵楠以为是祁抒意工作上的事情,也没有多问,“好。”

    今天是去法院,就算邵楠对今天这一场不抱任何赢的希望,但她还是想提前一点时间到达。可两人出门时已经是7点半了,如果不抓紧点时间,遇到早高峰,别说是提前到达,能准时到达都不太可能。

    “开稍快一点,要不然遇到堵车就麻烦了。”邵楠一上车就催促祁抒意。

    “嗯。”祁抒意发动车,顺便问了句,“周萍离法院远吗?”

    “不是很远,她应该还没出门。”邵楠想了想,拿出手机,“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也早点出门吧。”

    邵楠拨通了周萍的手机号,可直到铃声响完了都没人接。

    “怎么了?没人接?”祁抒意见邵楠打通了电话却许久没说话,便问了一句。

    “嗯,”邵楠翻出周萍家的座机号,“我再试试她家里的电话。”

    出乎邵楠意料之外的是,打她家里的电话,也是直到铃声响完也没人接。

    “还是没人?”

    邵楠皱眉看着祁抒意,心里那股不安的感觉又冒了出来,“没人。”

    祁抒意想了想,“你一会儿再打给她试试,应该是没听到。”

    除此之外,现在也别无他法,邵楠也只好这样安慰自己。

    今天上午的开庭时间在九点半,邵楠家到法院开车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然而一个小时之后,他俩还在距离法院两条街的地方呆着,并且已经堵了半个小时了。

    不过比起堵车,更让邵楠烦躁不安的却是她仍旧没有联系上周萍。

    邵楠看着手机上周萍的名字,随着铃声响得越久她就越烦躁,她抬头看了一眼前方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龙”,更是心烦了。

    正好这时祁抒意回来了,拉开了车门,邵楠迅速问了句,“前面怎么了啊?还得堵多久?”

    “前面出车祸了,快了,马上就可以走了。”祁抒意坐上车,看了一眼邵楠的手机,“还是没人接?”

    邵楠看了一眼手机,正好铃声刚响完,通话自动挂断了,她皱着眉点了点头,无力地说道:“嗯。”

    安慰的话祁抒意已经说了不少了,此时他知道说再多也没什么用了,便没再说什么,安静地陪邵楠等着道路疏通。

    时间一分一秒都在流逝,每流逝一秒,邵楠心里就越发的不安。

    又整整堵了半小时外面都还没任何动静,心态好的车主都三三俩俩下车玩起了扑克,邵楠在车内却是度秒入年,周萍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邵楠正烦躁着,有些没话找话,对祁抒意说道:“你不是有事吗?要不你去对面坐车先离开?”

    这条街是双行道,中间有花坛拦着,对面的车畅通无阻地跑着,他们这边的却是堵得一动不动。

    “没事,我不急。”祁抒意话音刚落,两人便猛然听到车外有人抱怨了一声,“我遇得到哦,都九点了,我勒个月的全勤又没得了!”

    九点了?

    邵楠听到这句话,再也坐不住了,大脑飞快的思考着,很快便想到了办法,“我给闻叶成打个电话。”说着便拿出手机,翻出闻叶成的电话便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邵楠不等闻叶成开口,便迫不及待地说:“你在哪?周萍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电话那头静了几秒,才传来闻叶成冷静的声音,“你什么意思?”

    邵楠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镇静,“如果你现在在法院,那麻烦你让人找一找周萍有没有到法院。我现在堵在路上了,从我7点左右出门到现在,我都没有联系上她……”

    闻叶成的声音听上去更加镇静自如,可他停顿的时间也更长了,邵楠都能从手机里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我现在就在法院。”

    “她……在吗?”

    “我一会儿给你打来。”说完闻叶成便挂了电话。

    两三分钟过去了,邵楠只觉得好像等了两三个小时,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邵楠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全是汗水。她赶紧接通了电话,只觉得心脏都要跳了出来。

    电话里传来闻叶成冷静得几乎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门卫说今天没见过她来。邵律师,周萍昨晚是不是给你打电话说了些什么?”

    说了些什么?邵楠仔细回想了一下,周萍昨晚没有任何异常啊!

    不等到邵楠开口,闻叶成很镇静地继续问道:“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邵楠往路边看了看,报了一个大致的方位,那头便挂了电话,两分钟又打了过来,“你往你左前方看一下,看见建行了吗?想办法走过去,我们马上就到。”

    “好。”

    邵楠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匆匆跟祁抒意交代了一声,就往对面走去,走到闻叶成说的地方时,闻叶成的车也刚好赶了过来。

    “你把你的车钥匙给我助理,他去给你开车,我们现在去临湖小镇。”

    “不用了,我车里有人。”邵楠迅速上了车,“我们快走吧。”

    闻叶成没有说话,直接就踩着油门,在单行道上直接掉了个头往临湖小镇方向开去。

    一路上闻叶成就问了一句,“她之前跟你说了什么?”

    邵楠轻轻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两人都是遇事非常冷静的人,与闻叶成不同的是,邵楠冷静的时候是一直维持着一个情绪,人们感觉不到她的情绪的波动,而闻叶成则是事情越棘手,他心里越没把握,表面上却越冷静。

    然而就算是他们,在闻叶成打开周萍家房门的一刹那,两人都失去了冷静,邵楠更是双脚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