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53章

    房间里除了电视里微弱的声音之外一片静谧,静得邵楠仿佛都能听到祁抒意砰砰的心跳声。

    “你睡了吗?”两人沉默了良久,邵楠忍不住轻声问了句。

    “没呢。”

    “嗯。”

    祁抒意轻笑了一声,看着邵楠,“还睡不着吗?”

    “不知道,有点困,又感觉不困。”邵楠猛地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祁抒意,“我让你过来是陪我聊天的!睡得着的话,还叫你过来干嘛?”

    “嗯,好。”

    邵楠虽说着是让祁抒意来陪她聊天,可当她靠在祁抒意怀里时,又觉得不想说话了,就好像不管说什么都是破坏了这么美好的气氛一般,两人都非常默契的没有吱声,看着电影享受着难得的一刻温馨。

    可惜的是电影实在是不够精彩,邵楠看了好久都没看进去,便偷偷抬头想瞧瞧祁抒意是否看得入神。抬头一看,只见祁抒意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

    邵楠条件反射地别过了头,过了两秒钟,又抬头看向祁抒意,只见他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你笑什么呢?”邵楠尴尬不已。

    祁抒意心情非常好,“没笑什么。”

    邵楠非常不好意思地瞪了祁抒意一眼,犹豫着轻声说道:“祁抒意,我给你讲讲我妈妈的故事吧。”

    “嗯,好。”

    易筠从小就是在白果乡长大的,白果乡那么一个贫苦乡村,现在能出个大学生都算是件家里值得庆祝的事情,何况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

    那时候的白果乡读了初中的人都能算得上是一个文化人了,几乎没有任何人想过要去到大城市上大学,而邵楠的妈妈易筠就是个例外。

    从易筠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邵楠的外公外婆有点文化,这也确实不假。邵楠的外公也算是他们那一辈在白果乡上学比较久的一位,早年还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白果乡乡委会书记,自然家里也就比乡里其他人富裕得多,因此也比其他家长更看重孩子的教育问题。

    易筠从小就聪明、勤奋,学习上也比其他人努力得多,是白果乡十年来第一位考上大学的,而且还考的是全国重点大学。但易筠却没能成为白果乡十年来第一位大学毕业生,在她二十一岁那一年,她刚上大二,开学没多久她就带着一个男人回了家,告诉邵楠外公外婆她怀孕了,要跟这男的结婚。

    易筠父亲以断绝父女关系要挟易筠,易筠也义无反顾地辍学嫁给了当时一穷二白的同为学生的邵凯。

    也许故事的悲剧就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上演了。

    邵凯这人除却他那穷得响当当的身家外着实算得上每个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高大、帅气,而且极为聪明。自从跟易筠结了婚之后,他的运气仿佛一夕之间全来了。他研发的那个项目找到了投资,事业开始有了新的起步。新婚的头一年,他几乎没有任何一天的时间是完完整整地陪着易筠母子的。

    或许是易筠和她孩子的运气都给了邵凯,他俩的第一个孩子夭折了。易筠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好,没了孩子便回到工作上,跟着邵凯一起开公司、上市、拓展版图。

    两年后他俩再次有了第二个孩子,那个孩子就是邵楠。

    邵楠总觉得她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矛盾的存在。

    当她父母离婚后,易筠流着泪对着刚到四岁的邵楠说着那段令她痛苦万分的往事。

    原来在得知有了邵楠之后,易筠就辞了工作专心在家养胎。然而那时候邵凯的公司却愈发的蒸蒸日上,公司越做越大,邵凯在家的时间比当初怀第一胎的时候更少了。当时易筠体谅自己丈夫工作辛苦便从未怨过任何一句,哪知道当邵楠出生后邵凯的公司渐渐稳定了,邵凯回家的时间也只少不多。易筠怀孕期间的种种委屈在一天就尽数爆发了,接着便是为期四年的无止境的争吵。

    因此邵楠记忆中的父亲就只是一个偶尔回家跟她妈吵一顿的一个男人,直到他俩离婚她对自己这个爹都没有任何多余的印象。而让易筠下定决心离婚的却并不是这无止境的争吵,而是易筠知道了邵凯在外面有了小三,而且小三还替他生了个儿子,那时候邵楠刚到四岁,而邵凯那儿子却有了三岁。

    心灰意冷的易筠便果断地跟邵凯离了婚,带着自己的女儿回到了那片穷苦的山区。

    “其实我以前很恨……那人,在我四岁之前,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一个每次到我家来都要跟我妈大吵一顿,偶尔还会打我妈的坏人。其实……我现在也挺恨他的,因为他,我觉得我自己的童年全都被毁了。你知道,我刚跟我妈一起回到白果乡之后……你知道乡下人都比较嘴碎,他们总是不厌其烦地问我,‘你爸去哪了?你为什么不阻止你爸妈离婚呢?’我那时候才四岁,一般的小孩子哪会明白他们的意思,但是我就是知道,谁一这样问我,我就冷冷地瞪谁一眼,没有搭理过他们一声。

    直到我七岁那年,有一次村子里有人办喜事,我跟桑榆一起去吃晚饭。有一个人喝多了,又提起了那个话题,这次他们不光问我,还问桑榆。我一个没忍住就回了他们,现在我都还记得我那时候说了什么。

    我说,‘我跟我妈回这儿三年多了,你们就说了三年多,说够了吗?我爸妈离婚的时候我才4岁,你们就整天当着一个四岁小孩子的面不停地说我妈没眼光,都是她活该。我妈是活该啊,碰上你们这一群八婆整天往别人伤口上撒盐,她不活该吗?!你们是觉得坐着说话不腰疼,是吧?见我们一家人过得不好你们是不是就开心了?

    这做人要讲良心,我想在座各位长辈不用我这个7岁的孩子来告诉你们吧?麻烦你们议论也得有个度,你们是当我听不懂吗?对啊,我是可怜,从小就没了爸。你们不是老问我为什么不阻止我妈吗?现在我就告诉你们,我只恨我没早出生几年,那他俩早就离了,我妈也用不着受这么大委屈!还有,别来问我还记不记得我爸啥样,也别去问我表妹有没有见过那人,我爸早死了!我一出生他就死了!听到了吗?!’

    虽然现在想起来那些人的反应觉得挺好笑的,但当时我真的恨死了那人。”

    祁抒意一下又一下抚摸着邵楠的头发,他想过邵楠父母的关系可能不好,所以邵楠才会如此嫉恶对婚姻不忠的男女,但没有想到会对她造成的影响如此之深。

    “那他,”祁抒意想了想问:“现在在哪?”

    邵楠苦笑着说:“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