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48章

    周五,到了邵楠与闻叶成约定好的时间。

    依旧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同样是在那个咖啡馆的同一个位置,邵楠等了大概有十来分钟,闻叶成便从容不迫地走了过来。

    闻叶成是一个商人,并且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在他的身上,你能很明显地感受到一种叫做自信的东西,不论是任何时候他都总是那么镇定自如。人们常说时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其实不然,四十多岁的闻叶成依旧帅气逼人,岁月在他的脸上仿佛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只是给他增添了一种名叫沉稳的气质,他依旧可以与二八年华的各种嫩模和明星成双出入。而在邵楠的印象中,比他还年轻几岁的周萍就算是画着精致的妆容,看上去也很像是闻叶成的大姐。

    这就是我们的时间,它也是不公平的。

    邵楠在观察闻叶成的同时,他自然也在观察她,闻叶成脸上带着惯有的自信且得体的微笑,说话沉稳有力,“邵小姐,我越看你越像一个人。”

    “闻总。”邵楠一向不爱跟人废话,很直接地问:“您妻子口中的小梨是你的人吧。”

    闻叶成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邵小姐,你这样可做不成生意,这做生意哪能一上来就上主菜的?得慢慢来。你还小,我呢,最爱的就是助人为乐了,没事可以多跟我联系联系,我呢可以多教教你。”

    邵楠心里觉得有些恶心,脸上仍旧不动声色,“闻总。我很好奇,您跟周萍二十多年的感情,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你在这个时候非要离婚不可,而且还是你自己提出来的。挺不可思议的。”

    闻叶成做思考状想了想,一脸疑惑,“对啊,我也很好奇,你说我都这样了,为什么周萍都不跟我离婚呢?”

    邵楠握着咖啡杯的手紧了紧,强忍着一杯水洒对方脸上的想法,继续冷静地跟他交涉,“闻总。你的目地无非是为了跟周萍离婚,她跟了你二十多年,把自己的所有青春都给了你,而到头来却被你以一个莫须有且侮辱人的理由扫地出门,你不觉得你太残忍了吗?!而且你侮辱的不光是她,还有她对你的感情,以及你们俩曾经的所有美好的一切。你其实没有必要这么做。”

    闻叶成终于收起了那种惯有的笑容,神色复杂地看着邵楠。

    邵楠见状,赶在他开口前继续说道:“这场官司其实你赢定了,最终结果你们俩一定会离婚的。你已经毁了一个真心爱你的女子,难道在最后你都不能还给她尊严吗?而且你知道你有多少把柄她其实都是知道的,就是她一直不让我把材料交给法院。你难道真的就过意得去?真的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闻叶成皱了皱眉,双手交叉放在腿上,探究地看着邵楠,“你今天来找我,不就是想知道肖黎的下落吗?我可以给你,那你能给我什么?”

    邵楠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深深地替周萍觉得无奈与叹息,“我至少能还你妻子一个尊重,还你们一场相爱一个尊重。并且至少在你离开周萍之后,我能帮助她重新振作下去。”

    闻叶成面无表情地看着邵楠良久,终于又恢复了那一惯的微笑,“邵小姐这么大的才能只屈就于一个小小的律师太浪费人才了,不如来我公司吧,除了我的职位,其余随便你挑。”

    邵楠愣了一下,随后挑了挑眉,“那我偏偏就喜欢闻总您的位置呢。”

    闻叶成大声笑了几声,站起身来,随即收了微笑,认真地看着邵楠说道:“她明天会主动找你……周萍,你帮我多劝一下。”

    “好。”邵楠回答得也很干脆。

    闻叶成又笑了,“至于你,若是改变了主意,随时给我打电话。职位薪酬都不是问题,只要你愿意。”

    邵楠敷衍地笑了笑,接着目送着闻叶成离开。在他离开之后,邵楠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眼神看向咖啡馆内,离她非常近的一桌被一盆很大的盆栽挡着,周萍慢慢地站了起来,双眼无神地望着闻叶成离开的方向。

    “你都听到了。”邵楠在周萍对面坐了下来,心里有些难受。

    周萍惨白着一张脸,无力地对邵楠笑了笑,点了点头道:“虽然你昨晚让我不要过来,但我真的好久都没见到叶成了,我想见见他,所以就来了。”

    邵楠又问:“见到了之后呢?”

    周萍苦笑道:“他过得很好。”

    邵楠说不出话了,周萍还望着闻叶成离开的方向,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久,邵楠也想了好久才问:“周萍,你还是放不下吗?”

    周萍继续苦笑,眼里的泪水都快溢了出来,声音哽咽,“放不下放得下还有区别吗?我还有的选择吗?二十二年啊!我的人生还有多少个二十二年?我这一生……好像好失败啊!邵律师,你说,叶成他怎么就一定要跟我离婚呢?难道一点念想都不愿意留给我吗?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邵楠还是第一次见到周萍哭得这么凄惨,听者痛,闻者悲。

    邵楠是开车把周萍送回她家的,一路上周萍都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到了她家后,周萍才客气地对邵楠笑了笑说:“谢谢你送我回来,时候不早了,我就不留你了。”

    “你女儿没在家吗?”邵楠往屋里瞅了瞅,有些不放心周萍一个人。

    周萍摇了摇头,语气淡淡的,“她没在,不知道跑哪去了。我一个人没事的,邵律师你放心吧。”

    虽然邵楠心里一直放心不下周萍,可她也不可能一直把人给看着,只好多嘱咐了几句先离开了。

    邵楠疲惫地驱车回了家,到了22楼,刚走出电梯就看见祁抒意靠在她家门上,似在等她回来,而且不知道等了多久。

    “你怎么在这儿?”邵楠走了过去,目光闪躲,仍旧有些不自在。

    自前天祁抒意跟她说了那番话之后,昨天一整天邵楠都是这种状态。虽说祁抒意说话算话,给了她时间考虑,并且没有做出任何让她不自在的行为,可邵楠心里一直就很矛盾。

    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大概是祁抒意跟她说的那个理由,让她完全没有任何的安全感。说是女人爱钻牛角尖也好,是她自身经历所造成的也好,总之邵楠就是觉得祁抒意那一句‘他就记得自己’,不仅让她没安心,反而更犹豫了。

    邵楠也讨厌这样的自己,可她就是说服不了自己。

    是不是祁抒意仅仅是因为记住了自己,而没有其他选择才选择了自己?

    这样的想法,让邵楠矛盾不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