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邵楠如同所有被自己所喜欢的男孩子表白的女子一样,感动、高兴,一时间就跟得到了巨大的惊喜一般。祁抒意说的这些,她不是不知道,这些道理谁都听过,可邵楠总是觉得自己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祁抒意说得很对,她害怕爱情。

    邵楠徘徊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

    “我知道,这些道理你都懂,可是你还是害怕,对吗?”祁抒意一直都很明白邵楠在想什么,他对邵楠含蓄地笑了笑,用他那低沉慵懒而性感的声音温柔地说道:“我不会逼你,只是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每天都有无数人死于车祸,死于食物中毒,但我们不可能不出门,不吃饭。每个人每天都得做出无数的选择,我们无法避免做出选择,我们只能认真分析每一个选项最后的可能性,再做出决定。邵楠,你心里也有我的,对吧?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愿意试着相信我一次?我相信我会是你最好的选择。”

    邵楠心里一阵混乱,注视着祁抒意的双眼,沉思了好一刻,才似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爱情,是一道选择题吗?”

    “为什么不是呢?所有的有缘无分,所有的失败的爱情或者说是婚姻,都只因为选择了一个不适合自己的答案罢了。”

    邵楠看着祁抒意心里震撼不已,她不明白,为什么祁抒意所说的每一句话,仿佛都直击她心中所有的不安和疑惑,就像他完全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他说的非常对,邵楠一开始就认为祁抒意非常适合自己,本来的打算也是,若是祁抒意也对自己非常满意,或许过不了多久,她会跟他在一起的。

    不能因为害怕迟早有一天会失去,就不去拥有吗?

    祁抒意会是我最好的选择吗?我能选择吗?邵楠心想。

    她仍旧有些犹豫和不安,考虑片刻才带着歉意看着祁抒意说:“你让我再想想吧。”

    “当然可以,不过希望等待的时间不会太长。”祁抒意停顿了一秒,突然说道:“在此之前,你能先给我做一下晚餐吗?我快饿死了。”

    “……”

    邵楠把晚上做好的饭菜热了一下,端到桌子上,“饭菜都凉了,热了一下,估计没之前好吃了,你将就一下吧。”

    祁抒意从邵楠手里端过饭碗,迫不及待地夹了一筷子菜,就着米饭吃了一大口,十分知足。“没事,就这些就行了。”

    邵楠站在桌前看着祁抒意明显比平时吃饭速度快了不少,想着估计他是饿极了,邵楠看了几秒之后,觉得自己这样有些傻,便转身走了,也没注意到在她转身之后祁抒意停顿了一下,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失落地看了一眼她的背影。

    邵楠走到沙发旁,看着茶几上的糕点,愣了一下,拿起糕点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妥协了,回到了桌子旁,坐在祁抒意对面。拆了包装盒,里面好几种款式品种不一的糕点,邵楠拿了一块杏仁酥,尝了尝,杏仁的清香溢满口腔,口感细腻优雅,甜而不腻,着实不错。

    “这个还不错,你尝尝。”邵楠拿了一块杏仁酥很自然地递到祁抒意面前。

    祁抒意一口含了进去,嘴唇还似不小心地碰到了邵楠的指尖,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嗯,确实不错。”

    以前祁抒意也时常抢了邵楠的筷子吃东西,或者说直接吃邵楠手里拿着的食物,邵楠那时虽也有些不自在,但更多的却是觉得祁抒意这一行为挺有趣,让她无可奈何,几次下来,她就觉得习惯了,就跟要好的朋友一起分享美食一般而已。

    而如今邵楠习惯了,一时忘记了,等祁抒意不小心碰到她指尖时她才反应过来,心里没了无可奈何,全是不自在。觉得自己脸颊发烫,简直跟火烧一般。

    看着邵楠突然害羞得脸颊发红,祁抒意只觉得自己吃的不是杏仁酥了,而是蜂蜜,直接甜到了心里,双眼紧盯着邵楠,嘴角含笑,高兴得不行。不过他也懂得什么叫见好就收,赶在邵楠发火之前,转移了她的注意力。“明天你要上班了,你是去公司呢?还是直接去找闻叶成?”

    之前在电话里邵楠就跟他提过这事,两人商量了一下,都觉得要找到那个伪装成心理医生骗周萍的那假小子,只有通过闻叶成。虽然这场官司最后一定会输,邵楠也不想因为这么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让周萍败诉,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那个女的。

    一提起这个,邵楠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为了这事她可没少费心,而且一想到周萍和闻叶成,她就觉得心烦不已。

    邵楠皱眉,“我给闻叶成打了无数个电话,他终于答应出来跟我见一面,不过明天是开年第一天上班,我还得去处理一些事情,我跟他约的是周五下午,也就是后天。”

    “怎么?还觉得心烦?”

    “能不烦吗?”邵楠哀怨地看向他,“我就没见过像周萍这样固执的女的,你说闻叶成都这样了,她还死不肯离婚。又不让我向法院提供闻叶成出轨的证据,翻来覆去都是那样几句话,就是不离婚,让我怎么办?简直愁死了!”

    别看祁抒意开导邵楠那说得是一溜一溜的,他可是一连正式的一场恋爱都没有的家伙,也就对邵楠上心很多,所以才说得出那么一大段心灵鸡汤。而换做是其他人,他可真没兴趣研究别人的罗曼史,他更关心的是邵楠。“既然结局已经是固定的了,你也别愁了,怎么愁也没用。”

    邵楠叹了一口气,“你说的我都知道,可你没跟周萍接触过,你不知道……我真的很担心以她的性子会出什么事,哎……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真搞不懂,闻叶成早八百年前就出轨上报了,一直不见他要离婚,怎么偏偏这次就坚定不移地要跟周萍离婚了呢?”

    祁抒意想了想,“因为他有了不得不离婚的理由?”

    不得不离婚的理由?除了那些小三小四,邵楠想不出什么理由。她一想到这儿,更心烦了,幽怨地看了一眼祁抒意,叹了一口气。

    祁抒意赶紧说道:“我不是闻叶成。”

    邵楠就奇了怪了,怎么她好像心里想什么,祁抒意就知道什么,表现得有这么明显?

    “你也不是周萍。”祁抒意又加了一句。

    邵楠更奇怪了,颇为疑惑地问了一句,“我很好奇,你喜欢我什么啊?”

    “因为全世界,我就记住了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