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45章

    邵楠高考成绩下来之后,以她全市理科状元的成绩去哪所学校都是完全可以的,但她却没有选择那排名数一数二的大学,而是选择留在了本市,就读于A大。这一消息传出可高兴了不少人,除了A大的教授领导们,自然还有那些想为孩子找好的家教的富豪们。

    而秦墨父母便是那些求贤若渴的富豪之一。

    秦墨那时有个正在读初中的妹妹,学习成绩本身也挺不错的,可家长们总是觉得孩子成绩还可以更好一些,于是也给他妹妹请了不少家教,得知邵楠马上要就读于A大,自然也起了跟其他家长一样的心思。

    不过邵楠名声再怎么响亮,对于秦墨父母来说也就是找来给女儿当家教的,出于对人才的尊重,他俩商量了一下,便让同样在A大读书的儿子,秦墨去车站亲自接邵楠。

    邵楠至今还记得她见到秦墨的第一眼。

    那日,她妈妈送她去学校报道,母女二人刚出汽车站就见到一位阳光帅气的大男孩慵懒地靠在车门上闭上眼听着歌。

    那一天天气难得的放了晴,阳光洒在那个少年俊美的脸上,使得路过的人都放慢了脚步或惊讶或含羞地看着那位少年。

    邵楠跟易筠自然也注意到了那个少年,俩人也只是多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自顾自地离开,偏偏那时那个少年睁开了双眼,一眼就看到了邵楠和易筠然后径直向他们走来。

    这就是他俩的第一次碰面。

    邵楠和易筠对秦墨的印象都不错,加上亲自到汽车站来接她们母子,开学的汽车站可想有多乱,觉得对方太有诚意,邵楠不出意外地答应了。

    那时候秦墨才二十岁,恰好比邵楠大了四岁。还是邵楠的学长,在A大上大二。

    邵楠每天放学便跟秦墨一起去他家给他妹妹辅导作业,然后上完课又由秦墨把她送回学校。这一来二去俩人之间的感情可谓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然而好景不长,秦墨的父母是何许人也,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农村来的姑娘。而且邵楠在他家做家教的时间也不短,以她的聪明才智自然发现了不少秦墨父母为人处世钩心斗角的一面,邵楠是很讨厌这些的,因此待人总是冷冷淡淡的。秦墨的父母很满意邵楠这性格,觉得当家教不错,是个认真干实事的姑娘,可这要是给他们做儿媳的话就觉得邵楠是不懂事了。何况从一个家教变成儿媳,这转变怎么能让秦墨的父母不多想?

    俩人交往后不久秦墨的父母就知道了,自然是受到了极力的阻止,年轻气盛的而人也曾为了爱情奋不顾身过,可爱情终究没能抵得过现实。秦墨还没毕业就被父母给送出国了,邵楠也曾信誓旦旦地跟秦墨保证会等他,可哪知当秦墨回国的时候就是跟容芝食品容总千金容肆结婚之时。

    聪明如邵楠在秦墨还没回国时就已经发现不少端倪了,可真正得到秦墨结婚的消息后,还是失控了。

    她本想直接跑去他的结婚典礼上大闹一场,但当她在婚礼现场看到已与她记忆中完全不一样的秦墨时,她就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彻底。于是便一声不吭就走了,就如同她从未去过一般。

    邵楠当初是真真切切地爱着秦墨,可到最后却连一句分手都没有得到。

    六年过去,在这六年里,邵楠见到了无数对由爱的轰轰烈烈的恋人或者夫妻,最后变成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的仇人。

    邵楠越来越不相信爱情,她本想着祁抒意与她各方面都比较适合,而且思想价值观方面也都一致,最后她也许会跟他在一起。可这里面是不包括爱情的,不管祁抒意对她是什么感情,自己就把他当做一个聊得来的朋友,就算最后还是不幸分开,也不至于成为老死不相往来的仇人。

    可如今,邵楠一想到与祁抒意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她每一次不正常的心跳,她就觉得害怕。她怕祁抒意最后也会跟秦墨一样离她而去,就算不跟秦墨一样,他以后若是变成像闻叶成一样,自己是否也会成为下一个周萍?

    邵楠替人打赢了无数场离婚官司,每一场她赢得有多漂亮,心里对爱情也就有多绝望。

    易筠说就担心邵楠从与秦墨的那场失败的爱情中走不出来,其实邵楠自己知道,她走出来了,却又踏进了另一个比那个深渊更难走出去的迷宫。

    早春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阳台上,邵楠种在阳台上的植物在这阳光中肆意舒展着自己的躯体,花更香了,屋内的人却依旧愁眉不展。

    ——

    祁抒意从邵楠家里出来后,哪也没有去,直接回了他家,在客厅里来回不安地走动了几圈,最后坐在沙发上沉思了几秒钟,拿着大衣和车钥匙便出门了。

    半个小时后,乔桥走进与祁抒意约好的酒吧,只见祁抒意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手里拿着一个酒杯匀速地摇晃着,酒杯里还有小半杯酒。

    乔桥走过去,非常诧异,“我记得你们学校是下个月9号才开学,你今年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祁抒意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抬头看向乔桥,“你怎么才来?”

    乔桥语塞,没好气地说:“你就没算算从你家到这儿要多久,而从我家到这儿又要多久?!幸亏今天我在我姨妈家,要不然你还得再等半个小时。哎,我说,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还主动叫我出来喝酒……”乔桥狐疑地看着祁抒意,“我是不是没睡醒啊?”

    祁抒意一脚踹过去,乔桥吃痛,吼了一声,“靠,祁抒意你有毛病啊!”

    “醒了吗?”祁抒意慢悠悠地收回脚。

    “你!”乔桥瞪大了双眼,怒气冲冲也抬脚往祁抒意踹了过去,不幸的是踹到了桌子脚上,更不幸的是桌子脚还是大理石的,乔桥的感觉就跟吃了统一老坛一样,那酸爽!

    祁抒意嫌弃地看了乔桥一眼,“你是不是傻啊?”

    “卧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