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44章

    42、

    邵楠一下子就僵住了,有些不自在,也有些激动和喜悦,更有些紧张,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脑海里就如同烟花绽放的那一瞬,除了各种各样的情绪组成的烟花以外,其余什么都看不到了。

    还得多亏了鹦鹉让她回过神来。

    “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被挂在车上的鹦鹉有样学样,连祁抒意那慵懒的音调都模仿了七八成。

    邵楠微微侧着头看着鹦鹉,“你去哪弄来的鹦鹉啊?买的?”

    祁抒意稍稍抬起头看了那只鸟一眼,又准备将头搁到邵楠肩上,不甚在意地说:“我侄子……”

    邵楠感觉到肩上一松,总算放松了不少,祁抒意一开口她便条件反射地回头。

    “……”

    四目相对,近得邵楠仿佛觉得自己眼前就是祁抒意那高挺的鼻梁,而且双唇还触碰到了什么温暖柔软的东西。如果说刚刚邵楠脑海里还能看见烟花,现在则是一片空白了,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两秒之后她才回过神来,迅速地回头看向车箱并且往前移了一步。

    祁抒意也没有料到邵楠会突然回头,他也愣住了,不过比起邵楠的害羞和无措,明显他全是兴奋和喜悦,嘴角的弧度更弯了。

    “咳咳”祁抒意掩嘴咳了两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兴奋,也往前移了一步,站在邵楠左右边,右手越过邵楠的肩指了指鹦鹉,轻描淡写地解释,“它叫小蓝,是我侄子养的,送你了。”

    “小蓝?”邵楠指着这只名叫小蓝的鹦鹉,难以置信,“送我?”

    “嗯。”祁抒意目不转睛地盯着车箱里的各种食物,觉得肚子更饿了,“这些是什么?”

    邵楠注意力还集中在这独特的新年礼物上,紧盯着鹦鹉疑惑不解,“你不说这是你侄子养的吗?你送我干嘛?”

    “他把我车刮坏了,用这鹦鹉赔的,它会说的话还挺多,我看你养了那么多花花草草,以为你也会喜欢鸟,就把它拿来了。”祁抒意提起一袋腊肉,闻了闻,“这是什么啊?”

    邵楠回过头只见祁抒意注意力全在那堆食物上去了,深深地感到无语,颇为无奈地提起一旁的小蓝,对祁抒意吩咐道:“全是吃的,你帮我把这些搬上去吧。”

    小蓝一见到邵楠提着它,顿时就兴奋了,“美女,你看我帅吗?”

    “……”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侄子能养出这样的鹦鹉?

    二十分钟后,两人才把所有的行李运到了邵楠家里。邵楠接了两杯水递给了祁抒意一杯,刚在沙发上坐下,祁抒意就不客气地坐在了她身旁,理直气壮地说:“我饿了。”

    邵楠看了一眼时间,快两点了,她也饿了,“嗯,我去做饭。”

    ——

    厨房里。

    以前祁抒意也爱在邵楠做饭时,靠在厨房门上看着她,偶尔与她聊聊天,那时候邵楠不觉得有什么,可今天被祁抒意这么一盯着,她总觉得哪都不自在,注意力一直不能集中,脑子里晕乎乎的。

    而不集中的后果就是邵楠切土豆丝的时候不幸地切到手了。

    “嘶”邵楠放下菜刀皱着眉看着左手食指上的伤口,只觉得钻心的疼。

    祁抒意不知何时走到了邵楠身旁,轻轻拉过邵楠受伤的手仔细检查了一番,似松了一口气,“还好,就一点点皮外伤,你家创口贴放在哪?”

    邵楠本就是因为烦躁才切到了手指,而烦躁的源头还就在于祁抒意,此时看着祁抒意加上手指上传来的阵阵刺痛,更是觉得心烦不已,不着痕迹地从他手里把手抽了出来,轻声说了句,“在电视下面那个柜子里。”

    “我去拿。”祁抒意说完便大步走出厨房。

    邵楠靠在流理台上,有些自虐地挤着伤口,看着鲜血源源不断地往外渗出,一阵阵的疼痛传到她心里,仿佛这样可以让她清醒一些,却只能让她更加烦躁。

    祁抒意很快就回来了,一进厨房就看到邵楠紧皱着双眉盯着她的伤口发呆,他停了一下,才走了过去,温柔地松开邵楠掐着自己伤口的右手,拿着棉签仔细地清理伤口附近的血液,再把创可贴仔仔细细贴了上去。

    “好了。”祁抒意小心地按了按创可贴的边沿,接着便走到一旁洗手。

    邵楠看了看自己受伤的食指,出于礼貌刚想说声谢谢,一抬头祁抒意已经走到一旁洗手了。

    “你往旁边移一点,”祁抒意走到邵楠面前,挽起袖子大有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邵楠不解,“你要干嘛?”

    “你手受伤了,我来帮你切菜。”祁抒意说得是一本正经。

    邵楠狐疑地看着他,“你会吗?”

    祁抒意十分自信,“我不会炒菜,还不会切菜吗?”

    事实证明,不会炒菜的人通常也不太可能会切菜。

    邵楠看着他切了几刀之后赶紧伸手阻止了他,“算了,算了,你别切了,还是我来吧。”

    祁抒意看了看他自己切的那几刀大小不一长短不一的土豆丝,不明所以,“我觉得我切得挺好的啊!”

    邵楠捡起两条一粗一细的土豆丝,“这样也叫很好?”

    “这样不能炒吗?”

    “……”

    最后两人就就着邵楠手受伤之前蒸的一份蛋花羹和两根腊肠吃了一顿,腊肠最后是祁抒意切的,邵楠挑着仅有的几片薄的吃了一碗米饭。

    饭后祁抒意还主动地挑起了洗碗大任,虽然洗得不是很干净,但没造成什么餐具被摔惨案,邵楠已经很满意了。洗完碗,祁抒意便借口有事离开了,临走前,小蓝学着柔弱的女声说了句:“大爷,走好!”

    邵楠:“……”

    祁抒意离开后不久,邵楠逗了一会儿小蓝便又陷入了沉思,坐在书桌前翻着周萍与闻叶成官司的资料,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她很烦躁,烦躁的原因便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有些爱上祁抒意了,而她有些害怕。

    邵楠十七岁时谈了一场恋爱,跟一个大她四岁的学长,也就是秦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