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邵楠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双手不由自主地捏紧。虽然时隔了好几年,可一谈起与那个人有关的任何事情,邵楠心里的第一反应依旧是逃避。她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打趣道:“妈,你又哪根筋不对了?怎么突然想起来说这个?”

    易筠本来还满心欢喜,可一听邵楠的语气,见她这样,顿时就起了一肚子火,“我哪根筋不对?我哪根筋都不对!”

    “妈……”邵楠一阵心虚和烦躁。

    “这都几年了?六年了吧!每次只要稍微提到与秦墨有关的事情,你都这样!你二十六了!不是十六!有些人一辈子还要经历好几次失败的婚姻,你就谈了一场恋爱,就被打击成这样!六年的时间还不够你忘掉那个人吗?难道你还要再一个六年?”易筠就邵楠这么一个女儿,此时心里难受不已,看着邵楠那是又气又担忧。

    邵楠咬紧了牙关,良久之后才无力的解释,“妈,我没有!”

    “你没有什么?”易筠紧皱着双眉,一脸疼惜。

    “我只是……不想提起,他而已。”

    易筠紧盯着邵楠,许久都没说话,那眼神看得邵楠难受,片刻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说:“不是妈妈想逼你,只是,这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从小就聪明,妈妈对不起你,没能给你一个完美的家庭成长,让你一直以来都比其他孩子懂事不少……”

    “妈……”

    “你别说话,让妈把话说完。这些事情,妈妈一直没跟你说,你性子太犟了,一旦你认定了的事情,谁说都没用。我知道你一直很恨你爸爸,你觉得是他负了我。确实,我以前也恨,可这么些年了,我早就想开了。人嘛,总是都要走过这些过程的,任何事情都有得就有失,我的婚姻失败了,可这二十多年,我过得是最开心最幸福的,在这里不用为生存烦恼,也没有生意场上那么多阴谋算计,就跟在世外桃源里隐居一般,我觉得很快乐,所以我不恨你爸爸。”

    易筠停下了替邵楠擦头发,放下了双手,看了看手里的毛巾,心里有些忐忑。“我知道我跟你爸的事,对你的影响不小。小时候看着你一天天闷闷不乐,我心里也难受,可那时候我自己都理不清自己的情绪,怎么去开导你?等我看开了,却不知道如何跟你开口了,每次我想跟你谈一谈你爸爸,你总是不着痕迹地避开了话题……你从小就这样,谁的意见都听不进去。当初你跟秦墨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过劝你,可我也知道你根本就不可能听得进去。后来你跟他分手了,我就一直后悔当初没劝你几句。看着你一天比一天更沉闷,其实我比谁都着急,还有你的外公外婆,你表妹他们,谁都替你着急。我们都不敢在你面前提起秦墨,就希望你能早日自己走出来。可这都六年了,宝贝,你等不起另一个六年了?你也看到了,今天得知你跟那个祁教授的事情,我们多高兴!妈妈真的不是跟其他家长一样,担心你嫁不出去,随便是个男的就让你去试一试。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把自己包得跟刺猬一样,我们都希望你能有个真心疼你爱你的人,陪着你一辈子……若是遇到各方面都合适的,你就试着敞开心扉接受一下他,好吗?”

    正如易筠所说那般,邵楠是一个特别固执的人,甚至于有一些偏执。易筠所说的这些,她不是不懂,她都知道。

    前两年时,她确实没走出与秦墨那场恋爱的影子,后来这几年她走出来了,可见识的那些离婚夫妻越来越多,对爱情也就越来越绝望。最近这一段时间,祁抒意的出现,让她不再那么排斥,她也曾想过,也许到最后她真的会跟祁抒意在一起,所以才会一次次纵容他。可如今的邵楠,对于爱情,她真的觉得一切都随缘,顺其自然就好,不强求,不拒绝。

    “跟你说了这么多,也不知道你听不听得进去,妈妈就希望你,多少能听进去一句,这样我就放心不少。”易筠觉得十分无可奈何。

    邵楠对她妈安慰地微微一笑,“妈……我都知道。其实你就算不说,这些我也是都知道的。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

    易筠总算是放心不少,“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不少!你一直都很有主意,妈妈就不多说了。”

    “嗯。”邵楠看着易筠突然放松下来,心里也乐了,“你放心。”

    易筠这一放下心来,就想起另外一件事,本打算起身出门刚起一半又坐了回去,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邵楠,欲言又止。

    “怎么了?”邵楠瞧着她妈那样,就知道她想问什么,顿时就觉得头疼。

    果不其然,易筠两眼放光,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什么祁教授,你跟妈妈仔细说说。”

    邵楠:“……”

    易筠不死心,“说一说啊,妈给你参考参考!”

    邵楠扶额,站了起来,拉起易筠就往门外带去,“妈,时候不早了,你去睡觉吧!你这年纪,熬夜可就不好了啊!”话音刚落就把门利索地关了。

    易筠在门外气急败坏吼道:“你个死丫头,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我这个年纪,怎么?嫌我老了啊!”

    “……”

    易筠离开后不久,邵楠刚用吹风机吹干头发,走到窗前准备拉上窗帘睡觉时,手机便响了,祁抒意打来的。

    邵楠虽然是个律师,可只有在法庭时才口若悬河,平日里都是沉默寡言不爱说话。而祁抒意则不管是在课堂讲课还是做案情分析都是惜字如金,偏偏就面对邵楠的时候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问不完的问题。

    两人就一天发生的一些小事都聊了大半个小时,基本上都是祁抒意问邵楠答,时间实在是不早了,两人也说的差不多了,才各自准备挂了电话去睡觉。

    挂电话之前,祁抒意最后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邵楠一愣,“我走之前不跟你说了吗?初六回。”

    “嗯。好。我也初六回。”

    邵楠听着熟悉的音调,失笑,心里觉得暖暖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