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15、

    长长的走廊里,秦桑榆紧挨着邵楠站在一旁,身后紧跟着任言,接着便看到面如死灰的凌智策从前方的房间走出来,还没待他走到任言身侧,郑乐乐就被两位刑警一左一右带了出来,手上拷着刺眼的手铐。

    秦桑榆与任言双眼通红,目不转睛地看着郑乐乐,嘴里发不出任何一个音调,泪珠在眼里打转,很快就流了下来。凌智策也回头看向一脸坦然的郑乐乐,双脚立即如同被灌了铅一般再也移动不了。

    郑乐乐却连视线都没留在他们任何人身上,只在下楼梯时停顿了一下,最后也头也不回地走了。

    全程祁抒意都站在邵楠身侧,靠着墙壁冷漠地看着两人从他眼前路过。

    ——

    出了警局之后,秦桑榆看着任言,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轻声问道:“你现在去哪?”

    任言苦笑着,泪眼汪汪哽咽道:“回……宿舍,然后……回家。”

    “好,我也回家了,一路保重……到了,到了给我,报个平安。”秦桑榆说完便朝着邵楠的车跑了过去。

    任言对着她的背影轻声应了声,“嗯。”

    两人自始至终谁也没有看向站在她们身后的凌智策。

    邵楠心里叹了一口气,对一旁站着的车书记礼貌地说道:“车书记,那我先带我妹妹回家了。”

    车书记脸色也憔悴了不少,“好,你多开导开导她。还有……今天的事……”

    邵楠微微点头,“我知道,杨妍是自杀的,桑榆她会懂的。”

    车书记苦笑着点了点头,对身前的凌智策和任言轻声说了句,“走吧,我送你们两回去。”

    邵楠也转身走了,紧接着便感觉祁抒意也跟在她身侧,一块走了。

    “要搭顺风车吗?”邵楠看着前方淡定地问。

    祁抒意嘴角弯了弯,回答得很干脆,“嗯。”

    ——

    回去的路上三人沉默了一路,路过邵楠平日里买菜的菜市场时,邵楠把车停了下来。

    秦桑榆已经靠在车窗上睡着了,邵楠从镜子里看了看靠在座椅上小憩的祁抒意,轻声喊道:“祁……祁教授。”

    祁抒意皱了皱眉头,睁开了双眼。

    邵楠小声解释,“我下车去买点菜,你等等?”

    祁抒意往窗外看去,回过头刚准备说,“我跟你一起。”就见邵楠已经解开安全带,推开了车门。

    邵楠刚下车,往车内一看,就只看见另一侧车门旁一闪而过熟悉的运动裤,紧接着车门就被关闭了。她赶紧关了车门绕到一旁,“你怎么也下车了?”

    祁抒意只穿了一身运动服,一下车就感受到了来自这个冬天的恶意,被冷得一哆嗦。

    邵楠咋舌,“这么冷,你回车里坐着吧。”

    祁抒意看了看前方嘲杂拥挤的菜市场,再回头看向邵楠的高跟鞋,语气里有些担忧,“你的鞋子可以吗?”

    邵楠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子,笑了,一脸的自信,“当然可以。”

    祁抒意耸了耸肩,“那就走吧。”

    邵楠看着祁抒意的背影愣了一秒,无奈地笑了笑,跟了上去,后者走了几步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她跟了上来,才并排走着。

    “你不冷吗?”邵楠双手插在口袋里,仔细看着前方的路,没话找话。

    祁抒意侧着脑袋看了一眼她,“有一点。”

    “我还以为你不冷呢。”邵楠失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