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

    13、

    祁抒意突然话锋一转:“当然除了上诉两种形式之外,也不排除脑洞开太大的人,非要弄个加密文件来留遗言,不过这种人我目前是没有见过。但也有用其他形式,比如说在目前人们常用的通信软件,空间,朋友圈或者是微博,这个暂且不说。谈一谈死者选择的地方,天楼。为什么是天楼?凌晨四点到五点,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她要是一心想寻死,在七楼跳下去不也结果是一样的吗?为什么非得跑到连护栏都看不清楚的天楼去?她就不担心万一在路上摔倒了,爬不起来,死不成了吗?”

    在之前半个月里,邵楠与祁抒意见面的次数也就一两次,唯一印象深刻的地方,还是那次电梯事件。除了让她觉得对方身份比较神秘外,也就知道对方是她的新邻居,毕竟一般也没有人能在电梯里发呆发半个小时。

    而在今天认识的前一个小时里,祁抒意给她的感觉多了许多。首先第一印象就是看上去比较冷漠,而且非常安静,对大局的掌控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不过现在他给邵楠的印象里又多了几项,最重要的就是非常聪明,其次从他的言谈中,可以明显感受到他对自己目前生活的热爱,很享受所以才随时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最后一项,刚刚才新添的,毒舌,也可以说是嘴贱。

    难道他给人做案件分析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邵楠好奇归好奇,但也没有想仔细了解对方的想法,反而问道:“你就仅凭手机在床上这一点推测出死者不是自杀的?”

    祁抒意突然坐了起来,看向邵楠,“当然不是。那边估计好了,我们过去。”

    “嗯,好。”邵楠站起身来,“还有什么?”

    祁抒意缓缓站起身来,与邵楠并排走着,“这个案子疑点太多了,其实最直接的穿着。但要找出凶手,最直接的还是手机。”

    ——

    “今天早上四点至五点之间,死者有没有打电话给你?”

    凌智策猛地摇头,“没有!没有!我跟她早就分手了,她的死真的跟我没关系!”

    刑警埋着头一直写写停停,头也不抬地继续问:“你们什么时候分手的?”

    “三天前!”

    “谁提的分手?”

    “……我……这更加与她……”

    刑警很明显不想听他废话,迅速地问着下一个问题,“她给你打最后一通电话,是什么时候?”

    凌智策犹豫了,直到对方抬起头来,才哆嗦地说道:“昨昨昨晚……”

    他一说完对方就笑了,接着便从身后拿出杨妍的手机,放在桌子中间,冷笑道:“可她手机里明明显示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到五点之间,给你打了一个电话……”

    “这不可能!不可能!”凌智策一把抓过桌上的手机,颤抖着按亮屏幕输着密码,但因紧张连输了三次都不正确,屏幕上他与杨妍笑着贴着脸的合照更是刺痛了他的双眼,不一会儿就留下了眼泪,颓废地放下手机,脸上充满了懊恼和后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