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13章

    12、

    任言吞吞吐吐道:“我胆小,被尖叫声吓醒了就睡不着了。盖着脑袋窝在被子里想着马上就六点了,我一会儿等天亮了再睡。然后,没多久我就听到了我们宿舍的开门声,我还以为进贼了,我怕……后来我就听到了我对面床铺传来声响,像是有人爬上了床……”

    “然后你也没吭声?”刑警皱了皱眉问。

    任言忐忑不安地点了点头,“我我,我怕……”

    刑警松了一口气,收起了文案,对任言安慰地笑了笑,“你先坐一会儿。”

    任言没吭声,等刑警快走到门口时才猛地站了起来,鼓起勇气问:“是乐乐吗?”

    刑警轻轻叹了一口气,回过头看着任言,鼓励道:“你做了你应该做的,剩下的交给我们就好。”

    门一关上,任言便捂着脸趴在桌子上大声哭了起来。

    而此时的警局外却是阳光明媚,温暖和煦的阳光穿过窗户,照进了楼道里,邵楠一坐下,阳光便洒在了祁抒意的脸上,使他闭上了双眼,如同在冬日里偷闲晒太阳的人。

    “少了什么?”邵楠追问。

    祁抒意眨了几下眼,发现还是睁不开,只好伸出手掌挡着眼前的阳光。邵楠见状便往楼道中间靠了靠,坐直了身子,恰好替他挡住了洒在眼睛上的日光。

    祁抒意总算露出了一个难得的微笑,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的人,耐心很好的解释,“当然手机里没了什么,并不是我推断她不是自杀的真正原因,而是她的手机为什么在床上?”

    邵楠仔细想了想,还是不得其解,“自杀难道还要带着手机吗?”

    有几丝阳光照在邵楠的发丝上,给它渡上了薄薄的一层金色,祁抒意就看着那几丝发丝,有些想伸手摸一摸,心里有些痒。

    “自杀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而有勇气做这件事情的人必然有着需要破釜沉舟的目的。所以通常选择自杀的人,在最后关头一定会留下一份遗书。”祁抒意终于还是没忍住,伸手碰了碰邵楠的头发。

    邵楠条件反射地往旁边一躲,“你干什么?”

    警戒性真高。祁抒意干脆闭上双眼,“我想晒太阳。”

    “……”邵楠觉得有些尴尬,只好接着之前的话题,想了想说:“死者没有留下遗书,却留下了手机,但手机却没有任何遗言?”

    祁抒意停了一秒钟才摇了摇头,“这种理由也说得通,但我最开始推论却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邵楠想了想,皱着眉头,“那是因为?”

    “一个想自杀的人,她不仅仅需要的是很大的勇气,而且要有一个非常大的动机。而这个动机呈现出来的让世人知道的,最直接的表达方式就是写遗书。而且通常是用纸质书信的形式,而如今通讯这么发达,死者自杀前选择打电话这种直接的表达意愿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可能性。一个要自杀的人,她最担心的就是她的死亡能不能完全的表达出她的内心的呐喊,所以他们会选择一个非常直接的形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