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灵媒娇妻

20.第20章 真爱生命,远离子腾

    温暖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了别墅的走廊内。

    独自一人!

    怎么回事?

    不是子腾已经交代完,让他们各自回房间了么?温暖记得很清楚,自己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啊。怎么突然之间,又站在了别墅内呢?

    而且,别墅虽然还是那个别墅,可是温暖总觉得四周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异。

    温暖四下环顾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不知去向,心下不禁愈发的疑惑了起来。旋即提起脚下的步子,朝着基地走了过去。

    被作为基地的房间门,此刻正紧紧的关闭着,温暖抬手顺势推开。

    伴随着“吱呀”一声,房门缓缓打开,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满屋子应该出现的电脑和电子仪器没有出现,反而是变成了完全不同的样子。

    这里,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温暖皱起眉心,脑海中猛地浮现出,之前那个诡异的梦。

    眼前的景象,分明和梦中一模一样。

    只是,没有了拍皮球的小女孩,也没有了带走她的高大男人。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坐在外面低声哭泣的女人。虽然背对着温暖,可是她依旧能看见女人凌乱的头发和身上散发出来的哀伤气息。

    女人瘦削的肩膀不断的抖动着,好似一边哭泣,一边嘴里还低声呢喃着什么。

    “亚桐……亚桐……”

    亚桐?

    虽然温暖很确信,自己之前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可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就那么肯定的告诉她——

    这个亚桐,正是那个被陌生男人带走的小女孩的名字。

    啊!这个女人,该不会就是那个小女孩的母亲吧。一定是她发现小女孩不见了,所以才在这里哭泣。

    见状,温暖心下不禁涌起一抹不忍,想要走上前去,劝慰一下。

    可是就在这时,手腕,又被身后一个巨大的拉扯力死死的攥住。

    温暖心下一惊,顺势回转过头。

    不出所料的,站在身后,此时正拉着她的手腕不让她上前的,正是子腾。

    怎么回事?他怎么又出现了?

    难道,这又是个梦?

    温暖蹙了蹙眉心,想要开口说话,可是心里蹭的一下又冒出一个想法。

    她居然……居然……

    又梦到那只千年老妖了!

    要不要这么阴魂不散,连睡觉做梦都不放过她!

    一想到这里,温暖脸上,顿时又袭上了一阵火辣辣的热潮,此时若是有个镜子,温暖相信自己的脸,一定不会比猴屁股差多少。

    尴尬的转回过头,一时间忘记了要挣脱开子腾的手,可是之前在外面哭泣的女人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口水井!

    而女子,此时正双手把着井边,嘴里继续呢喃着小女孩的名字,一个纵身,就朝着水井跳了下去。

    “子腾,快去阻止她!”

    温暖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而身后的子腾,却是依旧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瞬间,场景转换,温暖和子腾,又站在了别墅的走廊内。

    女人消失了,水井消失了。可是温暖的四周,开始飘荡起一团又一团白色的灵体,数量之多,连温暖都忍不住咂舌。

    而那些灵体一边在温暖周身飘着,一边像小孩子般痛苦的大哭着,好像要走出这间房子,去找自己的妈妈一般。

    温暖哪里见过这么恐怖的情景,这分明就是鬼屋惊魂啊!

    “啊——”

    抑制不住的一声大喊,温暖猛地从床、上弹起,双手扶在胸口窝的位置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果然,又是个梦!

    看到透过窗帘射进屋内的阳光,和房间内一如既往的摆设,温暖才缓过神来,如释重负般的重重呼出一口气。

    她居然,又做了这么奇怪的梦。

    可是梦里的情景是怎么回事?接连两天,她好像在看连续剧一般,每晚子夜时段准时播出。

    而且最主要的是,子腾那只千年老妖,居然连着两天都臭不要脸的出现在她的梦中。而且连招呼都不打!

    “该死的!”

    温暖愤愤不平的低声咒骂了一句。凭什么是子腾出现在她梦里,要出现,也应该是赵鑫出现才对啊!

    赵鑫?

    意识到自己下意识里想到的人,连温暖自己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她怎么会想到,要让赵鑫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思及此,温暖一张白皙的小脸,瞬间涌上一抹潮红,直至耳根,鲜红欲滴。

    “笃笃笃——”

    低哑的敲门声在房间内响起,温暖陡然间缓过神来。

    “小丫头,你这每天早上的起床方式可是有够特别的了!

    而且比闹钟还要准时!”

    门外传来了林子的调侃声,温暖禁不住心下腹诽。

    又不是她愿意的!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自从住进这栋诡异的别墅以来,她就总做些稀奇古怪的梦。

    “林子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我刚才做了个噩梦,你不但不安慰,还在这里打趣我!

    真是和子腾一样,越来越恶劣了。

    “我看你是和某人呆的久了!奉劝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赶紧真爱生命,远离子腾那只千年老妖吧!”

    温暖隔着门板朝着房间外大声喊道,却并不知道,此时站在门外的一个高大的身影,瞬间满脸黑线。

    林子使劲的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子腾那张难看的要死的俊脸。

    认识子腾这么久,好像印象中这是第一次,子腾亲耳听见自己被人说的这么……

    恶劣!

    说他是千年老妖?

    呵呵!

    很好!

    子腾狭长的眸微微眯起,意味深长的朝着紧闭的房门望了一眼、

    某人还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随即,不理会林子脸上那抹饶有意味的笑容,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温暖坐在床、上,忽然见房间外没了声响,还以为是林子离开了,不禁大声的朝着外面喊了一声:

    “林子哥?”

    “啊?啊!我在!我在!”

    被温暖唤着,林子连忙缓过神来。

    “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小丫头,友情提醒你一下。

    你嘴里说的那只恶劣的千年老妖,刚刚和我在一起来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