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灵媒娇妻

8.第8章 初次驱鬼

    “啊——”

    偌大的别墅内,顿时响起一阵撕心裂肺,鬼哭狼嚎的喊叫声。

    温暖张大了嘴,几乎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一边使劲的朝着站在门口的子腾大声喊了起来,一边拉过被子,死死的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子腾满脸黑线的看着温暖。

    这个女人,一大清早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林子,他们……温暖没事吗?”

    阮情带着小雪站在门外,有些担忧的朝着林子问道。

    林子倒是一脸的无所谓,薄而性感的唇微微上扬着,视线有意无意的朝着房间内瞟了一眼:

    “没事!没事!

    年轻人嘛!总要有点活力!”

    真的没事吗?

    阮情似懂非懂的朝着林子尴尬的笑了笑,怎么总觉得,温暖的叫声,好像比昨晚自己看到那副诡异的事情时,还要凄惨?

    子腾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修长的身子,斜斜的倚靠在墙上。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映射下来,照在他的身上,映衬出一阵阵耀眼的光芒。

    他倒要看看,温暖究竟还能这么喊多久!

    果不其然的,许是发现了自己喊叫了这么久都没有第三个人出现之后,温暖终于是声音越来越低,直到再也听不见。

    先不说子腾怎么会一大早就出现在这。单说这依靠在门口的姿势——

    不知为何,温暖突然间就想到了自己先前做的那个奇怪的梦!

    梦!

    麻痹!

    温暖猛地反应过来,她居然梦到了这个千年老妖!

    想到此处,一阵火辣辣的潮热,瞬间袭上脸颊。

    子腾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温暖,此刻突然间又脸红了起来,一双飞扬入鬓的剑眉,不禁颦蹙了起来。

    这个女人的大脑,果然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来考虑。可是为什么,看着她见到自己会脸红的模样,心底,竟然就有那么一点点,涌动。

    “叫够了?”

    微微敛了敛心神,子腾脸上佯装着一片波澜不惊,语气不善的朝着温暖戏谑道。

    “啊?”

    被子腾突然间这么一嗓子,温暖连忙缓过神:

    “啊!叫够了!

    可是,你怎么连门都不敲就直接进来了?万一我有裸睡的习惯怎么办?”

    裸睡?

    “我敲过了!”

    子腾随意的回应了一句,视线看似不经意的从温暖死死裹在胸前的被子上扫过:

    “而且,事实证明,你也没有裸睡的习惯!”

    对哦!她没有!

    意识到这一点的温暖,随即换了一副神情,极其洒脱的将被子从身上撇了下来:

    “那你就有理了?

    你说你敲门了,我可没听见!”

    一边说,温暖一边走下床,开始整理被褥。

    因为是背对着,所以温暖此刻并没有看见,子腾俊逸不凡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

    “看你刚才叫的挺有力气的,想必不用吃早饭也可以了。

    收拾一下,五分钟后,开始工作!”

    说罢,完全不给温暖反驳抗击的机会,子腾旋即一个转身,消失在了房间之内。

    连饭都不给吃了?

    果然是冷血无情的剥削!赤裸裸的剥削!

    温暖愤愤的快速洗漱了一番,又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哼!

    你不让我吃我就不吃?

    五分钟后,小雪的房间里,子腾、林子,还有一个温暖之前没见过的陌生男人,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放在了站在门口端着碗旁若无人的温暖。

    “小丫头,你要不要,吃过饭再来?”

    林子有些不忍心。

    “不用!不用!你们忙你们的!”

    温暖一边大口往嘴里划拉着饭菜,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

    某人不是让她五分钟后出现吗?

    照做就是了!

    这……

    林子转过头看向子腾,见后者脸上根本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意思,也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行!小丫头,那你在这吃吧!反正也没你什么事,就当看热闹给你下饭吧!

    啊!对了!

    这个是赵鑫!”

    林子指了指站在子腾身旁的那个陌生男人。

    温暖点了点头,嘴里实在是腾不出空来跟他打招呼。而赵鑫似乎也感觉到了,只是友好的朝着温暖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开始吧!”

    子腾面无表情,淡淡的说了一句。

    赵鑫闻声,旋即敛起神色,走到了房间的正中央。

    房间内拉着窗帘,所以光线有些暗。温暖这时候才注意到,赵鑫的穿着有点奇怪,一身黑色的长袍,领口和袖口都绣着紫色的包边。长长的十字架吊坠挂在胸前,手中,拿着一本书和一个椭圆形的小瓶子。看材质,应该是银的。

    艾玛,这人是神父啊!

    温暖突然间将赵鑫的样子和自己曾经在电视上见过的神父的样子进行了对比,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果不其然的,赵鑫缓缓抬起手,瞬间将手中的银质瓶子朝着房间内挥洒了起来。

    一种类似于水的液体,随着赵鑫的动作,从瓶中倾泻而出,洒在了房间内。

    这个,是不是就是圣水?

    赵鑫收起瓶子,打开手中的书,开始用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声音,念叨了起来:

    “天国之父允许我以你之名祈祷。

    实现愿望的神,怜悯我们,赐予我们繁荣兴旺。请注视我们,永在我们头顶照耀。起初产生了语音,言与神同在。言即是神,光在暗之中闪耀,而暗却不理解光。

    阿门!”

    赵鑫说完,随即执起胸前的十字架,放在唇边,刚要放下,突然间,房间内开始剧烈抖动了起来。

    卧槽,地震了?

    温暖只觉得自己脚下根本没有办法站稳从而来保持重心,这么剧烈的颤抖,要几级以上的大地震才能做到啊!

    再看向房间内的其他人,好似面对这样的情况,都很镇定自若。

    这些人,地震当前,究竟是怎么保持冷静的啊!

    不!

    不对!

    突然之间,温暖觉得屋内的温度似乎开始骤降起来,她明明穿的不少,可依旧感觉到一阵阵阴凉之风侵袭而来。

    “吱呀——”

    突然之间,温暖耳畔响起另一个怪异的声音,还不待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眼前突然一个身影扑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