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8.第1438章 终

    溪小沫离开的那天,天气格外的好。

    那天,唐爵一如既往的坐到床边,给溪小沫念着那一本童话故事,有护士经过的时候,视线都会不觉的落在那虽然已然老去,所有的行为举止却有都无不透着一股子绅士的优雅的唐爵身上。

    在这家医院里,唐老先生和唐老太太可谓是这里的名人。

    他们恩爱的许多事迹也都被医院里的人给挖掘出来了不少。

    甚至是当年的好一些新闻都被他们给挖掘了出来。

    说他们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

    医院里有不少人传言说,当年唐老先生是劈腿了还是怎么的,和唐老太太差点儿离婚,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人又和好了。

    不过对于这样的传言还真是不在少数,因为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深情的男人。

    “爵……”溪小沫有些费力的唤着唐爵的名字。

    唐爵连忙起身,他放下手里的童话书,走到床边,倾身靠在溪小沫的耳边,“怎么了我的宝贝?”

    特护一直都是站在一边的。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她实在是受不了一对八十几岁的夫妻如此称呼的。

    可是后来,当她了解到,那叱咤一生的唐爵一直都是这么称呼自己的爱人后,她也就笑了。

    人不过是从小叫到了老而已……

    说实话,如此的感情和陪伴,是她羡慕不来的。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陪伴是这个世界上最长情的表白。

    想来,说的就是这一对老夫妻了吧。

    “我想出去走走。”溪小沫说这话的时候都有些费力。

    特护听到这话后连忙向前,“不……”

    “好,好。”唐爵笑着握住了溪小沫的手,嗓音极为温柔,“宝贝你等等,我这就去让人准备一下,你乖乖的等着,不能闹脾气,知道吗?”

    溪小沫嗯了一声,便真的乖乖的躺在一边去了。

    唐爵给溪小沫盖好了被子,他起身出病房的时候,特护跟着一块儿出去的。

    “唐老先生,您应该明白您夫人现在的身体状况,您……”

    特护的话还没说完,那一双锐利的近乎不带似乎情感色彩的视线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就好似在一瞬间,特护就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一样。

    见特护不说话了,唐爵方才深吸了一口气,他拿出了手机,拨打了电话出去。

    特护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她一直都有听说唐爵当初是个多么厉害甚至听说他还是个冷情绝心的男人,可是在这一段日子的接触里,她一直都以为唐爵是个极为绅士的老者。

    可是就在方才的那么一瞬间,她相信了那些传言。

    如若真的只是一个绅士的话,他不可能会有那样可怕吓人的眼神。

    “你们都过来一趟吧。”

    特护听到唐爵用着近乎疲惫不堪的声音说着。

    特护这才知道,唐老先生这是在给他家里人打电话。

    只是他的这声音和对唐老夫人讲故事时候的声音完全不同,没有了那低醇的温柔,也没有了淡淡的笑意……剩下的,只有无尽的绝望和无助。

    他已经知道,唐老夫人的时间不多了,甚至还有可能随时都会离开他……

    特护的心一下就揪起来了。

    不管是家里再有钱,不管你再怎么厉害,可是在死亡面前,你真的无能为力……

    “唐老先生……”特护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即便是心里有些害怕,可是身为特护,她还是需要提醒一句,“如果老夫人她……”

    唐爵放下手机,他就好似没听到她说的话一样。

    唐爵走到病房里,将轮椅放在了床边。

    “都说好了吗?”溪小沫问唐爵。

    唐爵笑着点头,“都说好了。”

    特护看的就差没瞪大眼睛了。

    这和之前的反差是不是也太大了一些?

    唐爵看向特护,“你过来扶着下轮椅。”

    特护连忙走了过去,她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的时候,唐爵已经走到了床边,他低声对溪小沫说,“宝贝,来抱着我,我抱你去坐着。”

    特护在看到唐爵要抱着溪小沫起来的时候,顿时就给吓傻了。

    这两人都是八十好几的人了,要是摔着碰着什么的,那她别说是这份工作了,就说是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

    特护还没来得及阻止,唐爵已经抱着溪小沫起来,他的动作很利落,手脚很稳的将溪小沫放在了轮椅上。

    特护原本想要给溪小沫盖一个毯子的,但是她发现她还没来得及动作,唐爵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

    唐爵从特护的手里接过了轮椅,“宝贝,我们出去走走。”

    特护看的惊奇,她只能快步跟在两人身后。

    她听着两人之间时有时无的对话,视线却是有些担心的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

    刚才主任也给她发短信了,不论唐老先生想要做什么,她都只需要陪同就可以了,不需要反对什么。

    只是因为唐老夫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到了医院的活动区域,唐爵推着溪小沫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微风,晴朗,室外温度也恰好,是个出来的好天气。

    “爵……”溪小沫握着唐爵的手。

    特护连忙在溪小沫的轮椅旁放了一把小凳子,唐爵看到后也是愣了一下。

    他对特护点点头后便坐在了一边,他自然的反握着溪小沫的手。

    “嗯?”

    “我想听你给我唱歌。”溪小沫笑着,可是精神头看起来却是并不怎么好,“我好像已经好久都没有听你给我唱过歌了,你唱歌给我听吧。”

    “好。”他低声笑着,掩盖下眼底的担忧和不安,“可是我要是唱的不好听,你可不能笑话我。”

    “不会。”溪小沫的嗓音有些低,甚至是带着些许的喘息,“你可是我的爵,你永远都是最棒的。”

    唐爵笑了起来,”你永远都是这么捧我场。“唐爵虽是这儿么笑着,可是心情却是沉重的近乎压抑的他近乎喘息不过来。

    特护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听着,她一直在想,自己什么时候才会拥有这样的爱情。

    唐墨等人到的时候,唐爵正在给溪小沫唱着她想要听的歌曲,他们并没有上前,只是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着。

    “父亲。”唐晨不明白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唐逸,“我们不去看看太奶奶吗?”

    唐逸摸着自己儿子的头顶,“让他们单独待一会儿吧。”

    唐墨蓦然转身,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紧成拳。

    溪小沫在唐爵的清幽的歌声中一点点的睡去。

    她现在的觉极多,她现在大多时候都是在睡梦中度过的。

    “宝贝,还要继续听吗?”唐爵握着溪小沫都手微微收紧,“你啊,你要是想要再继续听的话,你就和我说说话,要不然我可就不唱了啊。”

    没有回应。

    溪小沫就好似睡着了一般,她唇角含笑,眉宇间也带着些许的柔意,看的出来,她心情不错,甚至可说的上是……开心的。

    没有任何预兆的,溪小沫就这么离开了。

    唐墨以为唐爵会崩溃。

    他以为,失去了母亲的父亲,会在瞬间垮下来。

    可是没有。

    溪小沫离开后,唐爵便再未开口说过一句话,他沉默的做了许多事情,他没有如同唐墨所猜想的一样紧跟着溪小沫就去了,而是挺了过来。

    直到一年后,唐爵将唐墨和唐逸叫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我希望在我死后,你们将我和宝贝的骨灰放在一起。”唐爵的这话是对唐墨说的。

    唐墨沉默不语。

    “我在很早以前,就对你母亲说过,她就算是死,也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唐爵淡淡的说着,“把我们骨灰放在一起后,最好给我烧成一个瓷器,然后把我们抛到大海里。”

    唐逸已经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唐墨却是依旧沉默。

    “你们可以做到吗?”唐爵问。

    两人同时间的沉默让唐爵的面色相当难看。

    “你们难道连我最后的愿望都不肯……”

    “好。”唐墨深吸了一口气,“我会做到。”

    听到这话后,唐爵就笑了。

    也就在唐爵吩咐了这事后没几天,唐爵就离开了。

    他离开这一天也正好是溪小沫离开的日子。

    同天,不同年。

    唐爵没有立马跟着溪小沫去了,只是因为溪小沫让他不要跟着她一块儿去了,他从来不骗她,他既然答应了她,就要做到。

    他迟了一年才去找她,只希望她还在奈何桥前等着他。

    就算是她又忘记了他,他也不过是重新去将她找到。

    爱一个人,要么就爱一辈子,不离不弃,要么就不要浪费人的时间,放手,祝人幸福。

    唐墨最后如了唐爵的愿,他将溪小沫和唐爵的骨灰烧制生了一个瓷罐,在那罐里放着一张表文,表文的内容到底是什么,没人知道,不过那个罐想来是任何人都打不开的就是了……

    就如同唐爵最初所想的一样,即便是他们被鲨鱼吃了,他们也会生生世世的纠缠在一起,没人能将他们分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