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4.第1344章 唐爵生气了2

    溪小沫听到这话可是乐呵了,“我说你啊……我刚才就已经和你说了,唐爵就快要到了,可是你就是不相信,你看你现在惨了吧?”

    “闭嘴!”安德烈不禁大声的韩了这么一句。

    听到安德烈这么一喊,溪小沫还真的就是不说话了。

    “算了,既然你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么我就什么都不说吧。”溪小沫说完,还叹了一口气,“不过我和你说啊,你最好不要让唐爵看到你这么动我的画面,否则啊——”

    “我现在已经看到了。”一道清冷的嗓音顿时就响了起来。

    溪小沫这一次可真的是彻底的叹气了。

    “安德烈,这一次真的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因为对方太强大了,而且,他都已经看到了,也都已经听到了,你就算是……那啥,也不行了。”

    溪小沫的这个那啥就是说,即便是安德烈现在放了自己,那也是来不及了。

    因为唐爵明明都已经什么都看到了。

    那么即便是安德烈现在想要说自己什么都没做,那也是不可能的啊!

    “啊……对了,你怎么来的这么快?”溪小沫笑眯眯的看着唐爵。

    不过此时唐爵的面色可是一点儿都不好就是了。

    唐爵的视线可是没有落在溪小沫的身上,反而是落在了安德烈的身上。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吗?”唐爵的这话是在对安德烈说。

    溪小沫抿唇。

    的了,这一次人直接就不搭理自己了。

    看来唐爵这一次可能是真的生气了。

    溪小沫叹了一口气。

    但是再怎么生气也不能不搭理自己啊。

    “嘿!唐爵,你没有听到我在和你说话吗?”溪小沫看着唐爵,“如果你要是想要无视我的话,那么我可是和你说啊,你想都不要想!”

    “现在你可以闭嘴吗?”唐爵冷冷的看着溪小沫。

    这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唐爵第一次凶溪小沫。

    溪小沫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这人怎么可以!

    “唐爵!你居然敢凶我!”溪小沫大声的喊了起来。

    安德烈这一次可是受不了了,“如果你要是再这么继续大声的喊下去的话,我一定要了你的命!”

    “如果你要是敢要了她的命,我就要了你全家的命!”唐爵的嗓音也是在同一时间响起,“如果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尝试一下!”

    这一次,安德烈可真的是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过很快的,安德烈就笑了起来,“唐爵,你以为我会害怕你吗?啊……我现在的家里人就我一个人,你以为,我会——”

    “如果要是真的只有你一个人的话,你现在也不会如此拼命的想要得到安德烈家族的掌控权的吧?”

    安德烈在听到唐爵所说的话的一瞬间,面色就变了。

    “你都知道了什么!”安德烈的这话里面并没有疑问或者是询问,而是质问。

    唐爵笑了,“啊……现在我就是来问你了,你觉得,我能知道什么呢?现在,我让你把你手里的人放了,否则的话,我会让你追悔莫及!”

    “唐爵,那么我们就看看,到底是谁先后悔,怎么样?”安德烈这一次似乎是并不打算放了自己手里的人。

    安德烈不是傻子。

    他自然是知道,如若自己要是放了这个手里的人的话,那么自己就会彻底玩儿完。

    这一次可是真正意义上的玩儿完,而不是方才溪小沫口中的那个玩儿完。

    唐爵觉得这事儿有点儿无聊了。

    “好,那么你现在来告诉我,你想要怎么做。”

    溪小沫在听到唐爵的这个语气后,就知道唐爵这一次是真的动怒了,而且怒气可真的是还不小啊。

    溪小沫现在都已经开始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错了什么,否则的话,唐爵怎么可能会如此动怒啊……

    “现在,我让你放我离开。”

    唐爵听到这话反而是笑了起来,“安德烈,现在我问你,你能去哪里?你现在既然已经得罪了我,你觉得那里是你最好的庇护所?”

    安德烈愣住了。

    “只要溪小沫一直都我的手里,那么不管我去了哪里,都会是安全的地方,不是吗?”安德烈笑着看着唐爵,“我知道你唐爵的手段厉害,但是我安德烈也不是个傻子,我自然是知道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了,现在整个欧洲那边都有你的人,甚至是……没有地方是没有你的人的,是吗?”

    唐爵听到这话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淡漠的看着安德烈。

    “所以呢?”唐爵问他。

    “所以,你现在只要和我说,你不会动我,那么我就不会动溪小沫。”

    “你觉得可能吗?”唐爵这一次可是如此直白的说着,“既然你已经动了我的人,那么我自然是要动你的。”

    溪小沫叹了一口气,顺带加了一句话,“安德烈,就算是你现在被放走了,但是你还是会被玩儿的。”

    说完这话,溪小沫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点儿啥了。

    可是她又觉得吧,如果自己要是不再继续说下去的话,那么这氛围就有点儿僵硬了。

    “啊……要不然这样吧,我们就当这一次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怎么样?”溪小沫这一次可是觉得自己的提议挺好的。

    只不过,没有人搭理她就是了。

    “喂,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儿啊?都不带响应我的?反正……这一次我们都玩儿过了不是吗?反正……我也没有得到啥真正的伤害不是?”

    溪小沫的话刚刚说完,唐爵就已经冷漠的笑了起来。

    “真正的伤害?如若他要是真的动了你的话,你觉得,他现在还能在这里站着?”

    这可是唐爵踏入这个房间以来,第一次和溪小沫说话啊。

    溪小沫立马就不断的点头了,“啊……也是啊,你说的很对。”

    沉着唐爵肯和自己说话,溪小沫自然是要多和他说一点儿的。

    因为而一次的事情,真的是因为自己啊。

    唐爵见溪小沫鲜少的狗腿的模样,唇角上勾起了一抹笑意来,只不过那一抹笑意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就是了。

    “所以,你并不打算杀了我?”安德烈冷沉的看着唐爵,不过那眸中可是带着些许的……不可置信。

    唐爵真的会有这么好心?

    “看心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