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3.第1343章 唐爵生气了

    溪小沫笑了起来。

    “如果你要是真的想要杀了我的话,你早就杀了,不会等到现在。”溪小沫叹了一口气,“不过,我就是想不明白,安德烈,你好好的做你的少爷,整天的这么玩儿闹,不也是挺好的吗?为什么一定要得到那个位置?”

    “你不是我,你自然是不知道我的想法了!溪小沫,你所得到的一切对于你来说都太容易了!所以你不会——”

    安德烈似乎是越说越愤怒的样子,“所以你不会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的感受!你根本就明白不了!”

    溪小沫点点头,似乎是明白了自己似乎是触碰到了人的什么不好的秘密一样。“

    “哦——这样啊。”溪小沫叹了一口气,“如果要是这样的话,我……对你说一声对不起?道歉?”

    “溪小沫!”现在安德烈可是觉得溪小沫一点儿都不对自己有丝毫的尊重,“溪小沫,我现在并没有和你开玩笑!”

    溪小沫很是认真的点头,“我知道啊,我现在也没有和你开玩笑啊。我在很认真的和你道歉,如果我要是有什么地方伤害到你了的话,你可以明白的和我说嘛。”

    溪小沫音落,还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但是如果你要是不领情的话,那……就算了吧,当我什么都没说。”

    “溪小沫,你真的让人特别火大。”

    “就算是这样,你也必须忍着,不是吗?”溪小沫说完就笑了起来。

    而此时,在这个房间里的第三人可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溪小沫还真的是……够能损人的。

    安德烈现在可就是有点儿沉不住气了,“溪小沫——”

    “好了,我说你今晚喊的累不累啊?就算是你现在不累,我都已经听累了。”

    说完,溪小沫还不禁叹了好几口气了。

    安德烈的眸光顿时一沉。

    “好了,安德烈,来,说你想要说的事儿的条件吧。”

    这话题转移的有些快,安德烈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自己该说什么。

    见安德烈愣住了,溪小沫反而是笑了,“我说,你现在愣什么啊?如果你要是有什么想要做的事儿,你可以和我说啊?不过,如果你要是想要利用唐爵的话,那么我劝你还是省省心吧。”

    这事儿完全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因为,即便是他答应了你,我也不会答应你的啊。”溪小沫说的理所当然,“即便是,我现在还在你的手里,但是只要我一句话,唐爵可真的是会对我言听计从啊。”

    “那么如果我要是控制了你,唐爵岂不就是对我言听计从了?”

    安德烈冷哼的笑了笑。

    听到这话,溪小沫顿时就给愣住了。

    不过很快的,溪小沫就笑了起来。

    这个笑意很之前的不一样。

    溪小沫就好似是实在是忍不住了,整个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我说,我说安德烈,你的脑子真的是没有问题吧?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你果然是——哈哈哈哈,你快笑死我了,唐爵会对别人言听计从?”

    溪小沫想想就觉得这是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唐爵能如此好拿捏的话,那么她还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给绑架了。

    但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人敢动她?

    还不是因为唐爵有手段,有能力?

    即便是她溪小沫的手段和能力也不差,但是比起唐爵来,那可真的是差远了去了。

    见溪小沫笑的如此不可抑制,安德烈的面色可真的是黑了个彻底。

    “溪小沫,你这一次是想要和我闹翻脸是不是?”

    溪小沫这笑都快要笑不起来了,“和你闹翻脸?我说安德烈,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我们现在不是早就已经翻脸了吗?你都已经把我给绑架了,如果这还不是翻脸的话,那么我问你……我们怎么做,才算的上是翻脸?”

    溪小沫冷呵呵的看着安德烈。

    安德烈这一次可真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溪小沫摇头无奈,“我和你说啊,顶破天就是五分钟的事儿,唐爵就会到了,如果你要是不信的话——”

    “溪小沫,你现在如果要是想要还我害怕的话,我想你还是别做梦了,我不可能会害怕唐爵!即便是唐爵现在到了我的面前,我也不会害怕他!”

    溪小沫哦了一声,“我没有说你害怕他啊,只是我是想要和你说,如果你要是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你很有可能会玩儿完啊。”

    “这话你已经说过一遍了。”

    “我这是提醒你啊,如果你现在要是放了我的话还来得及,但是如果你要是再这么急需作死的话,那么我真的是帮不了你了。”

    安德烈嗤笑,“其实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要让我放了你吗?但是溪小沫,既然你现在已经到了我的手上,我就不可能放了你!”

    “真的?”溪小沫问了安德烈这么一句话。

    “我安德烈怎么可能会说假话?”

    溪小沫这一次的回应反而是淡淡的了,“哦,那好吧。”

    原本还在等溪小沫下文的安德烈顿时一愣。

    这……这就没有别的话了?

    这就已经完事儿了?

    “你……没有其余想要说的话了?”安德烈还有些不是很放心的问了这么一句。

    溪小沫听到这话可是乐呵了,“嘿,我说你这个人还真的是奇怪啊,我现在还有什么话能和你说的?肯定是没有了啊,如果要是有的话也不是现在的这个时候啊。”

    “你——”

    “还有啊,安德烈你真的是蠢得无可救药。”

    溪小沫说完了这一句话后,就不打算继续和安德烈说下去了。

    安德烈的面色彻底的冷了下来。

    溪小沫啧啧不已,也不管他了。

    也就在两人的氛围在一瞬间变的僵硬了的时候,一道有些慌乱的嗓音顿时响了起来。

    可是还不等那人的声音彻底的响起来,就已经听到了一声枪响声。

    不过那枪显然是做过手脚的,做了消音的处理。

    安德烈的面色在一瞬间就变得相当的不好起来。

    不过也在同一时间,他已经走到了溪小沫的身侧,并将她紧紧的握在了自己手里。

    “溪小沫,这一次,可不是我想动你的,现在——我必须拿你去挡一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