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7.第1337章 溪小沫和安德烈的打赌1

    溪小沫听到这话可真的是笑了起来。

    “安德烈,我的脑子还没有坏掉。”溪小沫嗤笑不已,“你想要拿我去威胁唐爵?”

    安德烈一怔,“怎么会呢?我这么喜欢你,我如此的喜欢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安德烈,如果你要是继续这么下去,那么这……可就没有意思了。”溪小沫打断了安德烈,“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你说你如果要是继续这么玩儿下去,有意思吗?”

    安德烈依旧是一副溪小沫所了解的模样,“唉……小沫,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的心啊,我可是真的很喜欢你呢。”

    “但是,你的那个喜欢,是有目的的,不是吗?”溪小沫也是笑着问道。

    “你是不喜欢我含有目的的来喜欢你吗?如果要不是因为有目的性的话,你说我怎么就可能会……”

    “是啊,如若要不是因为你喜欢我是有目的的话,那么你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妇呢?”溪小沫这一次还是打断了安德烈,“啊……你不要这么紧张,也不必要这么震惊,你可能不太知道,我这人别的事儿不太会去想,但是呢我就是知道的有点儿多而已。”

    安德烈在听到溪小沫这么一说后,怎么可能还能安定的下来?

    “溪小沫,你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溪小沫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呢?我如果都告诉了你,那么我还能继续活下去吗?”

    “你知道的,我还需要你。”

    “需要我去控制唐爵?”溪小沫继续问道。

    安德烈的面色这一次可是彻底的冷了下来,“你都知道什么?”

    “你觉得我都知道什么呢?”溪小沫这一次是开始和安德烈打起了太极来了。

    安德烈不知道溪小沫都知道一些什么。

    如若溪小沫真的是什么都知道的话,那么这对于自己来说,真的是太过于不利了。

    “好,溪小沫,我可以选择和你合作。”

    安德烈看起来似乎是想要妥协的样子。

    溪小沫笑了。

    “安德烈,如果你要是想要这么做的话,那么我想你或许是错了……”溪小沫叹了一口气,“我说了,我都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了,你说,我怎么可能还会和你合作呢?”

    “但是你现在没有其余的路子可以走了,不是吗?”安德烈也是笑了起来,“溪小沫,你现在只能和我合作,除了这一条出路,你并没有其余的路子可以走了。”

    溪小沫啧啧不已,“安德烈,到底是你太过于自信了呢,还是你太过于……白痴了?”

    溪小沫半信半疑的看着安德烈,不过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可是没有丝毫的笑意就是了。

    安德烈这一次可是真的动怒了,“溪小沫,你要知道,你触怒了我的后果!”

    “啊……你看,你现在就已经生气了吗?可是你还需要我去威胁唐爵不是吗?如果你要是伤害了我的话,那么你来告诉我,你怎么去威胁他?”

    “只要你不死——”

    “是啊,只要我不死,那么我对于你来说都是有用的。”溪小沫依旧是笑着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呢,如若我要是出点儿什么事儿的话,唐爵那边会有什么反应呢?”

    见安德烈不说话,溪小沫便继续说道。

    “你是觉得,只要我在你手里了,唐爵就会对你言听计从是吗?”溪小沫就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到不行的笑话一样。

    “怎么了?溪小沫,你如果要是再继续笑下去的话,我一定会让你死——”

    “不,你不能杀了我。”溪小沫这一次依旧是打断了安德烈,“如果你要是杀了我的话,你就威胁不到唐爵了,你还只会触怒到唐爵。”溪小沫在说这话的时候,可是耸耸肩。

    “你——”

    “当然,如果你要是觉得我这是在吓唬你,或者是在欺骗你的话,那么你可以当做我什么都没有说过,什么都没有做。”

    说完,溪小沫还真的就是什么都不做了。

    甚至是连一句话都不说了。

    安德烈的眸光愈发的冷了下来。

    对于唐爵这个人,安德烈自然是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若要是不知道唐爵是个什么样的人的话,他也不会冒这个险。

    “那好,溪小沫,我们现在来谈合作。”安德烈这一次是真的要妥协的样子,“我请你过来——”

    “哎哟,你这是请我过来?如果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这是绑架呢。”溪小沫嗤笑。

    “好,我为我的行为对你感到抱歉,如果你要是不满意的话,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溪小沫微微侧头,她的视线很是认真的看着安德烈,“我说,你到底都是怎么伪装的?你说,你都已经伪装了几十年了,怎么就突然……不装了呢?就算是你想要那个位置,可是现在老族长的身体还好好的,就算是没有了老族长,也还有你的父辈们,你说你这么个一个孩子现在蹦跶什么啊?”

    溪小沫这一次可真的是相当认真的看着安德烈,就好似是真的在为安德烈担心一样。

    “我所想要的,你怎么可能会清楚的了?”安德烈面色再次冷了下来。

    溪小沫耸耸肩,表示自己还真的是什么都不明白。

    “我现在是不明白,但是你可以告诉我啊。”溪小沫叹了一口气,“你看,你之前不是说我们是好朋友的吗?既然是好朋友,那么我们之间不是不应该有什么秘密的吗?”

    安德烈讥讽的看着溪小沫,“你觉得,就你这样的人,身边还能有什么朋友吗?溪小沫,你是不是太过于——”

    “啊……原来是这样的啊,安德烈,你身边没有朋友啊。”分析小沫眸光中充满了可怜,“没想到,安德烈你居然——”

    “溪小沫!我跟表就不需要你来可怜我!”安德烈这一次可真的是被溪小沫眼底的眸光给气着了。

    溪小沫耸肩,“你这人……你都已经这样了,如果你身边还有喜欢你的朋友的话,那还真的就是奇怪了。”

    音落,溪小沫也就一句话都不说,坐在一边玩儿自己的手指头去了。

    如此的模样,哪里像是一个被人绑架的人质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