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2.第1332章 唐爵和溪小沫的婚后小情调2

    安德烈想了想,觉得唐爵的这个话说的也没有错。

    “你是想要让我和我的爱人产生隔阂,然后你好趁虚而入,但是……至于你这身后的人是谁,我还真的是挺有兴趣知道的。”

    唐爵的话音刚落,安德烈似乎就是想要告诉唐爵,这背后人到底是谁的意思,不过还不等安德烈开口说话,就已经被唐爵给打断了。

    “别,你现在还是什么都别说了。”

    这一次,安德烈可真的是不明白唐爵的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他……这到底是让自己说,还是不让自己说?

    他到底是看好自己……还是说,唐爵已经知道了什么了?

    “唐爵,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了?如果你要是知道了什么的话,你就直接告诉我,你别让我这么猜测。”

    安德烈的面色可是不怎么好看。

    唐爵却是冷漠的勾了勾唇角,“你想要知道,我现在是怎么想的?想要知道我到底都知道了什么,是吧?”

    安德烈点头,的确是这样的没错。

    “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一些呢?如果我要是都告诉你了的话,那么我岂不是很吃亏?”

    唐爵在说完这话后自己也是笑了起来。

    安德烈的面色一下子就死灰了。

    “安德烈,我现在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不管你是做的什么打算,但是我都要告诉你,我唐爵,还真的是没有怕过谁!但是,如若你要是想要拿我的爱人来威胁我的话,那么我想,你一定就大错特错了,因为等到了那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叫做真正的后悔!”

    唐爵的话让安德烈的心顿时就咯噔了一声。

    他在这个时候才是真正明白过来,这个唐爵还真的是一个不能触碰的人。

    他方才的眼神,可真的是——犹如恶魔一般的存在。

    这样的一个人,不行,不能招惹!

    “我告诉你——”

    安德烈的话还没说完,家里的保镖就传来了消息。

    那传话的人的嗓音有些慌乱,而更多的却是后怕和自责。

    ——“主子,夫人,夫人不见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唐爵的嗓音立马就沉了下来,“你慢慢的说,你现在来告诉我,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那个下属哪里还敢慢慢的说啊。

    他是负责今日格林枫景安全的保镖之一,他们一开始的时候,都是觉得房间内很正常,没什么问题的,可是后来在他们发现不对后,才发现,原本应该在房间内的夫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消失不见的吗?”唐爵并没有立马就慌乱起来,他的嗓音愈发的清冷,甚至就连头脑都愈发的清晰了起来。

    “就在……十五分钟前!”

    对于这一点,这些保镖们还是可以肯定的。

    唐爵的眸光顿时一冷。

    “让所有人都去给我找!”

    音落,唐爵放下手机,冰寒无情的视线在第一时间落在了安德烈身上。

    “现在,你是不是该和我说一点儿什么了呢?”唐爵的嗓音已经彻底的冰寒了下来,“安德烈,如若你今天要是选择不对的话,我会立马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悔不当初!”

    “不是,刚才是什么意思?我听到说小沫消失不见了?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消失不见了?”

    “看来,我现在似乎是还有一些不知道的事情啊,所以你现在是不是该告诉我,我到底都不知道什么了吗?”

    唐爵的耐性已经快消失不见了。

    “安德烈,虽然我的爱人答应了你的老族长,但是我同样可以告诉他说,因为你对我爱人的出卖,导致我爱人的消失,所以我一个失手,就杀了你,我想等到了那时候,你家的老爷子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对吗?”

    安德烈现在可是不敢接话了。

    因为他知道,唐爵这个时候说的话都是真的。

    如若要是老爷子为了让唐爵不那么动怒的话,那么一定会选择放弃自己。

    因为不管怎么说,自己都不过是一个弃子而已。

    如若一开始的时候,自己很有可能会是家族的一个好的筹码的话,那么自从自己招惹了唐爵后,那么自己就只能是一枚弃子了。

    安德烈一开始并没有明白这个事情,但是现在怎么可能会还不明白这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的,但是唐爵,你必须答应我,你不能杀了我,你不能杀我!”

    唐爵勾了勾唇角,“在这种时候还敢和我将条件的人,也就只有你一个了。”

    安德烈听到这话顿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

    “所以,所以你现在是……”安德烈必须给自己争取最后一次机会,“你……如果要是不答应我的条件的话,那么我会什么都不说,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如果你要是什么都不说的话,我也会选择直接要了你的命,反正不管你现在说不说,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但是,就算是我现在都说了,你也一样会杀了我,不是吗?”

    安德烈反问了唐爵这么一句话。

    砰——

    一声枪响顿时在地下室内响起!

    唐爵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手枪,他深吸了一口气,冰寒的视线直射在安德烈身上。

    安德烈所有的动作以及言语都僵住了。

    他现在根本就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了,如若自己要是再继续说下去的话,那么自己一定会,一定会……玩儿完的。

    “我——”安德烈咽了咽口水。

    “所以,现在你最好尽量的给我少废话!如果你要是还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那么就拿你的命来陪!”

    那黑洞洞的枪口可是正对着安德烈的眉心。

    如若要说,一开始的时候,安德烈只不过是在威胁唐爵的话,那么现在安德烈只能求着唐爵放了自己了。

    他知道自己玩儿不过唐爵了。

    他也知道,不管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可是在唐爵的眼里,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不过就是一个可疑直接杀了的人而已。

    “那么,你现在可以把你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了吗?”

    唐爵冰冷的近乎没有丝毫温度的嗓音,在这个时候幽幽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