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8.第1188章 冷血如斯

    傅一凌的嗓音清冷,甚至在这里面听不到丝毫的害怕和悔过之意,反而是带着些许的笑意。

    傅永军听到傅一凌这么一说,那眉头立马就打拧了。

    这傅一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爵,你别听——”

    傅永军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傅一凌却是在这个时候打断了傅永军。

    “唐爵,你现在就明白的和我说吧,你想要做什么。”傅一凌淡漠的看着唐爵。

    唐爵也是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

    “你知道我来是为了什么。”唐爵的嗓音中并没有什么情感。

    傅一凌笑着,“我自然是知道的。”

    “既然你知道,那么我想我们之间也不用说那么多废话了,你就说,这事儿你要怎么解决吧。”

    傅一凌做了什么,傅永军根本就不知道。

    而此时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傅永军还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明白了。

    “我说,你们能不能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傅永军问唐爵。

    唐爵却是侧头对着傅永军笑,“不用了,您还是在一边坐着的好,如若一会儿要是出了什么事儿的话,我是不管的。”

    “唐爵,有没有和你说,你现在已经愈发的心冷了?”傅一凌如此问着。

    唐爵听到这话可真的是笑了起来。

    “你觉得我心狠?”唐爵看了看自己的掌心,“不过也对,死在我唐爵手上的人可真的是不少,可是如若要是真的要论起心狠来,你傅一凌又谁能比的上呢?”

    傅一凌却是没有反驳唐爵所说的话。

    傅永军心底更是没有底了,因为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唐爵这一次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如若他现在要是知道唐爵想要做的是什么,那么或许傅永军还能帮的上傅一凌。

    但是现在,他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下来,他怎么去帮傅一凌?!

    “你们如果要是有什么事儿,你们好好说,不要这么……冲动。”傅永军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调节,“如果一凌要是做错了什么,阿爵,你和我说,我会——”

    “你难道是想要说赔偿我吗?”唐爵侧头,看着傅永军,“你觉得你傅永军有的东西,我唐爵是什么没有的?”

    傅永军张了张口,却是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是啊,唐爵现在什么是没有的?

    “现在,傅女士,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了?”

    傅一凌就好似知道唐爵想要知道的是什么一样,但是她现在就是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唐爵笑。

    “啊……对了,或许你现在还不知道吧?”唐爵在这个时候淡淡的问着,“那个啊,江亦菲死了。”

    “什么!”听到这个答案的傅永军猛地站起来身来,“唐爵,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唐爵却只是淡淡的看着傅一凌,“没有听清我所说的是什么?那么没关系,我可以再给你说一遍。”

    唐爵在这个是顿了顿,“江亦菲死了。”

    傅一凌的面色看起来并不怎么好,“她是怎么死的?”

    唐爵笑,“你觉得她会是怎么死的?”

    “不是被你杀了的。”这一点,傅一凌可以驾定。

    唐爵觉得这事儿有点儿惊奇了,不过唐爵也是没有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

    “是啊,如若江亦菲要是在我的手里的话,我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让江亦菲去死了呢?”

    “你会让她生不如死。”傅一凌淡淡的说着。

    唐爵点头,就好似很是赞赏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一样。

    “你看,所以我就说嘛,我们很像的。”唐爵无意中说了这么一句话。

    傅永军听到这话面色顿时一喜。

    而下面的话,却是让傅永军瞬间就有了一种想要去死的冲动。

    “正是因为我们这么相似,所以你才会想让我的爱人,去死,是吗?”唐爵淡淡的看着傅一凌,“你其实是想让我生不如死,对吗?”

    傅一凌淡淡的笑着,“如果你要是这么觉得的话,那么我也反驳不了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的傅一凌可真的是这么打算的。

    她那时候就想了,如若溪小沫死了,那么唐爵是不是就可以和她一样,一样的生不如死了。

    等到了那时候,唐爵就会知道,那个叫做唐墨的小子到底有多碍眼了。

    就和此时傅一凌看着唐爵的感受一样。

    可是傅一凌就是想不明白来,溪小沫的命为什么总是那么好。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所策划的一切,什么都没有成功呢?”唐爵问傅一凌。

    傅一凌沉默了下来。

    “策划?策划了什么?还有什么是生不如死?!”傅永军立马就着急了,“傅一凌!你到底都做了什么!”

    傅一凌却是没有搭理傅永军,而是淡淡的看着唐爵。

    “其实,你很早就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做了的吧?”

    唐爵摇头,“没有。”

    因为那时候的唐爵可真的是以为傅一凌已经消停了。

    但是唐爵玩玩没想到的时候,傅一凌就和疯了一样的,抓住他和小沫不松手了。

    傅一凌的面色顿时一怔。

    “不要以为我是在骗你,因为我现在就算是骗了你,也没有什么好处不是吗?”唐爵嗤笑道。

    是啊,现在就算是唐爵骗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

    “那么……”傅一凌深吸了一口气,“那么如若这一次唐墨要是死了,你们会不会——”

    “如若要是唐墨死了,那么我会让整个傅家给他陪葬。”唐爵说这话的时候,嗓音一直都是清冷的。

    傅永军的双手顿时就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唐爵的面色如常,“当然,如果你要是想要尝试一下的话,我真的是……不介意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阿爵!”傅永军立马就跳了起来,“阿爵,你不能这么做,眼前的这个人是你的母亲!”

    唐爵的视线却是落在了傅一凌的身上,继而一字一顿,甚至是嗓音冰冷的说道:

    “没有谁家的母亲会陷害自己的儿子,没有谁家的母亲会去想着怎么让自己的儿子生不如死!”

    唐爵的嗓音愈发的冰冷了起来。

    “更加没有谁家的母亲,会冷血如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