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3.第1173章 我在你身边

    溪小沫是怒气冲冲的回到卧室的。

    一进入卧室,溪小沫便砰地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

    也就在关上的同一时间,溪小沫便对唐爵开始进行了批评教育。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到底有多么——”

    溪小沫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彻底的被唐爵给吃进口中了。

    溪小沫这一次可真的是想要动手打人了。

    可是此时的溪小沫哪里有什么力气去打唐爵啊。

    唐爵紧紧的扣着溪小沫的手,他的呼吸灼热。

    “宝贝。”

    溪小沫瞪着唐爵,“我和你说,你现在可真的是别——”

    溪小沫的话没说完,就直接被唐爵被抱住了。

    “你现在还是什么话都别说了。”唐爵如此说着。

    溪小沫立马就瞪大了眼睛了。

    因为溪小沫现在还真的是没有明白过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现在能知道你这话里的意思吗?”溪小沫愣愣的问着唐爵。

    唐爵笑了起来,“我想,你现在应该是不想……不想尝试什么叫做不能下床的滋味吧?”

    一句话,溪小沫立马就什么话都不说了。

    “我可是和你说,我们明天还要回家,你不能——”

    唐爵笑,“就是因为我知道我们明天要回家,所以我现在才什么都没有做的啊。”

    溪小沫翻了一个白眼,“那么我现在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唐爵摇头,“不,怎么会呢?你是我媳妇,我自然是要为你考虑的了。”

    溪小沫这一次可真的是连一句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说……”溪小沫顿了顿,继而道,“算了,你还是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吧。”

    唐爵啧啧不已,“不是吧宝贝?难道你现在不是应该对我说点儿什么吗?”

    溪小沫现在可真的是懒得说了。

    “如果要是说真的有什么事儿要说的话,那就是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的到一边去站着去。”

    “你让我站着?”唐爵觉得这事儿简直就是不可置信,“难道我们不是应该去给唐小墨小朋友准备点儿什么东西吗?”

    溪小沫切了一声,“你觉得,唐小墨住在轩辕那边,我们需要给他准备什么?”

    唐爵听到这话可真的是不高兴了,“所以,你这是在告诉我,你很放心轩辕清逸,是吗?”

    “至少,人家不会去和唐小墨玩儿什么争风吃醋。”

    “你现在老告诉我,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谁!”唐爵问着。

    “反正,对我来说是没有什么区别。”溪小沫如此说着。

    听到这话,唐爵真的是恨不得直接掐死了溪小沫算了。

    可是自己怎么可能会舍得呢?

    “你……”唐爵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你还是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听到这话,溪小沫跟着笑了起来了。

    “哦?所以你现在是在和我生气,是吗?”

    溪小沫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戳着唐爵的胸膛。

    唐爵一把就捏住了溪小沫的手,“宝贝,你难道就不觉得,你这么做似乎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溪小沫挑眉,对着唐爵笑,“哦?有吗?不过如果你要是觉得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的话,你可以告诉我。”

    溪小沫在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停顿了一下。

    唐爵也知道,溪小沫的后面还有话。

    “不过呢,要看我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了。”溪小沫如此说着。

    唐爵一时半会儿的还没有明白过来溪小沫这话里的意思。

    “我听不听就是一回事儿啦。”溪小沫笑眯眯的看着唐爵,“现在,你有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唐爵自然是明白了溪小沫这个时候的意思了。

    不过唐爵也是跟着叹了一口气。

    “唉……算了算了,你还是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吧。”

    听到唐爵的这话,溪小沫整个人都笑了起来。

    就好似突然被触碰了什么开关一样,整个人都笑倒在了唐爵的怀里。

    唐爵现在还特别害怕,溪小沫会直接倒下去。

    不过好歹,唐爵将溪小沫给紧紧的护着了。

    “好了,如果你要是想要笑的话,你就好好的笑,你别这样。”

    溪小沫可是没有听唐爵此时所说的话,她抱着唐爵的腰,继续笑着。

    溪小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的这么开心。

    不过现在看到唐爵如此,又听到唐爵刚才在自己耳边所说的话,溪小沫再也忍不住,直接就笑的愈发的厉害了起来。

    唐爵现在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只能将溪小沫给护着,然后不让她从自己的身上掉下去。

    “好了好了,你要笑你就笑吧,等你笑够了就好了。”

    唐爵的嗓音中浸满了无奈。

    好不容易,溪小沫不笑了,她在唐爵的唇角上落下了一记轻吻。

    唐爵一怔。

    也就在唐爵怔愣的时候,溪小沫突然开口了。

    “啊对了,那什么,江家人,你是怎么打算的?”

    听到溪小沫这么一问,唐爵愈发的怔然了。

    溪小沫叹了一口气,“我说,那个江亦菲不是已经死了吗?既然江亦菲死了,那么江家人,是怎么打算的?”

    唐爵耸肩,表示这事儿自己也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这种事儿,我们——”溪小沫说到后面,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你现在也想知道……”唐爵顿了顿,“但是宝贝,这是他们江家的事情。”

    溪小沫的情绪就好似在一瞬间就变得低落了下来。

    “嗯,我知道。”溪小沫淡淡的说着。

    “既然你知道,那么你就一定知道,这一件事情,我们不能去管。”

    溪小沫继续点头,“嗯,我知道。”

    “好,你看你说的你都知道,那么你现在是不是可以不要这样……不开心了?”唐爵侧头,看着溪小沫,如此问道。

    溪小沫抿唇,“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刚才的时候,明明都还是好好的来着。”

    唐爵抱着溪小沫,拍拍她的后背,“好了,我知道你现在也难受,但是宝贝,你要知道,你现在啊……”

    “好了你,我和你说,你一点儿都不适合给人做什么心灵鸡汤。”溪小沫嗤笑,“所以你还是别说话了,你好好的让我抱一会儿就好了。”

    听到溪小沫这么一说,唐爵果然是不动了。

    他就那么让溪小沫抱着,顺带,还说了一句:

    “宝贝,什么都不要想,不要怕,我在你身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