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3.第1163章 耳光

    看到巴克斯特转身上楼去了,溪小沫也是跟着唐爵在一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江臣皓一直都抿唇,他现在的心情很是复杂,甚至是他现在自己都不明白,此时的自己到底都是在想什么。

    两边都是自己的姐姐。

    一个是同胞的亲姐姐,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姐姐。

    可是为什么都是姐姐,差距会那么大?

    江臣皓想不明白,如若一会儿姐真的是要江亦菲的命的话,自己会怎么做。

    他不知道,如若自己要是去求情的话,姐会不会放过江亦菲……

    他现在脑子很乱,甚至都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到底是该不该这么想。

    溪小沫瞟了江臣皓一眼,却是什么都没说的,直接就靠在了唐爵的身上。

    唐爵此时也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握着溪小沫的手,安抚着她此时的情绪。

    此时溪小沫可真的是相当的不开心啊。

    也对,一会儿要面对那些个糟心的人,溪小沫的心情怎么可能会好起来呢?

    “他们现在都已经来了,是吗?”巴克斯特刚刚推开门,看到的就是江亦菲坐在床上,对着自己笑的模样。

    巴克斯特走到了江亦菲的身侧,继而笑道,“我说过的,我会保护你。”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你保护不了我的。”江亦菲也是跟着笑了起来,“而且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今天你要做的就是相信我,你要做的就是不要去打断我,就可以了。”

    巴克斯特的眉头一紧。

    “我总觉得,你似乎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

    江亦菲笑了起来,“怎么会呢?我都已经把我所有要说的话都告诉你了,我怎么会隐瞒你呢?”

    巴克斯特继续看着江亦菲,“真的是一句话都没有?”

    江亦菲摇头,“都说了让你相信我了,但是我现在看来,你似乎是不怎么相信我啊。”

    巴克斯特笑了起来,“好吧,你就当我……胡思乱想了。”

    江亦菲握住了巴克斯特的手,“那么,你现在陪我一块儿出去面对他们,好吗?”

    “好。”不管她做什么,他都会跟在她的身边。

    因此,当巴克斯特和江亦菲两人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溪小沫还靠在唐爵的身上,似乎是并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溪小沫甚至都没有睁开眼睛来看两人的意思。

    可是,江亦菲的视线却是在第一时间里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

    溪小沫冷哼了一声。

    “宝贝,你的人来了。”唐爵低头,在溪小沫的耳侧说着。

    溪小沫嗯了一声,却是没搭理。

    江亦菲和巴克斯特走到了溪小沫的身前,江亦菲就那么看着溪小沫,而无视了江老爷子等人。

    江老爷子看着江亦菲,此时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江老爷子现在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和江亦菲说什么。

    甚至就连江臣皓都没有开口。

    原本,他以为自己在见到江亦菲后,自己会有一堆的话和江亦菲说的,可是到头来,一句话都没说。

    江印哲对于这个江亦菲,更是什么话都没说了。

    “溪小沫,你不是说你想要见我的吗?现在我来了,可是为什么你却是一句话都不说了?”

    江亦菲看着溪小沫,问道。

    溪小沫听到这话可真的是笑了起来。

    “你这话里的意思是说,是我想要见你?”溪小沫嗤笑不已,“江亦菲,如若不是你一次又一次的犯贱!我特么会想着来见你!?”溪小沫这一次直接从唐爵的身上起来,猛地站起身来。

    江亦菲的身子有些僵硬。

    溪小沫就那么冷冷的看着江亦菲,“我说过的吧,让你不要来招惹我,可是为什么你总是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呢?我放过了你一次又一次,你是不是以为我溪小沫对你的容忍度会很大?”

    江亦菲不知怎么的,向后退了一步。

    江亦菲在害怕。

    这么多年过去了,江亦菲依旧还是害怕溪小沫。

    在知道了这个事实后,江亦菲自己都笑了起来。

    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是会害怕。

    “溪小沫,你现在是不是特别高兴?”江亦菲兀然问了溪小沫这么一句。

    溪小沫还真的是不知道江亦菲这又是在发什么疯了。

    “我说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溪小沫嗤笑,“你如果要是有毛病的话,就不要出来害人了!”

    “溪小沫,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在想什么吗?你是不是在想,如若要是没有我的话,如若要是没有我母亲的话,你和溪芸嫣就会——”

    “我说你这人怎么还是这么自恋啊?”溪小沫直接打断了江亦菲的话,“我和我妈咪怎么过,我和我的家人怎么过,这和你们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我告诉你们,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是什么关系都没有!”

    “你——”

    “但是为什么,你偏偏就是喜欢把这些你以为的事情凌驾在我的身上呢?”溪小沫讥讽的笑着,“江亦菲,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说你这是不是标准的自卑呢?如若你要是不自卑的话,你怎么会总是去想这些事情?嗯?”

    江亦菲愣住了,因为此时的她居然找不出一句去反驳溪小沫的话来。

    溪小沫勾了勾唇角,“现在,我是来给我儿子讨债的。”溪小沫如此说着。

    也就在巴克斯特想要开口说什么话的时候,溪小沫的唇角一弯,随后——

    啪!

    一记耳光重重的落在了江亦菲的脸上!

    紧跟着,唐爵的眉头一拧。

    唐爵的视线落在了溪小沫的手上,他现在想的不是别的,而是此时溪小沫的手到底是疼还是不疼!

    “怎么样?江亦菲,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生气?你是不是特别想要对我动手?来,我让你打,只要你能打得过我,你现在就给我打!”溪小沫冰冷的和江亦菲说着。

    可是此时的江亦菲也没有尖叫,也没有发疯,只是那么安静的看着溪小沫。

    此时的巴克斯特可真的是心疼不已。

    如若不是因为他听了江亦菲的话,现在什么都不要做的话,他指不定早就已经冲上去要了溪小沫的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