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4.第1134章 溪小沫来电——

    “你以为,你想要去地狱,我就会那么容易让你去了?”轩辕清逸在这个时候,蓦然冷声道,“你知道我轩辕清逸的手段的,只要我想,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rose却是在这个时候笑的愈发的开心了起来,“没关系,我说了,只要有一个人肯陪着我去了地狱,就可以了。”

    “只要是你想要生不如死的话,那么你可以试试。”轩辕清逸的嗓音已经愈发的冰冷了起来。

    年年现在也是特别的紧张,他不知道如若要是唐小墨出事了的话,回到家后该怎么去和小沫解释这个问题。

    也就在同一时间,宅子里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管家这一次没有敢上前去接电话,只是因为他害怕,这一次的电话还是唐爵打过来的。

    也就在管家为难的时候,轩辕清逸继续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接电话吧,这一通电话可是能救了你主子的命的。”轩辕清逸冷漠的说着。

    “我——”管家看了巴克斯特一眼,这一次他不敢再擅自行动了。

    巴克斯特没有告诉管家这一次要怎么做,而是自己直接走了过去,接起了电话。

    而他刚刚接起电话,那头就响起了他所听过的声音。

    “现在,我让你立马让江亦菲接电话!”

    巴克斯特有些愣住了。

    这个声音他是记得的,这是那个溪小沫的声音。

    原本,他还以为,唐爵是不会和溪小沫说这事儿的,不过现在看来,唐爵似乎是都和溪小沫说了。

    否则的话,溪小沫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了。

    不过这一次巴克斯特可真的是猜错了。

    溪小沫原本还真的是不知道这事儿的,可是她回到家,刚刚想要那家里的座机打电话的,却不曾想,这一接起来,就听到了电话那头唐爵和巴克斯特的对话。

    溪小沫在客厅,唐爵在书房,一个座机号,而唐爵自然是不知道溪小沫已经知道了这事儿了——

    因此,在巴克斯特挂了电话后,溪小沫就直接跑去了书房,和唐爵大吵了一架后,便打了电话过来。

    “你是不是没有听到我说的话?我让你把电话给江亦菲!让她听电话!”溪小沫的嗓音很冷,而这嗓音也是巴克斯特记忆中所没有的。

    他一直以为,溪小沫就是需要唐爵去呵护的小公主,可是现在看起来,自己似乎是在什么地方错了。

    “抱歉——”巴克斯特刚刚想要说话,就被电话那头已经快要怒火攻心的溪小沫给打断了。

    “你是不是听不懂话?我让你把电话给江亦菲!”溪小沫的那话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的。

    唐爵不断的在一边拍抚着溪小沫。

    “好了好了不要着急,轩辕清逸不是还在那里吗?放心吧,孩子不会出事儿的,你要——”

    唐爵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直接被溪小沫给吼住了。

    “你现在给我闭嘴!”

    立马,唐爵就闭嘴了。

    而且还真的就是一句话都没说了。

    在电话这一头听着的巴克斯特可真的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霸气。

    不过显然,现在的这个时候不是让自己佩服的时候。

    溪小沫深吸了一口气,继而对电话这一头说道,“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就明白的告诉你了,如若你们要是想要玩儿什么游戏的话,我溪小沫奉陪到底!”

    显然,溪小沫这是怒了。

    而且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动怒。

    唐爵的眸子在一边也是让人看不懂。

    但是现场如若要是有人在的话,那么他们一定知道,此时的唐爵动怒了。

    而且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动怒。

    “听好了,我不管现在江亦菲做了什么,我溪小沫这一次和她玩儿到底了!”溪小沫原本还真的是打算放了江亦菲的。

    在溪小沫看来,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既然都已经过去了,那么就是没有什么必要去争论了。

    而且,对于溪小沫来说,江亦菲也得到了自己该有的惩罚了,既然都已经被惩罚了,那么——她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不过现在看来,溪小沫果然是想的太天真了。

    “如果你要是听不懂我所说的话的话,那么没关系,我们可以——”

    溪小沫的话没说话,巴克斯特就开口了。

    “稍等一下。”

    巴克斯特将电话开了免提,然后开口道,“好,你现在说话吧,她听的到。”

    在巴克斯特这么说后,众人也的差不多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了。

    可是奇怪的是,这一次,溪小沫并没有和刚才那般怒火冲天的和巴克斯特吼。

    她很平静。

    很是心平气和。

    直到——

    众人都以为rose会承受不住了的时候,溪小沫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江亦菲,我一直就想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就喜欢针对我呢?”溪小沫的嗓音很平静,“我从来没有和你争抢过什么,没有去打扰过你的生活,可是你的母亲抢走了原本该属于我的家庭,你的母亲抢走了原本该属于我母亲的幸福,你——甚至就连你江亦菲,也想着来抢我的爱人。”

    溪小沫又深吸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江亦菲是怎么过的,你当我溪小沫什么都不知道是吗?为什么你就会觉得我抢走了你的东西?你在江家住了多久?我在江家住了多久?你被骄纵惯了,以为你所喜欢的东西,就会是你的了?江亦菲,难道你还是三岁大的孩子吗?我儿子现在不过才三岁多一点儿,但是他从来不这样,即便是自己很喜欢的东西,他知道只要不是自己的,他就不会去动。”

    在唐小墨听到自己妈咪的声音后,唐小墨就是乖乖的站在一边了,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变了。

    在唐小墨看来,只要妈咪打电话过来了,那么就说明,妈咪一定已经知道这事儿了。

    就是不知道,等这事儿过了后,自己还能不能继续在干爹这里呆着。

    而当轩辕清逸听到溪小沫的声音时,他的心底可是闪过了一丝不是很好的预感来。

    总觉得,自己会被溪小沫给骂一顿。

    当然,如果只是骂人的话,轩辕清逸觉得自己还会好一些,但是怕就趴在,到时候溪小沫对自己不闻不问的,那种情况才真的是最吓人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