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第1125章 杀了唐爵和溪小沫怎么样?

    男人就那么看着rose。

    而他的眼神让rose感到害怕。

    可是现在自己又不能将视线给转移开。

    她知道,自己这一次如若要是将视线转移开的话,男人一定会生气。

    等到了那时候,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有什么用处。

    因此,即便是此时的rose害怕的要命,她都只能乖乖的看着男人。

    男人突然开口了,“你为什么害怕我?”

    rose没有明白过来,“我,我没有……”

    “你是不是忘记了,刚才我对你说了什么?”

    rose的面色一白,“我,我……”

    “我说过的,我最讨厌这个世界上有骗我的人,rose我不希望你会成为那个会骗我的人。”

    “我……”她没有骗他,她只是,只是……

    “你知道的,我对付那些人都是用的什么手段。”男人故意在这个时候停顿了一下,“我想,你应该是不想让我用那些手段来对付你吧?”

    果然,rose的面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无比。

    甚至,她的指尖都在颤抖。

    “不,不……”rose是亲眼见过男人怎么处理那些人的,她一直都在他的身边,一直看着他做那些事情。

    而她一辈子都不想成为那个可怜人。

    “那么,你最好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我的人。”

    “我,我知道了。”rose现在的面色苍白无比,她看起来真的是害怕极了。

    “那么你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害怕我?”

    “我……”

    “不要忘记了,我刚才和你说的,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个欺骗我的人。”

    男人的话音一落,rose就立马停了下来。

    “我……我是害怕你。”rose已经做好了会被男人打的准备了,可是她发现,等了一会儿后,男人都没有动自己。

    “继续。”男人想要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害怕自己。

    自己明明对她那么好,几乎手下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不能招惹,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还是会这么害怕自己呢?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怕你,我……我是很感谢你的,如果要不是你的话,我也不会从那个地方出来,你知道我——”

    这一次,rose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说不下去了。

    不是因为男人打断了她,而是因为此时的她真的是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男人紧紧的捏着她的肩膀。

    “只是感谢我吗?”男人压低嗓音问着,“rose,这么久了,你对我只是感谢?”

    rose现在更加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神了,“我,我……”

    rose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害怕,她知道,如果自己现在把自己心底的话说出来的话,自己一定会死的。

    “你喜欢的人是谁?如果你对我是感谢的话,那么你天天和我上——床是为了什么?你不是喜欢唐爵的吗?你是不是喜欢唐爵?!”

    rose立马就瞪大了眼睛。

    他,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男人在看到她猛地瞪大的眼神后,唇角上勾起了一丝冷冷的笑意来。

    “你看,我说你犯贱你还说你不是?你不知道唐爵身边有女人的吗?你不知道唐爵现在想要杀了你吗?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当你现在还能继续活下去?”

    男人的话让rose彻底的愣住了。

    “你看,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早就死在那个胡同里了,但是你喜欢的人在哪里?你喜欢的唐爵做了什么?如果不是因为你口中的唐爵的话,你觉得你还会在那个地方出现吗?”

    也不知道rose是哪里来的勇气,她猛地甩开了男人的桎梏,她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死死的看着男人。

    “不,不是这样的!如果要不是因为溪小沫的话,那么唐爵就是我的——!如果不是因为溪小沫的话,唐爵早就——”

    啪——!

    一记耳光重重的落在了rose的脸颊上!

    rose的声音也是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男人并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坐在一边,冰冷冷的看着眼下的女人。

    “哦?你当你是什么人?就算是没有了溪小沫,你当唐爵会爱上你?”男人嗤笑着,“你当你是多么清纯的女人不成?”

    rose这一次没有起来,她就那么趴在床上,而手也是紧紧的握紧成拳。

    男人的视线从那紧握的拳头上移开,继而冷漠的笑了起来。

    “怎么?不甘心?还是觉得我说的不对?你难道不知道你以前说多么的恶劣吗?”

    男人在将rose接回来后,他就调查了所有关于她的事情。

    甚至是她做的每一件事情,自己都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如果要——”

    “你到现在都还以为,如果不是因为溪小沫的话,你就不会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了?我说你到底是哪里来的理论?”男人幽幽的看着rose,掌心还有些麻酥酥的,

    rose摇头,她不是那个意思,她……

    “来,告诉我,现在如果唐爵站在你面前,告诉你说他想要你的话,你会怎么回答?”

    rose愣住了。

    男人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不知道怎么回答?还是不知道……”

    “不。”rose在这个时候立马就开口了,“不会,不会有这样的如果。”

    男人笑了,“哦?你怎么知道不会有这样的如果?指不定,有哪一天——”

    “不会了。”rose突然开口说着,“那人是唐爵,唐爵深爱着溪小沫,我知道的,溪小沫之余他来说,就是他的命,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的命呢?他不会丢失自己的命的。”

    rose的嗓音近乎是呢喃着的,男人就那么看着她,看着看着,男人就笑了起来。

    “你这不都是知道吗?”

    rose愣住了。

    继而自己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只是如此的她,扯的自己的脸颊生疼。

    rose知道,自己的脸颊已经肿的不能看了。

    “是啊……我不都知道吗。”rose苦涩的笑着,“可是我怎么能甘心呢?我甘心……不了。”

    “那么……你现在来告诉我,怎么做才能让你甘心了?杀了溪小沫,还是杀了唐爵?”

    rose整个人都傻了。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

    他刚才——说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