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第1120章 我等你回来

    唐爵的嗓音中满满的都是怜惜的味道,他很是心疼。

    溪小沫却是在这个时候紧紧的捂住了唐爵的唇。

    “我现在还没有让你开口说话呢,你不能违反规矩。”溪小沫看着唐爵,一字一顿的说着。

    唐爵将溪小沫捂在自己唇上的手拿下来,“宝贝……”

    溪小沫重新捂住了他的唇。

    紧紧的。

    “我说了,你现在什么都不能说。”溪小沫抽了抽鼻子,“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

    唐爵的眼中含笑,不过这一次,唐爵也真的是什么举动都没有,只是那么温柔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看着看着如此的唐爵,不知怎么的,自己就是想要哭了。

    溪小沫想不明白,那时候的唐爵都是怎么过来的。

    孟杰瑞和她说,唐爵在她不见后,自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整夜整夜的吃安眠药,可是即便是如此,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作用,甚至自己还越来越清醒。

    孟杰瑞和她说,唐爵在她不见后,他几乎是跑遍了整个世界,为的只是想要去找她,直到他得到消息她在清溪镇后,他才停下来脚步。

    只是即便是如此,他也是整天整天的看着自己的照片。

    溪小沫想不明白,那时候的唐爵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孟杰瑞告诉自己说,那是因为唐爵害怕打扰自己那时候的生活,因为那时候的溪小沫的身边已经有了林泽逸,因为那时候的唐爵还接受不了,已经彻底的忘记了他的溪小沫。

    孟杰瑞还告诉他说,他忍受不了自己的痛苦的记忆,他选择……催眠了自己。

    如若不是那一段记忆,如若不是因为唐爵将自己催眠了的话,他或许早就不再这个世界上了。

    溪小沫不敢是想,甚至,想都不敢去碰触方才孟杰瑞所说的那些话。

    溪小沫不断的深呼吸,不断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直到溪小沫觉得自己可以了后,溪小沫方才让唐爵开口说话。

    “现在,我问你,你才能说话,你能不来反驳我。”溪小沫看着唐爵,如此一字一顿的说着。

    唐爵只能点头,“好,我都都应你。”将她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但是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你现在都不要哭了?”

    溪小沫摇头,她的脸上虽然是流着泪水的,但是此时的她却是在笑的。

    “我不是不能答应你,而是我不能答应你。”溪小沫淡淡的说着,“眼泪自己就流下来了,我怎么答应你呢?”

    唐爵抿唇,“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想了,好不好?”

    溪小沫依旧是笑着的,“我没有去想的,只是,真的只是眼泪自己忍不住,自己就掉下来了的,不是我……”

    “好好好,是你忍不住,是你……”唐爵后面的话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后说了,“如果宝贝你要是想要哭的话,你就抱着我哭吧。”

    最终,唐爵也是妥协了,现在他也是发现了,无论自己说什么,那都是没有什么用的了。

    溪小沫突然一下子就愣住了。

    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唐爵。

    唐爵却是在这个时候松开了溪小沫,继而笑了起来,“我都已经说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自己都快要忘记了,你……”

    溪小沫摇头,“不,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忘记的了呢?你忘记不了的。”

    溪小沫的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别人听的。

    唐爵一愣,“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忘记呢?傻丫头,你现在不要多想,不要胡思乱想,你知道吗?”

    溪小沫摇头,“可是我没有胡思乱想啊。”溪小沫笑,“我只是在想啊,那时候我在受苦的时候,你是不是也一样在受苦。”

    唐爵听到这话自己都愣住了。

    溪小沫就好似没有看到唐爵愣住了的表情一样,继而继续说着,“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时候的日子,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过来的,我想,你也是那样的吧?那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生活,我想过很多次的自杀。”

    溪小沫这是第一次在唐爵面前如此深度的解析自己。

    唐爵蓦然紧紧的抓住溪小沫的胳膊。

    已经将溪小沫的胳膊抓疼了,可是即便是如此,溪小沫也是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来。

    “就和你所说的一样,那都是已经过去了很久的事情了,我也都对快要忘记了。”溪小沫淡淡的笑着,“如果不是孟特助说这些话的话,我想我自己也不会想起那时候的事情了。”因为现在的自己真的是太幸福了。

    幸福的,溪小沫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去形容自己此时内心的欢快了。

    原本唐爵是想要说什么的,却是被溪小沫给捂住了。

    “爵,你知道吗?那时候我们的苦难,不过是为了现在我们美好的生活而已。”溪小沫的嗓音愈发的温柔了起来,“我一直相信,一直都深信着,我们的日子会过的越来越好,我一直相信着,我们以后会——”

    “是,我们以后会越来越好,我们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唐爵接过了溪小沫的话来,继续说着,“所以那都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我们都可以忘记了,是吗?”

    溪小沫点头。

    可是点着点着,溪小沫自己又摇头了,“不,不是这样的。”

    唐爵这一次可真的是愣住了。

    “为什么会不是这样的?”唐爵想不明白了,“宝贝,我们的那些不好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我们可以——”

    “可是你受到的苦,比我多。”溪小沫笑,“即便是你已经忘记了……那个让你最为痛苦的事情,可是,你自己也依旧折磨了自己这么多年,不是吗?”

    唐爵连忙开口,“不是……”

    “你不要急着否认,我知道你是这样过来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对不起我,所以你对这么做的?”溪小沫问着唐爵。

    唐爵这一次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了。

    “你看,你现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一是因为我说对了,但是你又不能骗我,所以你只能沉默,还有一个就是我没说对,但是意思也都差不多了,是吗?”

    唐爵却是在这个时候叹了一口气,“宝贝……那时候的我只是害怕我等不到你回来。”

    溪小沫愣住了。

    唐爵却是在这个时候继续说着,“我害怕,我永远都等不到你回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