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第1119章 心痛

    “我说你这人是怎么回事?我不是都和你说了吗?不能——”溪小沫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控制自己,“如果你要是再这样的话,以后我就——”

    唐爵立马双手投降,“好好好,你现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管,我只能答应,好了吧?”

    溪小沫听到这话可真的是满意了,“你可是要记住了你刚才所说的话,如果你一会儿赌场违反了,我可是要打人的。”

    唐爵失笑,“难道你就不咬人了?”对于溪小沫没有说咬人这事儿,唐爵还真的是有点儿不习惯了。

    溪小沫瞪了唐爵一眼,“好了,现在开始,你不能说话了!”

    唐爵挑眉,继而就乖乖的坐在一边,您是自己可真的是什么都不打算说了。

    见唐爵是真的不说了的样子,溪小沫满意了,随后才对孟杰瑞开口,说道:

    “好了,现在就把你所有的想要说的事儿都和我说了吧,免得到时候你还不放心把你家少爷交给我。”溪小沫叹了一口气,不过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眸子中可是带着暖暖的笑意的。

    孟杰瑞不知道自己这一次做的事儿到底是对还是错,不过他想,自己日后在想起自己所做的这事儿时,自己一定是不会后悔,因为他相信,自己这么做了后,少爷和少夫人之间,定然会愈发恩爱。

    而且,自己会庆幸,自己选择了去努力,而不是……选择逃避。

    孟杰瑞深吸了一口气,继而开口了:“少夫人,一会儿我说的很多事情,很有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

    溪小沫点头,表示自己明白,“我懂的,如果我要是知道那些事的话,你现在也就不会这样了,不是吗?”

    孟杰瑞点点头,表示的确是这样的。

    “原本,有很多事情,少爷是不准我告诉你的。”

    溪小沫笑了,“但是你觉得,那些事情还是应该告诉我的,不是吗?”

    孟杰瑞继续点头,“是,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夫人您知道的好。”

    溪小沫点头,“这事儿我是同意你所说的,如果我要是不知道还多东西的话,你也不放心把唐爵彻底的交给我,是吗?”

    孟杰瑞这一次可真的是没想到溪小沫会这么说,他有些意外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也是在这个时候失笑,“海伦娜都把你们的事儿告诉我了,既然你现在想要培养你想要培养的助理,那么你就好好做,海伦娜现在也都瞪了你这么久了,你也不能让她一辈子都等下去。”

    孟杰瑞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溪小沫,看了看溪小沫后,又将视线落在了唐爵的身上。

    唐爵耸耸肩,表示自己现在什么都不能说,只是含笑的将视线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

    溪小沫继续对着孟杰瑞笑着,“所以,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对我们说点儿什么了?”

    孟杰瑞深吸了一口气,继而一字一顿的说着,“少夫人,我……”

    “好了,先打住!”溪小沫立马做了一个收的动作,“如果你要是还想要继续说什么玩感情的话的话,我觉得你也可以什么都不用说了,要是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我觉得这话可就真的没法儿说下去了。”

    唐爵表示很是赞同,虽然他不是很想让孟杰瑞将那些事情都说出来,不过既然孟杰瑞觉得那些事儿都需要说,那么就都说了吧。

    溪小沫也是在这个时候含笑的看着孟杰瑞,“现在,我就负责听,你负责说,可以吗?”

    孟杰瑞点头,“好,我负责说,夫人您负责听。”

    溪小沫就坐在唐爵的身侧,溪小沫也是让孟杰瑞坐下来了的,只是孟杰瑞表示这样做不符合规矩,因此,他一直说,说了很久,久到溪小沫都快忘记了时间,溪小沫只是记得自己不断的哭,不断的哭,直到唐爵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紧紧的不曾松开。

    溪小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她只是心痛,她从来没想过,在她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是那样子的。

    唐爵现在还没有得到溪小沫的允许,所以他现在是不能说话的,可是就是现在的他可真的是快要急坏了唐爵了。

    孟杰瑞却好似说上瘾了一样,他一股脑儿的将心里所憋着的话全部都说了出来。

    溪小沫虽然是一直在哭,一直在流泪,但是她都是默默的哭,没有出声,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只是那眼泪在不断的往下流而已。

    溪小沫不断的深呼吸,想要借此平复自己的心情,可是溪小沫发现,不论自己怎么做,那眼泪终究都是控制不住的。

    唐爵现在真的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握着溪小沫的手,只能将她拥入自己的怀里,然后借此来告诉她,他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溪小沫也是紧紧的握着唐爵的手的,只是此时的唐爵到底在想什么,溪小沫根本就不知道。

    溪小沫不断的深呼吸,直到孟杰瑞将所有的事情都说完后,孟杰瑞也是在这个时候对溪小沫弯身:

    “夫人,我所有的事情,都说完了,我……”

    溪小沫点头,“嗯,谢谢你。”溪小沫的这话说的是真心的。

    如若要不是孟杰瑞的话,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唐爵的面色却是并不怎么好看。

    因为他原本以为,孟杰瑞是心里有数的人,他应该知道,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不该说。

    可是现在看起来,似乎是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孟杰瑞几乎将所有他认为不该说的,也都一股脑儿的说了。

    溪小沫却是不在意此时的唐爵到底是怎么想到,她紧紧的握着唐爵的手。

    “关于江亦菲的事情我们过两天在说吧。”溪小沫看着孟杰瑞,嗓音有些沙哑,“你现在先下去吧。”

    孟杰瑞弯身,“属下会去——”

    孟杰瑞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溪小沫直接给打断了,“如果你要是敢去领罚什么的话,我会告诉海伦娜,说你这么有女朋友。”

    孟杰瑞的面色顿时一僵。

    “所以你要是没事儿的话你就自己走吧,别自己折腾自己了。”

    溪小沫摆摆手,直接让孟杰瑞离开了。

    唐爵却是在这个时候有些愕然的看着溪小沫,在孟杰瑞离开后,自己才开始想,自己该怎么来面对自己的爱人。

    溪小沫就那么看着唐爵,看着看着,溪小沫的两只眼眶里都开始掉眼泪了。

    唐爵叹了一口气,“我说你这丫头是做什么?没事儿哭什么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