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9.第1099章 心慌

    溪小沫抿唇,此时可真的是一句话都没说。

    甚至是可以说,现在的溪小沫根本就不知道她能说什么。

    她刚才真的是打人了,而且做的本来就不对。

    “所以,你现在还是不打算和我说话了,是吗?”唐爵的嗓音低低的,有些微沉。

    溪小沫一如既往的沉默,什么话都没说。

    唐爵叹了一口气,也就在溪小沫想着下面自己改怎么办的时候,唐爵却是在这个时候起身了。

    溪小沫的心顿时咯噔一声。

    她在这一瞬间,不知道唐爵是想要做什么了。

    也就在溪小沫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唐爵就那么直接起身离开了。

    而在离开之前,唐爵留下了一句,“宝贝,既然你现在不想和我说话,那么……我们就都先安静一下吧。”

    溪小沫不知道唐爵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溪小沫知道,今天的事儿要是不处理好的话,那么他们之间和有可能会真的……玩儿那个什么冷战了。

    溪小沫猛地坐起来身来,可是此时,屋子里,哪里还有唐爵的身影?

    溪小沫一下子就慌了。

    可是现在溪小沫自已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是让她立马去道歉吗?不,她做不到,这一点她做不到。

    那么,那么她现在该怎么办?

    溪小沫有些急了,可是现在只是着急也没有什么用啊。

    溪小沫就那么坐在沙发上,视线落在方才唐爵离去的方向。

    溪小沫在不断的问自己,自己该怎么办,怎么去处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可是溪小沫问了好久,自己都没有明白过来,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溪小沫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想和唐爵闹成这样。

    她不明白,唐爵为什么会那么热衷于那个问题,他和唐小宝之间完全就是不同的,怎么可能能相提并论的做比较呢?

    溪小沫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双拳,她在不断的想,怎么才能更好的处理好这个问题。

    可是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也就在这个时候,溪小沫听到了脚步声。

    很熟悉的脚步声。

    溪小沫听得出来,那是唐爵的脚步声。

    溪小沫猛地抬起头来,看到的,正好是唐爵端着水果盘子的身影。

    溪小沫骤然一愣。

    唐爵却是好似没事儿人一样的将盘子放在了溪小沫的面前,继而淡淡的说着:

    “我知道你现在是不想和我说话,但是就算是你现在再怎么不喜欢我,你也不能委屈了你自己不是?”

    溪小沫就那么愣愣的看着唐爵,一时之间,竟然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堵。

    溪小沫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自己明明都已经做得这么过分了,他为什么还能对自己这么包容,甚至,还能去给自己切水果。

    溪小沫的沉默让唐爵的眉头拧的更加的厉害了。

    “怎么了?还是不喜欢?”唐爵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我今天所说的话你不高兴了,但是宝贝,你今天所说的话,我也不高兴。”

    溪小沫知道,他心里也是不痛快。

    只是溪小沫不明白那到底是为什么。

    “你现在是想要让我告诉你,为什么是吗?”唐爵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觉得,这是为什么?我一遍遍的不断的在你耳边和你说了那么多遍,你竟然还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吗?”

    溪小沫抿唇,“可是我说了,你们是不一样的,你们没办法相提并论。”

    “但是对于我来说,那都是一样的。”唐爵淡淡的说着,虽然他没想到溪小沫会在这时候开口,但是好歹,她是没打算和自己玩儿冷战。

    想到这里,唐爵的心里终于是好受了一些。

    “怎么就一样了呢?”溪小沫猛地看着唐爵,而就是这一看,溪小沫就看到了唐爵脸颊上那早就已经红肿起来了的巴掌印。

    溪小沫整个人都愣住了,“你,你……”

    唐爵握住了溪小沫的手,叹了一口气,“你现在想要说什么?是不是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看到我的脸这样,你也心疼了,是不是?”

    溪小沫怎么可能会不心疼?想她现在都想不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会用那么大的力气去打人。

    溪小沫不断的深呼吸,不断的让自己冷静平息下来,可是现在的她哪里冷静的下来啊。

    “我……”溪小沫很想对唐爵说对不起,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溪小沫还真的是说不出来。

    唐爵对溪小沫是如何的了解啊?

    他叹了一口气,继而握住了溪小沫的手,“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对我来说,那没有任何必要,你知道吗?”

    溪小沫点头,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可是,可是……这事情,终究是我不对。”溪小沫抿唇,“只是我那时候是真的动怒了,我真的是没想到,你会说那些话,对我来说说,你和小宝都是很重要的,你是我的爱人,我溪小沫这一辈子以来,会携手到老的爱人,小宝是我的孩子,我溪小沫这一生很有可能的唯一的一个孩子了,你说,我怎么可能会不爱他?只是你们在我这里是不一样的,你知道吗?”

    溪小沫的这话说的相当的缓慢,但是同时,此时的溪小沫说的也是相当的认真。

    唐爵怎么会不明白呢?

    就算是唐爵是一个爱吃醋的男人,但是对于这么浅显易懂的问题,他也不可能不明白。

    “宝贝……”唐爵将溪小沫揽入自己的怀里,叹了一口气。

    “嗯?”溪小沫没有动,她怕自己动了后,会碰触到唐爵的伤口。

    虽然,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是多余的。

    “我刚才……对不起,是我太急了。”唐爵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他的心里也没有认为自己有说错什么,“只是,宝贝,就和你刚才所说的一样,在你的心中我和臭小子是不同的,自然,在我的心里,你和臭小子也是不一样的,你明白吗?”

    溪小沫听到这话就有一些着急了。

    “可是,可是那也是你儿子啊,他怎么能对你不重要呢?”溪小沫对于之前唐爵所说的话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没有说不重要,只是没有你重要。”唐爵在这个时候妥协了,“唐小宝那小子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就算是他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儿子,那也不过只是儿子而已,你明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