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8.第1098章 冷战

    “唐爵,你知道你刚才都在说什么吗?!”溪小沫的嗓音特别冷,冷的让唐爵都有些不习惯了。

    唐爵满满的转移过来视线,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

    刚才,溪小沫的那一记耳光的力道极重,让毫无防备的唐爵就那么直接偏过了脑袋去。

    唐爵知道,此时溪小沫的心中也是有疼痛的,不过被此时的她掩藏的太好,以至于,唐爵道现在都还没有看出来,此时的溪小沫到底是在想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唐爵是嗓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如果我要是不知道的话,我现在也就不会在宝贝你的面前,说这些话了。”

    溪小沫依旧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唐爵,因为,她刚才都已经那么对唐爵动手了,她的力道都已经那么重了,可是为什么,他还能那么淡定的看着自己,为什么会能继续对自己含笑?

    “不,你不知道。”溪小沫立马说道,“如果你要是知道现在的你是在说什么的话,你也就不会再,再说那些话了!”

    唐爵笑了,笑的异常的美丽。

    “所以,宝贝你是觉得,我说的那些话都是错的,所以你才会觉得,我现在不清醒,是吗?”

    溪小沫抿唇,一句话都没说。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唐爵为什么会这么说。

    明明,明明在半天上午的上,唐爵还说了,自己是爱着他们的孩子的,可视为什么,不过是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他就能对自己说,唐小宝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溪小沫想不明白,她甚至是胡思乱想了很多,很多。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那明明是我们的孩子,可是为什么,你就是不喜欢我们的孩子呢?”

    唐爵失笑,“我也是在很早之前就回答了你这个问题了。”

    溪小沫看着唐爵,就好似是在等唐爵的答案一样。

    “我和你说了,因为他在和我抢你。”唐爵一字一顿的说着,“而且,现在他在你心中比我重要。”

    “所以,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你才会……”

    “你觉得这不重要,是吗?”唐爵淡淡的看着溪小沫,“可是宝贝,这对我来说很重要,相当的重要。”

    溪小沫现在还是想不明白,甚至是不知道此时的唐爵到底都是在想什么的。

    “不重要。”溪小沫一字一顿的回答,“你是我老公,他是我儿子,我就算是——”

    “不一样。”唐爵立马打断了溪小沫想要继续说的话,“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可是还是不一样。”

    “为什么不一样?”溪小沫有些烦了,“我说唐爵,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无赖?”

    “无赖?”唐爵挑眉,“那么,刚才是谁,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的?”

    溪小沫这时候可真的是一句话都没说。

    “我长这么大,还真的是第一次被人打耳光。”唐爵的嗓音低低的。

    溪小沫知道,这一次的事情是她冲动了。

    可是她怎么能忍的了自己的老公那么说自己的儿子?

    溪小沫想了好久,纠结了好久,终究还是没有道歉。

    “所以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唐爵淡淡的看着溪小沫,这一次,唐爵没有打算先妥协。

    溪小沫也知道唐爵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了。

    “我没怎么想。”溪小沫的嗓音依旧是淡淡的,“现在主要是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溪小沫哼了一声,现在她也知道,不能再碰触唐爵的逆鳞了,否则的话,自己一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所以,你现在是不想和我多说什么话了,是这个意思吗?”唐爵冷声问道。

    溪小沫心底虽然是在喊糟糕,但是她面上可真的是什么表情都没有。

    “是,现在我暂时不想和你说话。”溪小沫也是镇定的说着。

    唐爵就坐在溪小沫的身边,沉默的看着溪小沫。

    这可能是他们这么久以来,吵的最厉害的一次。

    甚至,这都算不上是什么吵架。

    唐爵这一次不打算妥协。

    溪小沫又怎么会想着去妥协呢?

    “所以,我们这是要冷战了吗?”唐爵的嗓音兀然在突然安静了下来的房间内响起。

    溪小沫一愣,顿时想起来,现在两个人的状态似乎是不太对。

    他们这么多年来,好像是真的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

    而且,自己刚才也的确是冲动了,她不该去打他,就算是自己再怎么生气,也不该对唐爵动手。

    溪小沫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和唐爵说。

    但是这一次也是唐爵不对啊,哪里有说自己孩子不重要的?唐小宝明明都已经那么乖了,他还想怎么样?

    溪小沫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最后直接趴在沙发上,转到了一边儿去了。

    溪小沫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办才好了,刚才的时候,她都看到唐爵的脸颊都已经红肿了。

    要是不处理好的话,他那脸过两天可就真的是没法看了。

    可是,现在溪小沫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这事儿,他们现在明明是冷战着呢。

    刚才溪小沫可真的是没想着冷战的事儿,但是唐爵却是来了那么一句,溪小沫心底的火一下子就上来来。

    所以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现在她也是不管了。

    唐爵本来就是在想,怎么来处理他们现在的状况,现在好了,溪小沫直接背对着自己,不看自己了,甚至是有一种要把这沉默继续下去的意思。

    唐爵的眉头在一瞬间就拧了起来。

    “你这是真的不打算……搭理我了?”唐爵的嗓音中带着些许的冷凝。

    溪小沫依旧是什么话都没说,就那么趴在一边儿,就连手机都已经被她扔到了一边儿去了。

    “你这是真的打算和我冷战了吗?”唐爵的嗓音愈发的冷了起来,“宝贝,你不要忘记了,刚才,你是你先对我动手的。”

    见溪小沫依旧是什么都不说,继续沉默着,唐爵在这个时候也是叹了一口气。

    “现在,我的脸还肿着,你反倒是先生起气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