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0.第1070章 我儿媳妇

    因此,当李子娴知道自己的唐哥哥已经不在家,甚至是很有可能会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回来话,顿时哇的一声,就扑到了王文君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

    溪小沫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文君和李穆尔也都是极为惊诧的看着溪小沫和唐爵。

    这,这真的是没有道理的啊。

    怎么人说走就走了呢?

    溪小沫无奈的耸肩,表示自己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呢,而且那个所谓的,唐小墨留下的信笺,自己都还没有去看呢,所以自己怎么可能会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妈咪,唐哥哥是不是不喜欢子娴了?所以唐哥哥就自己走了?”李子娴小朋友可真的是在王文君的怀里哭的不要不要的,看到溪小沫的心简直心疼。

    溪小沫狠狠的瞪了唐爵一眼,如果他要是不放唐小墨走的话,这丫头也就不会哭的这么伤心了。

    唐爵无奈的耸肩,他都已经把自己的打算都告诉溪小沫了,如果她要是还责怪他的话,那么唐爵现在可就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子娴乖,你唐哥哥不是不回来了,他只是要等子娴长大了一点点后,他再回来。”溪小沫让自己的声音放的很是平和。

    李子娴抽噎的看着溪小沫,“可是,可是唐哥哥离开的时候,都没有和子娴说一声。”

    溪小沫这一次可真的是彻底的愣住了。

    “你唐哥哥离开的时候,都没有和我说一声就走了。”

    李子娴顿时一愣,她眼泪都忘记流下来了。

    她看着溪小沫,“那,那姨姨你现在是不是也很伤心难过?”

    溪小沫点头,“姨姨现在很伤心难过,那么子娴你可以来安慰一下姨姨吗?”

    李子娴从王文君的怀里出来,继而小步走到了溪小沫的身边,抬头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直接蹲了下来,而她刚刚蹲下来,李子娴就已经抱住了溪小沫。

    “姨姨不要难过,子娴陪着姨姨。”李子娴的小手环在溪小沫的脖子上,“姨姨你要是想要哭的话,姨姨你就哭吧,子娴不会笑话你的。”

    溪小沫这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来了。

    不过溪小沫也是在这个时候将李子娴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视线落在了王文君的身上,“我可是和你说了,这个儿媳妇我是要定了,你要是敢把她给外卖了的话,我和你没完!”

    现在这么乖巧的孩子可真的是不多见了。

    王文君可真的是哭笑不得,“我是你也是够了,你也不问问你儿子的态度?”

    “你看看他那态度吧,我们还用去问吗?”溪小沫嗤笑,“我和你说,这事儿根本就不用去多问的。”

    所以现在这事儿完全都可以让溪小沫自己来做决定。

    唐爵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口了,“我们家的事儿都是宝贝做决定的,所以她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王文君和李慕儿的视线都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神色可真的不是一般的怪异。

    溪小沫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不过溪小沫这是故意的无视了就是了。

    “你们要是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话,你们都憋着吧,我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想和你们说话。”溪小沫满是嫌弃的看着王文君和李穆尔,“还有,你们要是没有什么事儿了的话,你们就先离开吧。”

    王文君和李穆尔两个人顿时全部都愣住了。

    “你——”王文君想了想,最后还是继续将视线落在了自己的闺女身上,继而说道,“我说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把女儿还给我们了?”

    溪小沫的眉头一拧,“你难道不知道现在这个孩子是我的儿媳妇儿了吗?我要好好的养着我儿媳妇儿,所以你现在最好先给我离开我家。”

    王文君的眼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

    “你……确定你现在没有疯?”王文君疑惑的问了溪小沫这么一句,“如果你现在就已经开始想你家儿子的话,你现在就可以给你儿子打电话,我想你儿子一定会立马跑回来见你的。”

    “不需要。”溪小沫立马就拒绝了,“而且我现在也已经这么大了,我也可以离开自己的儿子。”

    王文君挑眉,显然是不怎么相信溪小沫所说的话。

    “对了,我这几天都没有看到年年,年年人呢?”王文君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溪小沫一愣,她将视线落在了唐爵的身上,显然溪小沫也是不知道年年去什么地方了。

    唐爵啊了一声,“前一段时间年年在住校,他就没有回来,不过我想在这一段日子里,年年也是应该不会回来了。”

    溪小沫立马就将视线定在了唐爵的身上,“你该不会——”

    “就是和你所想的一样。”

    溪小沫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你竟然把他们都送过去了?!”

    简直了!

    “轩辕清逸虽然是不会对我们儿子怎么样,但是年年不同你知不知道!他如果要是不爽了的话,他真的是很有可能会动那孩子!”

    唐爵淡淡的哦了一声,却是什么都没做。

    “你就这反应?”溪小沫有些惊诧,“难道你就不害怕……”

    “不会的,你放心吧,年年的身边有那个臭小子呢。”唐爵淡淡的说着,“那小子看起来还是挺喜欢年年的,所以年年不会发生你所预料的那些个事情的。”

    溪小沫摇头,“不是,我现在怕的是,到时候,他们会一起……”溪小沫下面的话有些说不下去了,不过王文君看到溪小沫的面色,她便知道,这事儿似乎是有些大了。

    “我不是让年年过去陪陪臭小子吗?”

    王文君在这里听后,心里却是冷哼了一声。

    不就是不想让这两小子在家里抢溪小沫的注意力吗?找什么借口?

    溪小沫的眉头一拧,“你觉得,让年年去,有什么用吗?”溪小沫这一下可真的是有点儿不明白唐爵是在想什么了。

    “当然有用。”唐爵点头,“因为我们的儿子,在某种程度上,还是有点儿相信年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