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4.第1054章 竟然没撞死你们!

    林泽逸并没有跟上去,也没有多说什么,甚至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王文君拉着那个小女孩的手,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甚至,他还听到了王文君说话的声音。

    “以后见到这个人就绕着走知道吗?天知道到到时候他在打什么主意。”

    这真的不能怪王文君多想了,因为林泽逸在王文君的心里,已经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了。

    对于一个渣男,真的没有什么好脸色去看的。

    林泽逸苦笑了下,叹了一口气,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他知道溪小沫现在就在这游乐厂里,甚至只要是跟着王文君走,他就能看到她。

    只是,看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错过了终究就是错过了。

    “林总,我们现在……”林泽逸身后的助理有些为难的看着林泽逸,他发现自家总裁已经站在这里发呆好久了,如果他要是再不开口提醒的话,他还真的是不知道林总还要继续在这里站多久。

    林泽逸叹了一口气,“没事儿,我们回去吧。”

    助理一愣,“啊?”

    助理还没有反应过来,林泽逸已经提前一步,转身,离去了。

    只是林泽逸刚刚没走几步,就听到了一声恬怪声。

    “我刚才都和你说了,不要和小宝分开你不听,你看看现在我们都找不到他们了。”

    “你现在和我抱怨也没有什么用啊。”无奈的声音中可是没有丝毫的歉意,反而带着些许的笑意,“难道你就不想和我玩儿吗?”

    “我说你就不能成熟一点?你都是一个快要三十岁的男人了,你还想要在游乐场玩儿?我说唐爵你丢不丢人?”

    “难道宝贝你不想玩儿?”那含笑的声音继续响起。

    林泽逸没有抬头,而是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他竟然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直接转身了。

    助理有些奇怪于林泽逸的举动,不过就算是自己心里有再多的好奇,助理也都只能继续忍着,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现。

    这个助理是刚到林泽逸身边没多久的,对于溪小沫和林泽逸之间的事情,他知道的并不怎么清楚,不过他可是听到了不少的传闻。

    而且刚才,他似乎是看到了溪小沫和唐爵……那两个人?

    如果那两人真的是溪小沫和唐爵的话,那么林泽逸为什么会这么做,他心里或许也差不多明白了。

    “唐爵!”兀然,溪小沫怒声道,“你要是再这么不对自己儿子上心的话,我就,我就——”

    林泽逸在听到这怒气冲天的声音的时候,差一点就转身了,不过终究,他还是都忍住了。

    “你怎么怎么样?难道你又想离家出走?”唐爵的眉头一拧,表情可真的是不怎么好,“我说溪小沫小朋友,你什么时候可以成熟一点?”

    助理这一次可真的是激动了,因为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那两个人的身份了。

    真的是唐爵和溪小沫啊!

    “难道你觉得我那么做很幼稚吗?我可是和你说,我要是——”

    气呼呼的声音还没说完,唐爵就已经一把手握住了溪小沫的手,“不幼稚,我老跑做事儿怎么可能会幼稚呢?不过是不怎么欠妥当而已。”

    “我怎么就欠妥当了?你要是不惹我生气,我不就不会离家出走了吗?”

    “但是宝贝,你知不知道你要是离家出走,回了溪家的话,到时候母亲会找我聊天?”唐爵觉得自己头简直大。

    在唐小墨小朋友刚刚只有一岁大的时候,溪小沫突然玩儿了一次离家出走的游戏。

    而至于她为什么会那么玩儿,不过是因为溪小沫觉得那么做很好玩儿,她想要看看自己离家出走了,唐爵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而已。

    这事儿,只是想想,唐爵就已经觉得溪小沫很幼稚了。

    不过为了自己老婆的身心健康,唐爵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甚至是表示自己很是支持老婆的行为。

    而且也好在,那时候的唐小墨是什么都不懂,否则的话,唐爵可是真的想象不出来,自己往后的日子里,唐小墨那臭小子都会对自己说什么。

    “女王找过你?”溪小沫对于这事儿还真的是不知道,她惊讶的看着唐爵,“你怎么都没有告诉我,这事儿我都不知道诶。”

    “我告诉你了后,你再自我内疚吗?”唐爵叹了一口气,“所以我想想还是算了,什么都别说了吧。所有的事情都让我一个人忍着就好了。”

    溪小沫原本还想要感动的来着,可现在听到唐爵这么说话了,溪小沫可真的是一点儿都感动不起来了。

    “算了,你还是当我啥都不知道,你也是啥都没说吧。”音落,溪小沫这可真的是打算转身就走的节奏。

    唐爵的视线朝着人群中的方向一扫,而那眸光也是微寒的。

    不过唐爵的这个动作很快,溪小沫并没有注意到唐爵的这个动作。

    “宝贝,你不是说要去找那臭小子的吗?”唐爵快步跟上溪小沫,单手环在了她的腰间,“现在我们去哪里找?”

    “当然是给烤猪打电话啊!”溪小沫觉得自己简直无奈,“人家都说一孕傻三年,但是我怎么觉得,这三年里,你倒是笨了不少?”

    唐爵失笑,“所以宝贝你这是在嫌弃我了是吗?”

    溪小沫呵呵了一声。

    唐爵刚刚想说什么的时候,溪小沫却是突然来了一句,“你竟然到现在才知道我嫌弃你?你真的是笨了好久了。”

    唐爵顿时失笑,眼底更是带着浓浓的无奈以及宠溺。

    “你真是……”唐爵都不知道自己该对溪小沫说什么好了,因此,话便只说到了一半儿,他便什么都没说了。

    可是溪小沫这一次可真的是不乐意了,“你这人话怎么说到一半儿就不说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可是很烦人的?”

    “那么宝贝你是不是特别烦我?”

    溪小沫刚刚想要好好的回答唐爵的这个问题,就见唐爵一把将溪小沫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溪小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知觉自己被唐爵带着后退了好几步,而唐爵扣在自己腰间的手也是倏然收紧——

    “没想到,我竟然没有撞死你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