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2.第1002章 我打不过他

    唐爵条件反射的就想要把抱着自己宝贝大腿大人给扔出去,但是好歹还是给忍住了。

    如果要是忍不住的话,天知道此时的溪小沫会和唐爵怎么去谈人生。

    溪小沫也是微微一惊,而在看到抱着自己的小身影后,便笑了起来,“年年,这是怎么了?”

    年年摇头,表示什么事情都没有。

    溪小沫一愣,“年年,如果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和阿姨说的哦。”

    年年依旧是继续摇头,表示什么事情都没有。

    “如果你春粗长不说话的话,那么阿姨以后可就不会和你说话了。”溪小沫这是在威胁年年了。

    这些日子里,年年特别的喜欢和溪小沫黏在一起。

    对此,唐爵相当的不满意,甚至不止一次的想要直接把年年送回溪家去,要不然就送到溪芸嫣的地方。

    但是都被溪小沫被反对或者是拒绝了。

    而她的理由是,如果要是把这个孩子送走了的话,这对他以后的成长会特别的不好,她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来,所以不送!

    不送就不送吧,但是这个孩子真的是太糟心了,让唐爵有些忍不了的想要动手打人。

    “不不不。”年年有些慌乱,“年年只是在这里等着阿姨,年年只是,只是……”年年看起来很是慌乱的样子,可是他现在还表达不出自己想要做什么。

    溪小沫安静的等着,等着他把话说完。

    “年年,没有关系的哦,你可以慢慢的和阿姨说,阿姨不着急,所以年年可以慢慢的和我说话。”

    年年看着溪小沫,“我只是想要和阿姨早早的说话。”年年的声音小小的,软软的,“年年在这里等着阿姨的。”

    溪小沫一愣。

    “所以,所以年年没有不听话。”年年继续说着。

    溪小沫顿时一愣,随后便笑了起来,“我们都知道年年是个特别乖的孩子,所以我们都知道年年很乖很听话。”

    李穆尔和王文君两人都有些惊诧的看着现在的情况,这个孩子总觉得和他们想的不太一样啊。

    但是当两人的视线落在唐爵的身上的时候,都不禁抖了抖身子。

    在这种情况下,连一个四岁孩子的醋也要吃的唐爵,王文君和李穆尔两个人表示压力很大。

    而现在压力大的他们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待在这里了。

    溪小沫牵着年年的手,给年年介绍了一下王文君和李穆尔,让他不要害怕后,便牵着他往客厅走了。

    期间,真的是忘记去拉唐爵的手了。

    唐爵的面色顿时一顿,他快步向前,在握住溪小沫的另外一只手后,便什么都不说的,安静的跟着溪小沫继续往前走。

    溪小沫顿时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总感觉似乎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啊。

    唐爵却是什么都没说,直到李穆尔和王文君两个人紧紧的跟在身后,有些莫名的看着溪小沫后,溪小沫才反应过来,唐爵现在不怎么正常,所以她需要好好的和唐爵说说话,好好的包容下他。

    对,没错,是包容。

    李穆尔和王文君两人并没有在格林枫景待多长时间,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吃,他们就离开了。

    因为他们实在是有点儿受不了唐爵那动不动就吃醋的毛病了。

    回到家,王文君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一脸疑惑的看着李穆尔。

    “你说,以前的唐爵也不这样啊,但是现在怎么都变成这样了?总感觉似乎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啊。”

    李穆尔给王文君倒好了一杯水,放在她的面前。

    将王文君手中的抱枕抽走,而后将她抱入自己的怀里,顺便在她的身上蹭蹭。

    王文君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李穆尔从自己的身上推开,不过终究,她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继续窝在他的怀里。

    “我说,我在问你问题呢,你怎么还就什么都不说了?”王文君扭头,盯着李穆尔问。

    李穆尔的视线却是紧盯在她的红唇,喉头不禁耸动了下。

    “喂!我现在再问你问题呢!你现在在看什么呢!”王文君一巴掌就拍在了李穆尔的脑袋上。

    李穆尔却是危险一笑,“我在看我自己的老婆呢,难道我这么做有什么错吗?”

    “你还理直气壮了你?我,我这不是在问你,有什么,有什么问题吗?”王文君现在自己所说的话都有些乱了。

    李穆尔就那么看着王文君,显然自己也没有明白过来,王文君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什么意思?”李穆尔问。

    “你现在把你的手给我拿出来!”王文君低声喊道。

    李穆尔摇头,“我不要,我想要继续做我们办公室没有做完的事情。”

    王文君一下子就急了,“做屁啊做!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这是……”

    “我们现在在家里,就算是真的有什么人来了,我们也都是合法的,所以……你完全不用在意,甚至你可以直接扑倒我,你想把我怎么样都可以。”

    李穆尔都快张开自己的怀抱了。

    “滚滚滚,现在我没有心思和你玩儿,我……”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现在不是在烦恼老大的事情吗?但是我和你说,老大家的事情你就不要去操心了,他向来都是很有想法的人,就算是我们想破了脑袋,也不一定能够想得出来,老大在想什么。”

    “所以你就由着他这么犯病?”王文君问。

    “犯病?”李穆尔一愣,这是什么样的解释?不过如果要是是犯病的话,也很有可能,不过……

    “不是犯病是什么?”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我们除了让老大继续犯病以外,你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吗?反正我这里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为什么?”王文君问。

    李穆尔笑,“因为我打不过他啊,不管是我自己的能力还是外在的因素,我都不是老大的对手,你知道的。”耸肩,表示自己的无奈。

    王文君的面色顿时就冷了下来,“你说说你,我养着你有什么用!到底有什么用!”

    李穆尔一把将王文君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危险的看着她。

    王文君一愣。

    李穆尔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颊上,“现在你说,你养着我有什么用?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