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第1000章 吃醋不得了

    溪小沫的这话让王文君简直想要去点赞了!

    准确的说是怒赞!

    “我现在特别特别想要做一件事情。”王文君很是严肃的说着。

    李穆尔看了王文君一眼,表示在问她,想要做什么事情。

    王文君看着唐爵,深吸了一口气,继而道,“我特别想要把唐爵是个爱吃醋的蛇精病发到微博上,我想到时候我的微博一定会特别火。”

    李穆尔已经捂脸,不想多说什么了,“如果你要是这么做来话,我想你一定会死的很惨的。”

    王文君点头,“我知道,所以我现在才会在唐爵的面前说这事儿啊。”王文君郑重的看着唐爵,“所以爵爷,你觉得我的这个段子怎么样?”

    唐爵看了身边的溪小沫一眼,而后又将视线落在了王文君的身上,“如果以后你都不出现在我的面前的话,我对此没有任何意见。”

    王文君顿时就翻了一个大白眼,这还说自己没有什么意见?

    这特么都已经在告诉她说日后别出现在他面前了,这难道还不是别的什么威胁吗?

    溪小沫握着唐爵的手,“你玩儿够了没有啊你?你说你这么幼稚,以后我们的宝宝怎么办?”

    “在宝宝面前我会是一个好父亲,我会教育他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对于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唐爵严肃的看着溪小沫,“我现在不过是在保卫自己的领地而已,我见到别人想要企图我的东西,我怎么……”

    “老大!我说你也是够了!”李穆尔这一次可真的是恼了,“我都说了,我真的是没有多的想法,你别总是这样可不可以!”

    唐爵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有说你什么吗?你自己这么激动做什么?”

    李穆尔顿时就将视线转移到了溪小沫的身上,继而神情的说道,“嫂子,如果有哪一天我忍不住了,我和老大打起来了的话,请你不要阻止我!”

    溪小沫点头,“如果你要是能够打赢他的话,我真的是不会阻止。”

    回答的简直不能让李穆尔再哭泣了。

    这,这真的不是在拆台吗?

    “嫂子,你觉得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真的好吗?”

    溪小沫点头,表示这么说话真的是挺好的。

    “我这是在关心你,难道你没有察觉出来吗?”溪小沫回答的依旧是很认真,“当然,如果你要是看不出来的话,那么就真的不能怪我了。”

    王文君也对此深表叹息,“如果你要是能够打赢爵爷的话,我一定把你挂微博好好的炫耀上个一个月什么的。”

    李穆尔觉得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已经完全无爱了。

    “其实你们都是不爱我的,是吗?”李穆尔的声音幽幽的,里面可是浸满了不少的怨气。

    但是就是这样的声音可是让咱们的爵爷的眸光顿时就变得冷了下来。

    “李穆尔,你竟然当着我的面调戏我的女人?你是不是想要和我来一场?”唐爵的声音简直冷的掉渣。

    李穆尔立马就抱紧了王文君。

    “我没有!这种事情我怎么敢做?!”李穆尔紧紧的握着王文君的手,继而一字一顿道,“宝贝你快说,你快和老大说我根本就没有做那样的事情。”

    李穆尔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整个人都疯了。

    王文君觉得自己不可能去和一个神经病说这事情。

    她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也是知道,唐爵这一次做的真的是有点儿过了。

    “我都说了,别犯病了,你要是这么继续下去的话,可就真的是没有什么意思了啊。”

    唐爵挑眉,“所以,宝贝你这是在告诉我说,如果我要是继续这么下去的话,你会嫌弃我,是吗?”

    “溪小沫点点头,“如果你要是这么理解的话,那么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如果你要是继续这么病下去的话,我真的是会抛弃你的。”

    唐爵的眉头紧蹙。

    “而且,我敢肯定,我不会再和一个神经病在一起。”

    “所以宝贝你现在已经移情别恋,不爱我了是吗?”唐爵深情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现在真的是恨不得咬唐爵一口,“我说你今天是不是魔障了?这么玩儿下去是不是特别好玩儿?吃醋的爵爷萌萌哒?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萌啊?我说你也是省省心吧,别瞎折腾了,你要是这么玩儿下去的话,可就真的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了啊。”

    唐爵沉默的看着溪小沫,表示自己现在真的是有点儿无所事事了,不过那种心底不爽的感觉依旧还在。

    现在唐爵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要是看到自己的宝贝的视线落在别人的身上,他自己就会特别的不爽。

    不管那个人是男是女,他都会不爽。

    唐爵知道自己这样下去不行,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

    如果要是继续这么下去的话,唐爵知道自己迟早会做出伤害宝贝的事情来。

    唐爵反握着溪小沫的手,沉默的闭上了眼睛。

    溪小沫不知道唐爵这是又想要做什么了,也就在她刚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男人的头已经整个都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了。

    溪小沫一愣。

    这,这是做什么?

    “喂,爵……”溪小沫的声音中浸满了诧异,“你……”

    李穆尔和王文君好像也是看出了什么来了,他们的视线都落在了面色看起来有些疲惫的唐爵身上。

    “爵爷这是……怎么了?”王文君小声的问着溪小沫。

    溪小沫摇头,表示自己这也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那……要不要好好的休息一会儿?”王文君的声音依旧是小小的。

    溪小沫的视线在唐爵疲惫的神色上一闪而过,她只是小幅度的摇了摇头后,继而对着王文君和李穆尔两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后,便什么都不说的靠在了一边,方便让唐爵靠起来更加舒服些。

    溪小沫不知道唐爵今天是怎么了,但是她总觉得这几天的爵都是怪怪的,但是具体是哪里奇怪了,溪小沫自己也是说不上来。

    溪小沫也知道,如果自己要是开口问的话,爵也都会告诉她,但是她知道,这事情不能问。

    所以,她会等,等到爵亲自告诉她。

    反正他们的日子还长。

    而她溪小沫要做的事情就是选择相信他,跟随他,其余的,无需她多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