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第995章 我的男人

    众人竟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看,你们现在就已经这样了,什么都说不出来,我怎么还敢用你们呢?”溪小沫啧啧不已,“我相信我家男人也不一定还会用你们的吧?”

    唐爵很是配合的点头,表示自己现在真的是不敢用他们了。

    但是怎么说呢,唐爵是真的不敢用他们吗?只要是唐爵发现了一次他们的心思,他怎么可能还会给他们第二次这样的心思呢?

    不过现在既然溪小沫想要玩儿,他就让她继续玩儿下去好了。

    众人在看到唐爵摇头的瞬间,他们真的是相似的心都有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

    “不,唐夫人,您有没有想过,您一次性的就把我们都辞掉了,公司就没有人管理了,那,那——”

    溪小沫挑眉,“真的是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还如此为公司着想啊,没关系的,你要知道,这个公司啊是不可以没有职员的,但是这并不表明不可以没有什么干部什么的。”

    在场的人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这话。

    “你看,就算是今天没有你们这些人做领导,手下的那群人一样会去工作,所以说,留下你们这一群害虫到底有什么用呢?”溪小沫啧啧不已,其中不乏浸满了嫌弃的味道。

    唐爵惊诧的看着溪小沫,她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宝贝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口才啊。

    就好似是察觉到了唐爵的视线一样,溪小沫会给了唐爵一个你才知道的眼神,而后便继续将视线落在了那群人的身上。

    “还继续在这里站着做什么?”溪小沫的声音我突然响起。

    一开始众人还没有明白过来溪小沫这话是在对谁说,可是接下来,在他们看到孟杰瑞冷着脸走向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是在瞬间明白过来,溪小沫那话到底是对谁说的。

    “几位,请吧。”孟杰瑞的姿势以及动作都标准的让他们挑不出一丝的毛病来,“我想,各位应该是不希望我用暴力的,对吗?”

    那是自然不希望了!

    这里面的人,谁不都是养尊处优惯了的人?

    如果他们要是被孟杰瑞给“请”出去的话,那么他们所有的面子都不会有了。

    因此,溪小沫就在唐爵的身边坐了下来,一脸惬意的模样,事先就那么落在一个个的往会议室外走的人身上。

    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之前的那名小经理突然跑到了溪小沫的面前直接跪了下来。

    “唐夫人,唐夫人求求您救救我的家人,我知道我这是不自量力,可是,可是求求您,我知道您心好,您是好人,我……”

    “知道我是好人你就欺负人了?”溪小沫冷笑,“还有,难道没有人告诉你说,我不是什么圣母吗?你刚才欺负了我的男人,你现在竟然还想让我去救你的家人?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儿?”

    溪小沫的声音冷的几乎能掉渣了。

    小经理的面色顿时就变了。

    “你一开始就不相信我,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你应该在被史政一威胁的时候就来找我,而不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

    溪小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

    小经理现在竟然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是,打从一开始,他就是不相信溪小沫的。

    如果他相信溪小沫的话,他现在也就不会,也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了。

    “但是我的家人都是无辜的。”小经理的神色看起来愈发的不好了,“我还有一个两岁不到的孩子,唐夫人,我求求您……我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您就帮帮我,我不知道史政把我的家人绑到哪里去了,我……”

    溪小沫的眉心一拧。

    海伦娜也是有些吃惊的看着溪小沫。

    她原本还以为,溪小沫会毫不犹豫的救下那个小经理的一家来着,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样的啊。

    这小沫表面上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是本质上却是比谁都冷。

    实际上,溪小沫和唐爵都是一众人。

    除了他们自己在意的人,他们谁都不在乎,不管那些人是死是活,那些人对于她自己来说,都不过是路人而已。

    不知怎么的,海伦娜在知道这个答案后,反而对溪小沫愈发的喜欢了起来。

    这样的人真的是特别的符合她的口味,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心有所属了话,她指不定就会和唐爵变成情敌了。

    “你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来问我?你现在不应该去报警吗?你不应该去找警察叔叔的吗?”溪小沫冷漠的看着他,“你看,你现在都已经愚蠢到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了。”

    音落,溪小沫还特别嫌弃的看了唐爵一眼,“你看,你手下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人呢?”

    唐爵挑眉。

    溪小沫笑眯眯的看着唐爵,“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的冷血?”

    小经理就好似现在才反应过来,在场的除了溪小沫外,还有人能够救下他的家人一样。

    小经理立马将视线转移到了唐爵的身上。

    只是这一次,小经理不敢对上唐爵的视线,他只敢将视线落在唐爵的脚腕上。

    “爵,爵爷,我知道,我知道我错了,我请求您,我……”

    小经理的话还没说完,唐爵冷漠冰寒的声音就响起来。

    “请求我?”唐爵勾了勾唇角,“你知道请求我的代价是什么吗?”

    小经理的神色顿时一顿。

    唐爵唇角的弧度愈发的冷漠起来,“代价你都没想好,你就来求我?”

    小经理已经抖的说不出话来了。

    他怎么就忘记了,眼前的人是犹如修罗般存在的唐爵?

    他,怎么能忘记了这一点?

    溪小沫见小经理抖的不成样了,啧啧不已,她现在是没有兴趣继续和这个小经理玩儿下去了。

    “我说我的男人。”溪小沫清了清嗓子。

    小经理身上的亚力骤然一松,他这才发现,原本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已经不见了,转而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

    原本冰冷森寒的眸光也是逐渐便的轻柔下来。

    “怎么了,我的女人?”眸中含笑,嗓音轻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