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3.第983章 回唐氏

    时间过去的很快,自从唐睿和唐石卿等人被唐爵处理后,唐老爷子也是开始对唐爵妥协了。

    至少,唐老爷子是求着唐爵回了TM大厦,回到了唐氏集团坐镇。

    当唐爵重新回到公司的时候,那可真的是迎来了不少人的道喜,甚至还有不少人说,他们这是见到了希望,虽然爵爷平日里板着一张脸,看起来挺吓人的,但是那也比那个唐睿看起来好多了!

    至少,爵爷有脸啊!但是他唐睿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脾气了。

    溪小沫当天是跟着唐爵一块儿回去的,只是因为唐爵说了,现在无论他到什么地方,溪小沫都必须跟在他的身边,溪小沫也就只能乖乖地跟着了。

    而看到这一出的员工们也没有对此表示出什么太大的惊诧来。

    如若要是他们没有在唐爵的身边看到溪小沫的话,那才真的是叫做震惊了。

    他们可都知道,不,准确的说是,现在惊呼是整个帝国乃至整个知道唐爵的人,都知道,惹怒了谁都不要去动溪小沫的这么一个话题了,而早在微博上,一条名为#我们小沫不好惹#的话题也是被刷了一遍又一遍的热门。

    当然,这一切溪小沫也都是不知道的了,如若她要是知道了的话,天知道她这一天还会不会跟着唐爵来TM大厦了。

    安宁和唐嘉易也都在TM大厦的大厅等着。

    只是当溪小沫看到站在大厅里的王文君和李穆尔的时候,才是真的惊讶,因为溪小沫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和他们联系了。

    溪小沫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王文君就群产科阔步朝着溪小沫的方向就走了过来!

    在溪小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王文君就已经一把抱住了溪小沫!

    溪小沫一呆,有些愕然的看着李穆尔。

    李穆尔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唐爵就那么看着王文君所有的动作,不过唐爵还是比较会控制自己的,至少,他没有在第一时间里直接将王文君从溪小沫的身上给扔出去。

    “我说……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这是什么情况?”溪小沫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迟疑。

    王文君依旧不放手,“你问我是什么情况,我还没有问你呢!溪小沫你说你是怎么个情况?你竟然能够在自己的婚礼上给丢了?你怎么就那么厉害?人别人结婚都没事儿,怎么就你这里总是出问题?”

    溪小沫有些莫名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表示自己现在真的是特别的无辜。

    溪小沫还没有来得及解释,王文君又是一顿说,“还有你看看你自己,回来多少天了,你就不知道主动给我们打个电话,和我么说一声?我说你就算是被唐爵保护得好好的,就算是只想和唐爵在一起,那你也不用这样,一个电话都不给我们打吧?”

    溪小沫这一次真的是愧疚的不要不要了,因为她似乎都已经回来有一段时间了,而在这一段时间里,溪小沫可谓是和唐老爷子斗智斗勇,以至于,溪小沫都忘记了,她回来了快两个月了,但是就是在这一段时间里,溪小沫愣是还没有和王文君们说,自己回来了的事情。

    “我,我这不是忙吗?而且你也知道,我现在行动不方便啊。”溪小沫在说完这话后,自己都觉得心虚到不行。

    王文君挑眉,冷笑,“怎么?现则你自己都觉得自己心虚了?”

    溪小沫立马求助似的看着唐爵,希望能从唐爵那里得到帮助。

    唐爵心底是叹了一口气,不过终究还是上前,将溪小沫揽入自己的怀里,继而对王文君道:

    “宝贝最近很忙,有很多事情都需要她来处理,她回来的时候有想过去找你们的,不过我在给拦下了。”唐爵嗓音很是平淡的说着。

    溪小沫不断的点头,表示是这样子的。

    不过具体到处是怎么个情况,那就只有溪小沫和唐爵两个人知道了。

    王文君狐疑的看了溪小沫一眼,“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似乎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溪小沫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点头,表示就是这样的。

    王文君继续看着溪小沫不说话。

    溪小沫这一次可真的是心虚的不要不要了,但是她也知道,如果自己要是躲开了王文君的探究的话,那么王文君就一定会知道自己说谎了。

    因此,溪小沫很是勇敢的看着王文君,“如果你要是还有什么话要说的话,我们就回办公室说去,你站在这里让人当猴看的感觉,很好?”

    王文君有些怒了,“我说小沫子,你刚才说谁是猴子?”

    溪小沫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没说。

    反倒是唐爵对李穆尔说了一句让王文君想要跳脚的话:

    “木头,把你家的猴子带走。”

    嗓音平淡,完全不像是在说笑的感觉。

    王文君这一次真的是想要跳脚了,不过要不是因为自己被李穆尔给拉着的话,王文君现在或许是真的直接就……跑过去和唐爵打架了。

    “你拉着我干什么?刚才唐爵竟然说我是猴子!”王文君见唐爵已经带着溪小沫进电梯了,便回头瞪着李穆尔。

    李穆尔耸肩,“如果我要是松开你了的话,你觉得你扑过去了,确定不会被老大给打成塞子?”

    王文君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穆尔摇头,耸肩,“不,没有什么意思,我只是在告诉你,老大是个很吓人的生物,你不要没事儿就去戳他。”

    “什么打成塞子?”王文君对于这一点很是疑惑。

    “字面意思。”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王文君继续问。

    李穆尔笑了,“如果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的话,我想我现在也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这些了。”

    王文君的面色都变了,“他,他随身带着这个东西?不是不让带吗?而且,他难道就不觉得危险吗?”

    李穆尔高深的看了王文君一眼,“就是因为觉得危险,所以才会把那玩意儿带在身上的。”

    王文君一愣,这是什么逻辑?

    李穆尔继续说着,“难道你不知道,你老公我身上也有一把那玩意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