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2.第972章 宝贝你恼羞成怒了吗?

    溪小沫神色一呆。

    “所以,所以你是因为我……因为……”溪小沫觉得自己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唐爵挑眉,“因为什么?”

    “因为我……崇拜孟特助,所以你就想要把孟特助嫁出去?”溪小沫好不容易在消化了这么个消息后,才说了出来。

    唐爵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溪小沫就差没有扑上去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冲动呢?我和你说,虽然对于一个男人出嫁这一点是很好笑,但是如果想想那个人是海伦娜的话,也就没有什么了不是吗?但是,爵,你冲动后的结果就是你会缺失一名得力助手,而且就算是到时候孟特助结婚了,他继续在你身边,你还放心把手上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吗?”

    唐爵摇头,表示不可能。

    溪小沫立马点头,“对啊!你看!这就是弊端!”

    唐爵沉默了一下。

    溪小沫觉得自己已经快说动唐爵了。

    “那么宝贝,现在海伦娜喜欢,甚至可以说是爱孟特助,现在如果我们要是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话,你觉得海伦娜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溪小沫立马就消音了。

    现在她真的是什么都不敢想,甚至是什么都不能想了。

    “你看,你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这个问题,不是吗?”唐爵笑。

    溪小沫很想一巴掌拍过去,“你知道吗,你现在的笑一点儿都不帅。”溪小沫哼了一声。

    “没关系,只要我觉得高兴,我就可以笑啊。”

    “但是我现在一点儿都不高兴,怎么办?”溪小沫问。

    “那么你觉得我需要怎么做?”唐爵继续问,“宝贝你看,现在不是我们说他们两个能在一起就能在一起的,当初海伦娜为了能够引起我的注意,杀了不少人。”

    溪小沫倒抽了一口凉气,“那,那她到底是喜欢……谁啊?”

    “因为,每次她只要杀一个人,我就会让孟杰瑞过去和她交涉。”唐爵继续说道。

    溪小沫好似是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了。

    “所以那些人不都是白死了吗?海伦娜怎么可以这么所?”

    唐爵依旧是笑着的,“并没有,那些人没有死,不过是海伦娜故意的而已,不过是为了让我让孟杰瑞过去。”

    溪小沫已经懵住了,“那么既然她喜欢孟杰瑞,可以直接和他说啊,干嘛非得要绕这么一大圈儿啊?”

    唐爵揉着溪小沫冰凉的手,“因为,就和海伦娜所说的一样,她需要一个强大的联姻的家族。”

    溪小沫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因为孟杰瑞没有这么一个家族,所以海伦娜的家族何有可能是不会同意他们在一起的,是吗?”溪小沫问。

    唐爵点头,“海伦娜一直那我做挡箭牌,也是为了……保护他。”

    溪小沫突然就开始心疼起海伦娜来了。

    “她……好可怜。”溪小沫抿唇,“那么现在如果我们把这些事情都告诉孟杰瑞的话,孟杰瑞是不是会特别困恼?”

    溪小沫继续问唐爵。

    唐爵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溪小沫急了,“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不是孟杰瑞的老大的吗?你难道就不体恤自己的下属的吗?”

    “宝贝……”唐爵叹息,“有些事情并不是都需要说出来才可以的。”

    “但是如果我爱你这三个字不说出来的话,天知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溪小沫紧紧的看着唐爵,“爵,有些话是必须要说出来才可以的,要是不说的话,光靠猜是不可以的。”

    “我爱你。”唐爵笑。

    溪小沫一愣,“啥?”

    “我说,我爱你。”唐爵的表情柔软到不行,“宝贝,我特别特别的爱你,你有感受到我对你的爱吗?”

    溪小沫抖了抖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你,你你你,你怎么突然说这个啊?”

    “那么宝贝你现在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唐爵问。

    溪小沫纠结了一下,而后才道,“爱,爱你啦。”

    “嗯?我没有听到。”

    溪小沫就差没有泪奔了,“我说我爱你啦,你到底烦不烦啊,天天把这我爱你挂在嘴边,可不好。”

    唐爵失笑,“可是刚才到底是谁说的,如果要是不把这几个字说出来的话,天知道对方爱不爱你啊?我这不是担心宝贝你突然有哪一天忘记了,我唐爵爱着你怎么办?”

    溪小沫一把就将手里的布偶扔到了唐爵的身上。

    “怎么可能!我又不傻!我怎么可能会忘记!”

    唐爵显然是不相信溪小沫,“可是我的宝贝的脑子可是一直都不怎么好呢,对此为夫表示很是忧心。”说完,还叹了一口气。

    那神情,那动作就好似溪小沫真的是很让人担心一样。

    溪小沫这一次直接将身侧的抱枕往唐爵的身上扔了。

    唐爵这一次躲的很快,“宝贝,你这样恼羞成怒可不好。”

    “谁让你胡说的?我才不笨!如果我要是笨的话,以后你就有笨老婆了,到时候别人都会笑话你自己有一个笨老婆!”

    唐爵反而是笑了,“如果他们都知道我的老婆是个笨老婆的话,那么他们就不会和我抢人了,我也就安心了。”

    “你,你你你,你今天就是故意来气我的,我算是看明白了,我……”溪小沫发现自己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最后只能自暴自弃,“我不理你了!”

    而后动作一气呵成,直接转身,背对着唐爵,抱着抱枕自己哼哼去了。

    唐爵依旧是坐在椅子上,单手支撑在柔软的大床上。

    “所以我的宝贝现在是恼羞成怒了吗?”说完,唐爵还动手戳了戳溪小沫的后背。

    溪小沫为了不让唐爵戳到自己,她自己向前蹭了蹭,表示自己现在可是真的不想搭理唐爵。

    “真的生气了?”唐爵继续动手去戳。

    溪小沫哼了一声,“我和你说,我现在特别生气,所以,你现在都不要和我说话!否则的话,就算是你和我说话了,我也不会和你说话的。”

    唐爵恍然,而后明白了,“所以宝贝你现在是不想和我玩儿了,是吗?”

    唐爵没等溪小沫回答就叹了一口气,“唉……所以我现在好可怜的。”

    【七夕快乐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