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8.第948章 唐爵……笑了?

    溪小沫在这时候冷漠的开口,“溪亦杨,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现在是在谁的地盘上?”

    溪小沫的嗓音很是独特,让人听了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溪小沫微微先前,将李琳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继而一脸冷然的看着溪亦杨,“如果你要是想要弄死她的话,那么你得先问问我同不同意啊,如果我要是不同意的话,你就要去弄死她,那么你岂不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我?”

    溪亦杨的面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

    “溪小沫,如果你要是敢弄死我的话,你早就动手了,也不会--”话音未落,只见兰斯已经一跃而去,继而毫不犹豫的一脚便踹了过去!

    溪小沫心底喊了一句漂亮!

    不过终究,她的面部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溪亦杨被踢在地上半天都没有起的来。

    程诗恩看的心底一阵酸痛,她终究还是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的,不过现在不管他怎么样,都已经和她没有关系了。

    程诗恩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向前去搀扶溪亦杨。

    而就是如此的程诗恩,在溪亦杨的眼中,却是冷漠的站在一边,看着他出丑。

    溪亦杨捂着自己的小腹,有些困难的站起身来,目光愤恨的看着溪小沫。

    “我就恨我那时候没有直接杀了你!”溪亦杨猛然说道。

    唐爵的眸光骤然一冷!

    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

    这时候几乎所有人的呼吸都给屏住了。

    竟然没有人敢在这时候开口,没有人敢在这时候发话。

    所有人都能够感觉的出来,此时唐爵的心情可不是那么美丽了。

    这个溪亦杨也真的是在作死,他竟然敢当着唐爵的面说,要弄死溪小沫?!

    这是嫌弃自己作的还不够,继续作下去吗?

    溪小沫终究还是紧紧的握着了唐爵的手,现在还不是他出手的时候,溪小沫在需要他的时候,她自然是会让唐爵帮忙,但是并不是现在。

    “但是我并没有死,不是吗?”溪小沫淡淡的笑着,“溪亦杨,你要是有种的话,你现在就弄死我,否则的话,到时候死的可就不知道是谁了。”

    “你以为,你有唐爵在你身边,我就不敢动你了吗?溪小沫,你不要忘记了,就算是你不认溪家,你身上也流淌着溪家的血液!如果你要是动了我的话,你这就是弑亲!”

    溪小沫一脸惊讶的看着溪亦杨,“瞧你说的,我可是合法公民,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呢,杀人可是犯法的。”

    众人一脸惊诧,不过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们很想知道,溪小沫会怎么处理这事情。

    “但是你知道的嘛,唐爵的手段可是有不少啊,只要是他想的话,你溪亦杨想怎么活不成?你说对吧?有的时候,死才会是真正解脱的办法,但是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啊。”溪小沫笑眯眯的看着溪亦杨,“不过我想,你一定是不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感觉的。不过如果你要是想要知道的话,我可以……帮你知道一下,那到底是什么感觉。”

    直觉告诉溪亦杨,这不会是什么好事情,甚至,这会成为他溪亦杨的噩梦。

    溪亦杨沉默了。

    溪小沫却是在这时候笑了起来,“怎么不说话了?你这是害怕了吗?那可怎么办呢,你现在就害怕了的话,那么往后我可怎么继续玩儿啊?你和那些人勾搭着要弄死我和我妈咪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我……”溪亦杨想要在这时候求溪小沫原谅了,他现在也是认清了,他没法和溪小沫去争什么,就算是想要争,他也没有那个能力。

    溪小沫挑眉,似乎是在等,她想要知道,溪亦杨想要说什么。

    “不管怎么样,我的孩子我是不可能给你!”

    “哦?这孩子是你的啊?如果这孩子真的是你的话,那……”

    溪小沫的话还没说完,李琳就已经急了。

    “唐夫人,唐夫人我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吧,我不想让我的孩子成为人们口中的坏孩子。”李琳紧紧的看着溪小沫,“我求求你了!”

    溪小沫心底叹了一口气,她就算是再怎么圣母,也不可能去要别人的孩子不是?

    “贱人!闭嘴!”溪亦杨在这时候冷声喝道,“你要是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

    “你就怎么样?”溪小沫猛然问道,“溪亦杨,我看你真的是以为我不敢动你了,是吧?”

    溪亦杨心底还真的是有这么个想法。

    不管怎么说,溪小沫都算的上是他侄女。

    唐爵就好似看穿了溪亦杨在想什么一样,他那双凌厉的眸光直射在溪亦杨的身上。

    溪亦杨不觉的后退了一步。

    唐爵的眸光太厉了,溪亦杨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扛不住。

    “溪亦杨,你现在告诉我,你是想要或者,还是想死?”

    溪亦杨顿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唐爵会直接如此问他。

    这根本就是不用选择的问题。

    “我想活。”

    溪小沫不知道唐爵是想要玩儿什么了,她便安安静静的等在一边,看着唐爵去处理这事儿。

    “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想活下去,他们都不想死。”唐爵冷漠的看着他,那眸子深处就好似结满了寒冰一样,“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群人,既想要活下去,又在不断的找死,你说这种人到底是该活下去,还是该让他死?”

    溪亦杨知道,唐爵这是在说他自己。

    溪亦杨不觉的咽了咽口水,他紧张不已的看着唐爵。

    心脏跳动的频率已经快要达到他可以承受的范围了。

    “我,我不知道。”溪亦杨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唐爵却是在这时候摇头,“不,你知道,你一定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

    溪亦杨摇头,“我不知道,如果你非要让我说的话,那么我觉得这个人可以活着,他有活下去的权利,他必须活下去!”

    唐爵笑了起来。

    没有任何预兆的,笑了。

    如果唐爵不笑的话或许溪亦杨还没有现在这么害怕。

    但是偏偏,唐爵笑了,并且,笑的是那样的……危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