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第930章 他只对我有感觉

    溪小沫这那话无疑是一道惊雷。

    将众人给炸的外焦里嫩的。

    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溪小沫竟然连唐爵都敢嫌弃?!

    那可是唐爵啊!大名鼎鼎的唐爵!

    但是,现在看来,唐爵对于溪小沫来说,真的是……什么都不是?唐爵在溪小沫的面前简直就是……一只温顺的忠犬啊哟喂!

    米萱就那么看着溪小沫,她想要知道,溪小沫想要借此和她说什么。

    “但是后来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溪小沫问。

    米萱看了看站在距离她不远的裴若雪,继而道,“我想我或许是知道一些事情,但是我也只是知道一部分而已。”

    裴蓝雪曾经告诉过她,说唐爵就是被溪小沫从她的手里抢走的,不过现在她对唐爵已经没有任何意思了,她之所以会选择帮她米萱,不过是因为她对溪小沫看不顺眼罢了。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是并不是这样的。

    “那么我要不要告诉你完整版的呢?”溪小沫问。

    米萱不知道该怎么说,甚至是不知道该不该去知道那件事情。

    “好,你说。”米萱如此说道。

    “啊……后来怎么了来着?”溪小沫笑眯眯的回头,看向唐爵。

    唐爵无奈,继而道,“后来,这丫头自己跑回了娘家,我只能到处去找,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宝贝的娘家在哪里,用了不少功夫才找到人,不过那时候的宝贝还真的是伤透了我的心了。”

    唐爵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无奈,“不过那一段时间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体验,至少,我们在那个时候更加的相爱了,是吗?”

    溪小沫笑眯眯的点头,“是呢,我们在那个时候愈发的相爱了。”唇角的笑容简直甜的不要不要的。

    而溪小沫如此的笑意,对米萱来说,只觉得刺眼。

    “那么这事情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我并不觉得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米萱如此说着。

    溪小沫挑眉,“你竟然觉得和你没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不觉得,你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和大半年前那个人所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吗?不过是想要让我对唐爵失望,不过是想要让我对自己绝望而已,但是……抱歉,我溪小沫虽然是不聪明吧,但是至少,我还不傻。”

    唐爵听到这话笑了出来,“我的宝贝怎么可能会傻呢?聪明着呢。”

    “我那是谦虚,谦虚你懂不懂?”溪小沫看着唐爵,哼哼了几声。

    唐爵笑了起来,“是呢,我的宝贝最谦虚了。”

    溪小沫觉得唐爵说的话特别对,也因此,溪小沫这一次是什么都没有反驳他的,而是淡笑的站在一边,看着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米萱,笑道:

    “米小姐,现在,你还要继续坚持,你和我先生发生了什么关系吗?”

    米萱也是在这个时候笑了起来,“我如果告诉你我和唐爵有什么关系的话,你不也不相信吗?甚至唐爵也不会承认,既然如此,我为什么好要继续坚持?”

    溪小沫无奈的摇头,“不不不,如果你这样说的话,说的就好像是,我先生真的是对你做了什么一样。”

    “所以你现在是在说,实际上唐爵是什么都没有对我做,是吗?”米萱如此问溪小沫。

    溪小沫点头,“那是当然了,我男人我还是了解的,你大概不知道吧?”溪小沫在说这话的时候,头微微垂了下去,靠近米萱的耳边,“他啊,可是除了我之外,硬不起来的。”

    溪小沫的声音很小。

    小的几乎只有米萱一个人可以听到。

    可是即便是如此,唐爵依旧是听的一清二楚。

    但是清楚是清楚,唐爵也不能反驳什么。

    现在如果他要是反驳了什么的话,天知道自己的宝贝会和自己闹什么别扭。

    果然,溪小沫的那话刚落,米萱的面色就已经彻底的变了。

    她全算完算,没有算到这一招。

    “你--”米萱怒视着溪小沫,第一次,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溪小沫!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所说的这话吗?!”

    溪小沫无奈的耸肩,表示,“就算是你不相信,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你相信,不是吗?”

    “你--!”

    溪小沫的眼睛骤然一亮,就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的办法一样。

    “嘿,如果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可以直接问唐爵啊,我想他一定会告诉你实话的。”

    说着,溪小沫推着唐爵就向前,“爵,你快告诉她,告诉她。”

    唐爵的面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这……到底是要说什么?

    虽然他是听到了一些话,但是,让他现在当着一个女人的面,是自己硬不起来?这叫什么事儿?

    唐爵的面色有些为难,“真的……要说?”

    溪小沫使劲点头,“是啊是啊,真的要说。”要不然的话,米萱怎么可能会相信呢?

    唐爵深吸了一口气。

    众人都不知道唐爵这是在做什么,他们甚至是没有听到溪小沫刚才是说了什么。

    不过他们似乎是模模糊糊的听到了什么,只是太远,他们并不能确定,那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米萱并不认为唐爵会说这话。

    不管唐爵再怎么宠溺溪小沫,但是这有关男性尊严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在这时候说--

    “嗯,我只对我家宝贝有感觉。”唐爵这说的可是实话。

    溪小沫认为唐爵这么说是因为他听她的话,但是她却是不知道,唐爵这话说的都是真的。

    米萱已经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怔愣不已的看着唐爵。

    “唐爵,你还是不是男人?如果你还是男人的话,你就说实话,你--”

    “我唐爵从来都不屑于说谎。”唐爵的面色一紧,“而且,你也没有资格来让我重复一遍刚才我所说的话。”

    见唐爵的面色已经整个的都冷了下去,米长硕骤然一惊。

    他连忙上前,一把将米萱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继而一脸惶恐不安的看着唐爵。

    “爵爷,小女顽劣,我……”

    “不要在这里想着怎么挽回了。”溪小沫淡淡的说着,“你家这个对我家这口子贼心不死,我可都是看在眼里的,我们就换位思考吧,你说如果有人一直紧盯着你的女人,还扬言说你会和你女人走不下去,你会怎么做?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我不管你想怎么做,我现在就是想要用你心底的那一股怒气的十倍,奉还给你女儿。”

    溪小沫说到后面的时候,声音已经整个的都冷了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