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第924章 我真的很喜欢糖糖

    “小沫沫,我怎么会伤害自己的侄子呢?你会不会……”唐石卿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和一个几岁大的孩子来解释这个问题,“你不要担心。”

    可是小沫沫终究还是不放心,“不,叔叔你要亲口和我说,你不会伤害糖糖。”

    就好像是害怕唐石卿不肯说一样,小沫沫继续说着,“我,我真的是很……喜欢糖糖的,糖糖对我很好很好的,而且他对别人也是很好的,叔叔,你不要伤害糖糖,好不好?”

    糖糖是什么见鬼的称呼?!

    唐石卿在心底大声的问着。

    但是终究,唐石卿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耐心的看着小沫沫。

    “小沫沫……”

    “你如果要是不答应我的话,那么你就不要叫我小沫沫了,我不喜欢这样的。”小沫沫的潜台词是说,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你这样的人。

    但是想了想,小沫沫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那么安静的看着唐石卿。

    小唐爵觉得小沫沫这样做是有的为难唐石卿了,因为唐石卿本来就没有伤害他,小沫沫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就好似之前唐石卿真的是做了什么一样。

    小唐爵立马上前,拉住了小沫沫的手,在她的面前蹲下身来。

    “小沫沫,你……”

    “糖糖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你就乖乖的站在我的身边就好了。”小沫沫侧头,看了小唐爵一眼,就好似害怕小唐爵不肯听话一样,小沫沫将视线落到溪芸嫣身上,“妈咪,你帮我看着糖糖,不要让他乱跑。”

    小沫沫这是害怕小唐爵跟着唐石卿跑了。

    小唐爵无奈,举手投降,“好好好,我现在就在你的身边好好的站着,我哪里都不去,好不好?”

    “你不能骗我。”小沫沫看着小唐爵。

    小唐爵点头,“放心,我不会骗你的。”

    小沫沫这一下子是放心了,她放心后,便将视线从新落回到了唐石卿的身上。

    “叔叔,你还没有答应我呢。”小沫沫这是在提醒唐石卿了。

    唐石卿最后无奈,只能叹了一口气,“好,我答应你,我不伤害你的糖糖。”

    小沫沫总算是长吁了一口气。

    “你们大人都要说话算数,你们要是说话不算数的话,是会被我们嘲笑的。”小沫沫认认真真的看着唐石卿。

    唐石卿的面色一僵。

    溪芸嫣的视线在唐石卿的身上一扫而过,她现在虽然是没有了以后的那股子女王范儿,但是成长在豪门环境中的溪芸嫣,什么事情会不明白?

    她看的出来,这个唐石卿很有问题。

    只不过,这些事情和她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溪芸嫣也就什么都没说,也是什么都没做。

    只是站在那里,淡淡的看着。

    小沫沫开心了,她拉着小唐爵的手,高兴的和他说,“这样,我就不担心这个叔叔会伤害你了。”

    小唐爵无奈的笑着,“所以呢?”

    “所以我就可以放心的让这个叔叔跟着我们一块儿走了啊。”

    之前小沫沫可是在听到小唐爵说要让那个唐石卿跟着一块儿的时候,她心里可别提是有多着急了。

    不过好在,现在那个叔叔都说了,他不会伤害糖糖了,她都已经收到保证了,既然收到了保证,那么那个叔叔就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小唐爵在听到小沫沫的解释后,自己都笑了出来。

    他歉意的看了唐石卿一眼后,继而握着小沫沫的手,朝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溪芸嫣却是走在了他们的后面。

    小唐爵不知道的是,在他牵着小沫沫的手离开这地方的时候,溪芸嫣对着面色有些难看,笑的很是尴尬的唐石卿低声道:

    “我不希望我的女儿会出什么事情,有些事情我可以选择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又有些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知道。”

    唐石卿的面色顿时一僵。

    溪芸嫣却是在这个时候继续说道,“你们唐家的事情我不想管,但是如果我女儿想要管的话,我就要保护我的女儿。”

    这意思是说,她不会去管,但是如果溪小沫要是想要管的话,那么她就要管了。

    “你们江家不过是--”

    “我们江家比起你唐家来说,的确是差了那么一点,但是请不要忘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想,对于这一点,你还是知道的吧?”溪芸嫣在说完这话后,便转身,去找小沫沫和小唐爵去了。

    唐石卿的眸光愈发的冰寒了起来,原本他是打算就在这里杀了这两个人的,但是现在看来,这是没有希望的了。

    他只能……在这个时候选择放弃!

    ……

    “所以说,那一次的事情,实际上是你们一家人自编自导的,是吗?”唐爵的声音依旧冷漠,他的手环在溪小沫的腰间,冷冷的看着唐睿。

    唐睿拼命的摇头。

    “不,不!”那件事情怎么可能会是他们自编自导的呢?

    “不是?”唐爵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寒,只是他手上的力道却是极为的轻柔。

    “真的不是,那一次我们被绑架的事情,真的是一次意外。”唐睿解释着,“只是后来,我也不知道我父亲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就是说想要把你给解决了,只要解决了你,我们就可以得到一切了,我们……”

    “我说,你们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溪小沫的声音幽幽响起,“那时候的唐爸爸和安妈妈才多大?就算是不说唐爵不出事儿,就算是他出事儿了,难道安妈妈还不能再生一个了?你们那时候是不是没脑子?”

    唐睿的神色顿时一僵。

    一直都在听着的唐嘉易和安宁两人的面色也是极为不好看。

    他们并不是因为溪小沫所说的话,而是因为,当年阿爵唯一的一次绑架的事情,主导人竟然会是唐石卿!

    当年这事情他们并没有多加深究,他们那时候原本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绑架,不过是一群想要钱的主儿,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唐石卿!你现在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唐嘉易猛地站出身来,表情是出奇的愤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